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斌臣和毛人均盯着我的方向,虽然吃着饭,但明显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在看到我起身之后,纷纷放下筷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赵小鹏一直坐在我身边吃饭,对于我和王峰的对话,他从始至终没有做任何的回答,不过他一直跟在我身边,看我回寝室自然跟着来。王峰看着顿时就不乐意了,挡在我和赵小鹏之间,对赵小鹏说:“喂,同学,你是干嘛的?”

  赵小鹏很客气地笑了笑,指了指我说:“他是我同学!”

  王峰似有所悟地说:“哦,你是姓郭的这孙子找来帮忙的吧?”

  我和赵小鹏都没吭声,王峰一声冷笑,用一种特别高傲的语气劝赵小鹏:“我说同学,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啊?你知道待会发生什么事情吗,你就跟着走?”

  赵小鹏装出一脸无辜的表情,摇了摇头,问:“不知道,待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吗?”

  不知道王峰是替赵小鹏着想,还是不想有人帮我的忙,竟然继续劝说赵小鹏:“也不是什么重要是事情,就是可能某些人的皮子痒,需要我帮他松一下。同学,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如果你的皮子不痒,还是赶紧走吧,别跟着了。”说道‘某些人’的时候特意看了我一眼。

  赵小鹏倒是挺逗的,装傻充愣,笑呵呵地回答说:“我皮子不痒啊,不过我跟小明说好了,待会去他寝室拿点东西。”

  王峰这时倒是变聪明了,收起脸上的笑容,阴着脸沉声说:“老子好心提醒你,你跟老子装傻,好…无所谓,你爱跟着就跟着呗,等会要怎么样了,别哭鼻子。”说话的语气特别自信,像是笃定了他今天中午会狠狠收拾我和赵小鹏一番。

  我和赵小鹏跟着王峰回寝室,前脚刚走进宿舍楼的正大门,后脚就有几个男生跟了进来,其中一个脸上长着一颗大黑痣的男生一只手搭在王峰肩上,笑呵呵地问:“哪一个啊?”

  王峰用眼神瞟了瞟我,说:“就这孙子。”

  黑痣男从上往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走到我身边,将手搭在我肩上,说:“小子,听说你很狂啊,初中哪个学校念的啊?”

  我扫了眼,一共六个人,加上王峰也就七个,而且他们七个人手上都没拿家伙,这就完全不足为惧了。

  看清楚王峰的实力,我说话也有底气很多,斜一眼黑痣男,反问:“你们想干嘛啊?”

  黑痣男特贼地笑了一眼,说:“你觉得呢?”说完,还在我肩膀上推了一下。

  王峰似乎已经等不及了,直接上来对着我的胸口用力一推,说:“走走走,先回到寝室,我们慢慢说”

  我和赵小鹏在王峰几人的群拥待推往寝室去,当走到距离寝室大门口还有些距离的走廊时,我停了下来,说:“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我可不想进寝室,万一等会他们直接把门反锁,那可就麻烦了。

  王峰倒是无所谓,笑了声说:“好啊,既然你不怕丢人,要选择这种地方,我无所谓啊,也正合我意。”估计他觉得就算我想跑,现在也没法跑了吧。说完这句话,王峰还对身边的两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人忙退后一步,阻断我们去楼梯的路。

  我们所处的走有一米多宽吧,两边都是寝室,因为是放学时间,走廊两头都有围观的同学。

  我心里虽然并不是很怕,但还是有一点犯怵,想后退两步靠近墙,没想到王峰挺狠的,上来就是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这一巴掌来得太突然,我根本没反应过来。紧接着,黑痣男又是一脚踹在我腿上,并且骂道:“弄死你,刚来就跟老子嚣张,你特么的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我被踢得后退两步,扶着墙才不至于摔倒,心里顿时一股怒火蹭蹭地往上冒,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站稳之后猛地一侧身,朝黑痣男猛地一头撞了过去。赵小鹏也挺哥们的,在我出手的同时,直接上前拽着王峰的衣服,抡起拳头打在王峰脸上。

  黑痣男和王峰肯定都未料到我和赵小鹏会反击,两人都吃了亏,可他们毕竟人多啊,见此番景象顿时沸腾了,蜂拥着朝我俩扑过来,拖手的拖手,拽腿的拽腿,勒脖子的勒脖子…我和赵小鹏四拳难敌十四手,加之走廊太过狭窄,不好施展拳脚,不过片刻的功夫,我和赵小鹏便被一群人结结实实地压到了地上。

  王峰气得不行,直接往我腿上踹了一脚,一边揉被赵小鹏打的脸,一边大声骂:“给我好好收拾这两个贱人,吗的…”

  压在我和赵小鹏身上的一伙人顿时像打了鸡血,吆喝着便要动手,我心里暗叫一声‘完了’,明明之前和吴斌臣说好的,一旦看我们交手他们就要上来帮忙,可是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现,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或者是我太小看了王峰,难道他早看出了我的计谋,所以找人在寝室外堵住了毛人他们?

  我看赵小鹏一眼,发现他也正看着我,脸上表情有点奇怪,估计也在猜想毛人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完了完了,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今天难道就要折在王峰手上?吗的,猪一样的队友,这也太特么的倒霉了吧!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从走廊那头传来一声呐喊:“都给我住手!”

  一听声音我笑了,这可不是吴斌臣的声音,又是谁的?我虽然被压在地上,但还能说话,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吴斌臣,你这个杂毛,还不快过来救我们。”

  王峰不乐意了,大吼道:“你们哪钻出来的,赶紧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别打扰老子办正…”话没说完停了下来,我从人缝间往楼梯方向望了一眼,顿时身上一阵痉挛。

  如果我是王峰,现在估计腿都软了,因为毛人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大概三十厘米长短的砍刀,指着王峰恶狠狠地说:“把我朋友放了!”我印象中毛人都是拿菜刀的,这次拿把砍刀,我看着还有点不习惯!

  *酷s匠网M唯t一z4正\版k1,:¤其k{他^,都9;是%盗h1版u

  毛人身边真的跟着十多个人,刷刷刷地也亮出了武器,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钢管,包括吴斌臣。霎那间我明显感觉他们压在我身上的力气小了很多。

  吴斌臣说:“你们还不赶紧把我朋友扶起来”

  此话一出,压着我的人忙从我身上离开,其中一个还扶着我起来。王峰已经傻了眼,张着嘴不知道在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感谢:盐焗糖豆、mianyuerfly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