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脑海里一阵急,明明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和她聊天还挺好好,怎么才这么会儿功夫她说话语气就不对了?我急忙问:“你这是怎么了?”

  周丽丽似乎在电话那边深吸了一口气,又问我:“你确定你现在在医院看你爸?!”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啊,是在医院啊,你要不信我现在就拍张照片传给你!”

  周丽丽一声冷笑,特别冷冰冰地说:“呵呵,在医院看你爸?你哪个爸啊?”

  我心里一紧,暗想,难道周丽丽知道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事了?但仔细想想觉得又不可能。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说实话,我有点郁闷,本来因为我爸的事情就特别难过,现在张璐又扭伤了脚,让人心烦气躁,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往上提了些。

  谁知周丽丽听完越加生气,冲我吼了一句:“郭精明,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意思,我才想好好问问你是什么意思啊?”

  周丽丽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我心里不禁一紧,因为我感觉她像是就在我附近,要是让她知道我和张璐在一起,这就麻烦了。我忙转头往四周看看,但没发现周丽丽的身影,我顿了下试探性地问:“你到底怎么了啊?我……”

  周丽丽愤怒地打断了我的话,“我怎么了?你问这话的时候好意思吗?呵呵,真是恩爱,恩爱啊,才开学多久啊,又和那贱胚子搞在一起了,恶心,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周丽丽这话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已经断定她现在肯定就在医院附近,说不定现在还在某个角落看着我。我赶紧解释说:“不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张璐她只是想来看看我爸,真的,我发……”誓字还没说出来便被周丽丽给打断了。

  周丽丽越来越激动,冲我吼:“你当我眼睛是瞎的啊,她去医院看你爸用得着你背着去吗?还那么亲热……姓郭的,你都没有那么背过我吧?”说话间已带有哭音。

  %酷匠W网永,Y久&免R^费看/;小FP说T

  我继续解释,想告诉她张璐是因为脚崴了,我才背她进来的,但话没说出口便被挂断了,我急忙打过去,但周丽丽并不接,我挂断又连续拨了几次,都被她挂断,甚至到最后直接把电话关机。

  槽,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真的,我当时心里有这样一种想法:“不给张璐挂号了,不管张璐了,让她自己处理吧!”可又觉得这样做太不厚道了,毕竟她是来看我爸才受伤的,心里特别矛盾,特别纠结,更难过。

  说真的,如果周丽丽这时候出现,让我不要管张璐,我真的会很为难,首先我和张璐之间并没有什么,其次她现在受伤不能走动,我作为同学照顾一下纯属正常,因为我问心无愧。

  关于张璐的扭伤,医生说可能要三至四周才能痊愈,因为伤得挺严重的。我问张璐要不要请假回家休息几天,我现在可以直接送她回家?张璐拒绝,说她不想让她妈知道,怕她妈担心,反正能勉强能走路,平时在学校上下楼梯的时候让同学扶着就行了。

  医生简单处理了张璐臃肿的脚踝,又买了些吃的和外敷的药,我准备送张璐回学校,但张璐坚持说想去看看我爸。我实在拗不过她,最后只好扶着张璐一起我爸的病房。

  我扶着张璐的时候心里挺慌的,害怕周丽丽会看见,害怕周丽丽出突然从某个地方冒出来,害怕周丽丽误会,虽然我和张璐是清白的,但周丽丽肯定不会信啊。

  女生一旦执拗起来,往往只会相信自己眼睛所见,耳朵所听,根本不会听解释,更不会用心去思考,难道她们不知道眼见未必为实,耳听也有可能为虚吗?

  张璐看病在主楼,而我爸的病房在住院部,我和张璐走过去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期间张璐和我开玩笑,说她走太慢,又费劲,脚还疼,要不让我被她。

  我肯定不愿意了,立马回绝,说:“要不我去问问医生,能不能借辆轮椅给你坐坐。”

  张璐撅了撅嘴,说:“我才不要呢,说得好像我残疾了似的。”

  说实话,我当时真想背着张璐走的,因为她实在是太慢了,但确实又不想和她太亲密,唉!

  好一番‘长途跋涉’之后,我和张璐终于到了我爸的病房,才几天不见,我感觉我爸又消瘦了不少,眼睛凹陷,眼圈也红红的,连颧骨也突了出来,我一看顿时没忍住,眼泪刷地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我爸看到我挺开心的,但又看到张璐脸色有点不好,张璐挺会看脸色的,一看我爸表情不对,忙说她是我的好同学,因为脚崴了,在这医院看病,没想到刚好碰到我了,就顺道过来看看我爸。

  我爸没有怀疑,还很开心地让张璐坐,还让许晴削苹果给张璐吃。张璐长得不错,嘴又甜,和我爸天南地北的聊,倒是把我爸逗得挺开心的。

  在医院待了大概一个小时,我和张璐回了学校,临走时我爸又嘱咐我要好好学习,还说万一有一天他不在了,我要好好照顾自己。

  本来就挺伤感,听我爸这么说瞬间泪奔,但还是勉强寄出一点微笑,对我爸说:爸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只要你听医生的话,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爸冲我笑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病的原因,嘴唇有些发乌,这一笑,甚至比哭还让我心痛百倍。

  回学校的路上,我又打了周丽丽的电话,依然提示是关机,之后我给她发了几条短信,大致说了下情况,告诉她张璐只是去医院看我爸,希望她不要误会。

  晚自习的时候,周丽丽终于回复我信息了,我起先还有点高兴,可看了短信内容,瞬间觉得一股闷气直冲脑门。因为她说“你和那贱人今晚是不是准备去开房啊?”

  我迅速走出教室,并拨通周丽丽的电话,这一次她接了,开口就是一句脏话:“槽,我特么就搞不懂,那个贱人到底哪点好,过了这么久了你还对她恋恋不忘的?”

  我解释:“我之前不是给你发短信了么,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周丽丽冷笑了一声,说:“没什么,那你等着,我给你看个东西。”说着直接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周丽丽给我发来一张照片,照片里我背着张璐,张璐的脸紧紧贴着我脖子,而我则是面带笑容。

  这画面没有一点违和感,毫无ps痕迹,给让任何人看,我想都会认为这是一对情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