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看错了,忙用手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卧槽,不是一米八又是谁?那一米八的身高,一头飘逸的头发,还有那张俊俏的脸蛋…我瞬间觉得不淡定。仔细回想一下:自从几个月前我一时失手砍了一米八,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没想到再次相逢竟然会是在这里!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他也到这里念高中?不可能啊,我听说他受伤后就休学了,一直到我们毕业,他都没再回过学校。他今天的出现是偶然,还是必然?

  我看着一米八的时候,正巧一米八也看向我,四目相对的刹那,我明显感觉他的表情有奇妙的变化,尤其眼睛和嘴巴,不自觉张开了些。

  我想我的表情肯定不会比他好多少,不过我很快回神,不管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也要会会他,毕竟我们曾经可是‘好同学’啊!

  我想了想,直接站起身来往教室外走,一米八挺淡定的,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站在原地一直盯着我一步一步地靠近他。

  我走到一米八身边,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一样,笑着说:“真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你。”

  一米八也淡淡笑了笑,语气淡淡地说:“我也没想到,不过我更没想到的是…你竟然改名字了。

  我依旧温和地说:“你到我们班来做什么,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一米八摇了摇头,笑得更开心了,“专程来找你?算是吧,不过也不是,我就是好奇,过来看看。”一句话说得模棱两可,我搞不懂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也学一米八含含糊糊地说:“呵呵…我们班竟然还有能引起大帅哥你的好奇的,真是不容易啊。”说着不经意往一米八脖子上瞟了一眼,虽然他刻意把衣服的领子立起来,我依然看到了那道伤疤,蜿蜒在脖子上,很刺眼。

  一米八像是注意到我在看他的伤口,忙把衣服领子往上理了理,说了一句:“我的事用不着你过问”,之后赶紧转身离开。

  我愣在原地一直看着一米八离开,其实他身边还跟着三个人,都是穿的校服,不过不是高中部的校服,而是初中部的。我们学校高中和初中校服颜色上是有区别的,初中的是湖蓝,高中的则是深蓝。

  我和一米八对话的整个过程很平静,平静得真的像是两个曾经的同学偶然遇见,寒暄了几句而已,不过这么久没见,一米八越发的帅了,加上他那双犹豫的眼神,和带着微笑的脸,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注意,甚至在一米八离开之后,班里一个女生竟然上来问我‘他是谁,哪个班的’。

  唉,有些女生,就是这么肤浅,看一个人怎么能只看长相呢?真是的!

  最新_)章节上U◎酷◇i匠#网“

  回到教室之后我给赵小鹏打了个电话过去,告诉他我看到了一米八,而且是在我们班的教室门口,看他的样子像是特意来找我的。

  赵小鹏在电话那边明显愣了下,问他想干嘛? 我习惯性的摇头,说我也不清楚。赵小鹏有些担心我,劝我要小心,不管一米八的出现是偶然还是必然,他一定都没安好心。

  和赵小鹏讲完电话之后,我回答座位上,余光正好扫到王峰,发现他正盯着我看,而当我转头看他时,他忙底下了头。难道一米八的突然出现,和王峰有关系?但是王峰这段时间表现得一直很乖,对我没有半点敌意,还是说……他演技太好,他的那些温顺,全是装出来的?

  放学的时候,我找到吴朝昌,没想到还没等我开口问,吴朝昌抢先开口,且一说就是关于一米八的,末了还问我是不是和一米八很熟?我说还行,以前我们是同班同学。

  吴超昌一听笑了,说这世界还真是小呢,以前是同学,现在就成了校友。

  我并不方便把我和一米八的过去告诉吴超昌,看他好像对一米八挺了解的,于是对他旁敲侧击,希望获得一米八的消息。

  经过我的一番打听,最后终于得知:原来一米八是上学期转到这所学校的,不过转过来的时候上学期已经过了一半,出于成绩的考虑,他爸妈让他留了一级,也就是说现在一米八念的是初三,而不是高一。

  据吴超昌说,一米八确实厉害,转来这学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和不少混子打好了关系,之后更是把一些看不顺眼的人给收拾了。总之一句话:一米八在这学校混的还可以,至少在初中部混得不错。

  一米八本来就属于那种特会来事,又特别能忍,还有很强统治力的人,无论走到哪都希望一群人对他前呼后拥,就是那种王者的心里,走到哪,他的‘江山’就打到哪,尤其他对兄弟大方,当然,这个大方的含义比较多,不过他这样的人最容易收买人心。

  一米八在这学校走的路线其实就跟当初在我们学校差不多,吴超昌说一米八和王峰上学期关系就挺不错的,他经常看到他们二人有说有笑。

  既然如此,那么今天一米八的突然出现就可以解释了,他就是来替王峰出头的。

  到这所学校之后,我自我介绍时都是说我叫‘郭耀明’,从未没提过‘郭精明’这三个字,所以王峰肯定不知道我的这个名字,或许他今天找来一米八只为教训那个叫‘郭耀明’的人,只是当我和一米八对视之后,一米八发现‘郭耀明’原来就是‘郭精明’,所以他才会那么惊讶,或许当时他心里有种和我新愁旧怨一起算的感觉吧。

  中午的时候,我想找王峰说道说道,但一直没见着他人,直到下午上课去教室的时候才看见他,他当时正坐在座位上捣鼓手机,我走到他旁边,开口就问:“今天上午是你把高杆找来的吧?”

  王峰名下吓了一跳,很惊讶地反问:“什么高杆?”

  我稳定情绪,说:“行了,你用不着在我面前装。”

  王峰抬头看我,一双眼睛似乎写满了无辜:“我…我装什么了?”

  我笑了笑,依旧和气地说:“上次在寝室走廊里发生的事,你肯定打心里觉得不服,想找人报复吧?你有这种心里我不怪你,不过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你要是对我还有什么想法,或者还有什么动作,最好赶紧停手,不然到时候你的下场肯定比那高杆还要惨。”

  王峰一听顿时眼神有点飘,不敢再与我直视,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但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感谢:“0000167a、萬梅迎風、328439999。”感谢兄弟们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