我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一口一个‘亲爱的亲爱的’称呼许晴的女人,突然之间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

  ◇酷!匠}a网ZU首r(发

  虽然我不喜欢许晴,但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狠狠瞪了包臀女一眼,强压住怒火说:“美女,看你长得挺周正的,打扮也挺体面,怎么说话跟放屁一样臭?你是不是今天出门前没漱口啊?”

  包臀女脸色瞬间绛红,估计没料到我会呛她的话,顿了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我说:“你个小崽子哪冒出来的,我跟许晴说话,跟你什么关系?怎么的,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你就是许晴背着她老头子在在外头包养的小情人?”说着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特别不屑的补充了一句:“看你这幅模样,初中生吧?许晴,你胃口还真是有够特别的啊,这种小屁孩也看得上?真有你的,简直跟念书的时候一模一样啊,呵呵…”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僵得不行,之前还有说有笑的同学们全都屏心静气,眼光定格在我、许晴和包臀女身上。

  我气得不行,想上去和包臀女理论,但被许晴拦了下来。许晴表情特别难看,不客气地对包臀女说:“我再说一遍,他是我的弟弟,信不信随你,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别用你那肮脏的思想去想别人,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以前读书的时候,你…”

  包臀女彻底怒了,随手抓起她身旁的包便朝许晴砸了过来,打断许晴的话说:“你说谁思想肮脏了?我再怎么肮脏也不会像你,一边绑着一个有钱的老头,一边又在外头钓小白脸,有妇之夫和小学生都不放过,像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活该你老公死的早,不然早晚也得给你气死。”

  我挡在许晴前面,拍开包臀女扔过来的包,忍不住骂道:“你个烧婆娘说什么?”说罢,顺手抓起旁边桌子上的菜扔了过去,本来是想连同盘子一同扔去的,但想想还是算了。

  包臀女应该没料到我会扔她菜,一时没躲开,一块鸡肉正好落在她事业线的正中间,只听她一声刺耳的尖叫,疯了一样拍开鸡肉,嘴里喋喋不休地开骂。

  旁边的同学赶紧起身拦着包臀女,而许晴则是拽着我的手,说:“咱们走,别理这个贱人,我现在看着她就恶心”

  包臀女大声吼道:“有种别走啊,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站住…”噼里啪啦说了不少脏话。

  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在短短十几分钟里变脸如此之快的,之前明明挡不住的女神范,让所有男人为她倾倒,可转瞬间便成了泼妇,嘴之毒,像是许晴刨了她家祖坟似的。

  许晴一直拉着我的手臂往外走,直到走出酒店大门之后,才松开我的手,带着几分哽咽对我说:“要不你先打车回去吧?”说话的时候,双眼眼泪汪汪的,眼泪随时有可能夺眶而出。

  我愣了下,说:“你不回去么?”

  许晴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说罢,也不管我,往一边走了去。

  我有点不放心,跟在后面,看许晴走到酒店的一个死角后,突然蹲下了身大声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

  许晴现在哭的模样看起来着实很可怜,但因为我心里始终是对她没好感的,所以没怎么理她,只是简单问她怎么了之类的话。

  许晴起先并不回答我的话,只不停地流泪,约莫过五六分钟才缓缓抬起头,悠悠地看着我说了一句:“我真的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还这么讨厌我。”

  我看她脸上全是泪,忍不住从兜里翻出纸给她擦了擦,看她情绪稍微稳定了些,才小声问她是不是和那包臀女有仇?

  许晴说不是她和包臀女有仇,其实她俩大学的时候是好姐妹,大二的时候因为两人找了工作,所以一起在外边租了套房一起住。

  那时候包臀女有个相恋了五年的男友,常常会去她们租的房,久而久之几人混得很熟,也不知道那个男的是不是神经病,有一天突然告诉许晴,他喜欢她,还特疯狂地给许晴写情书,并和包臀女分手,扬言要追许晴。

  因为这件事,许晴和包臀女的关系渐渐变得不那么好,但这并不是她们反目根源,真正的导火索是包臀女的新男友。

  据许晴说,包臀女在结束和她男友长达五年的恋爱之后没多久,她认识了一个小她两岁的新男友,据说是个比较有钱的公子哥,长得又帅,为此包臀女不少在同学面前吹嘘她的小男友多么疼她爱她,可是事情就是那么巧,不久后该公子哥认识了许晴之后,然后竟移情别恋了,或者说当初也只是想玩玩包臀女而已。这段期间,公子哥为许晴做过两件疯狂的事情,第一件是恶俗地在许晴宿舍楼下用玫瑰花摆心,第二件是用学校喇叭大喊他要追许晴。

  就是这两件疯狂的事情,让包臀女在学校颜面尽失,想想也是,之前口口声声对外宣扬自己小男友多么爱自己,可一转眼这男的就看上别的女生,这个女生还是自己的好朋友。

  呵呵,听着像是偶像剧一样,可是偏偏事情就是那么巧。只是后来她们才知道,那个小男友的女朋友完全不止包臀女一个人,他同一时间的女友完全可以用五根手指头计数。

  唉,公子哥就是这样,左拥右抱,美女在他看来不过只是玩物,只是他的花心让包臀女和许晴从此变成了陌路,也让包臀女恨死了许晴,恨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她的男人。

  许晴说,她从始至终对包臀女的两个男友从没有过来电的感觉,全是他们一厢情愿的,她也从没和这两个男人在一起过,她其实一直挺珍惜她和包臀女之间的友情,只是没想到,就算一年多没见,包臀女对她的恨,依然那么强烈。

  我不知道许晴的故事有几分真,有几分假,但是从刚才她们二人对骂中,我能明确感觉出包臀女对许晴强烈的嫉妒心,这才是女人啊!

  有句话怎么说,日防夜防,闺蜜/死党难防,别一不小心坐了别人的嫁衣裳啊。

  我一边听着许晴哭诉,一边扶着她压马路,最后看她情绪慢慢好转,我们才打车回家。

  唉,今天被包臀女弄的有点烦躁,加上许晴一回到家里就说累了,想睡觉了,所以我暂时放弃了报复许晴的念头,过几天再说,反正‘来日方长’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谢谢:盐焗糖豆、苦涩咖啡70ee、小霖同学Rzw。

  谢谢大家的挖掘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