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短信的内容全是问我现在在哪,在做什么,当中张璐的信息最多,几乎每隔十多分钟就有一条,我看时间太晚了,给她回了一条,说我没事,之后又给我妈发了条信息,很快的我妈给我回电话,开口就带着一声哭音,问我在哪儿,有没有事?

  一听我妈哭了,我心里顿时如刀绞,忙告诉我妈说我没事,现在在一个同学家里,很安全。

  我想许晴应该告诉了我妈,我已经知道了我爸立遗嘱的事情,所以不停地安慰我,说我爸并不是不爱我,只是担心我年龄太小,得到钱会拿出去乱花,他是担心我会变坏……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我听着实在觉得难受,也不想听她继续说下去,干脆打断我妈的话说:“现在太晚了,妈你先休息吧,我也该睡觉了。”

  我妈没再多说什么,只问我要不要搬过去和她一起住?我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她,我现在只想回家,回那个我生活了十六年的家,因为我恨,恨许晴抢走了我爸,更恨我爸对我的无情。

  刚和我妈挂了电话,张璐的电话又打过来了,问我怎么回事,电话一直关机,我说没事,然后随便找了个理由。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医院大厅里灯火通明,我走进医院大门,但很快又退了出来,因为手掌里的伤口已经没怎么流血,之前的血也凝固在伤口周围,虽然疼,但比起心里的疼,要轻很多。

  我站在医院门口,夜风很大,吹在身上很冷,我不觉缩了缩脖子,过了一会我掏出手机,拨通了许晴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便被接起来,那边立马传来许晴的声音:“小明吗?你现在在哪?”

  一听到她的声音,我莫名地感觉心里一阵怒火往上窜,但我强忍住,怒气挤出悔恨的语气轻声说:“晴姐,刚才的事对不起,我……我不应该骂你。”为了能报复许晴,忍忍就忍忍吧!

  许晴以前说过,如果我不想叫她阿姨,可以叫她姐,反正她比我长不了多少岁。不过在我爸去世之前,我从来没叫过她姐。

  许晴在电话那边明显顿了下,像是特别吃惊地说:“啊?没,没,没事,我知道你说的气话,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我依旧示弱,说:“谢谢晴姐!”

  许晴问:“你现在在哪儿?”

  我忽悠许晴说:“我在同学家,现在想回来了,我能回来吗,晴姐?”装,我接着装。

  许晴很快回答:“当然可以啊,这也是你的家,你要回来,随时都可以。”

  我再次感谢许晴,之后挂了电话,直接打车回家。我不知道许晴是怎么想的,按理说遇上这样的情况,她应该不希望回去才是,我爸死了,她完全可以和我断绝所有关系的。

  在出租车上我想了很多,回去之后我该怎么和许晴相处?错了,不是相处,是报复!要是有一天她要赶我走,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后悔当初从我妈手里抢走我爸?

  想了一路,最后到家门口也没想出一个报复许晴的好办法,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敲门,很快地听到屋子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之后门被打开,许晴先是一脸担心地说了一句“小明,你终于回来了,急死我了”,说完估计看到我手上的伤,忙拉起我的手问我怎么了,手怎么受伤了?,我一直抑制着心里的怒气,骗许晴说没事,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在玻璃上划了一下。

  许晴忙把我拉到厨房,用自来水帮我洗了洗伤口,之后又找出药帮我擦了擦,整个过程里她一副很挺心疼我的模样,但我心里已经默认了,她不是真心疼,而是装出来的。

  ,@酷(匠网唯一、正2版F,●z其“他I都IL是盗h◎版

  许晴告诉我说,我跑出去后她特别担心,害怕我一时想不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还有今天的事全是她的错,当初她知道我爸立遗嘱的时候,就应该阻止我爸,最后她还告诉我,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不管我爸在还是不在,我都是她的亲人,从今以后,我俩相依为命,一起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

  我不知道许晴说的这些话,有几分出自真心,我只知道我要报复,我要让她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处理好伤口躺到床上时,已经凌晨三点,可即便心特别累,眼睛也乏得很,但就是睡不着,脑子里全是许晴的脸翻来覆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个计划在脑海里闪现…

  关于报复许晴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对赵小鹏也没提半个字,之所以不说,主要原因为是许晴是赵小鹏的表姐,而且他俩的关系一直挺不错,我不想因为许晴的事,坏了我和赵小鹏之间的兄弟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给曾梦打了个电话,问他晚上有空没,有个忙想请他帮一下?

  曾梦和我一个寝室,人长得小帅小帅的,不过有点小色,为人挺热情,我和他相处得不错。我原本还想叫上吴朝昌的,但他这人比较正直,有些较为‘阴暗’的事情,他估计不会做,说不定还会反过来劝我。

  曾梦问我干嘛,我也不骗他,直接说请他吃饭外加干事。因为我语气说的比较浪,我想曾梦应该自然知道‘干事’是什么意思。

  曾梦特别奸邪地笑了两声,说:“真的假的?”

  我说:“我还能骗你吗?当然是真的。就问你来不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曾梦停顿了一下,突然问:“你特么的该不是带我去找小姐吧?”

  我忙否定,说:“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增梦有点犹豫,没很快回答我的话,我干脆加大说词,说晚上绝对不会亏待他,要是他吃了亏,随便他惩罚。

  经过我好一番的劝说,曾梦终于答应晚上到我家吃饭。

  我已经想好了,今晚叫来曾梦,一起把许晴灌醉,然后让曾梦…许晴这长相和身材,肯定能把曾梦给迷住。

  人在极度愤怒的事情,很有肯能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现在的我就处在这样个愤怒的状态,所以才会想出这样一个方法想报复许晴,我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是事后事情被拆穿,许晴一气之下选择报警,我一定会一力承担,绝对不会让曾梦受到牵连的。

  约定好曾梦,我找到许晴,告诉她晚上有个同学下午要来看我,可能要在我家吃晚饭。许晴当然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特干脆地答应了,还说她会准备晚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就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