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在吴超昌的劝说下最终回到寝室,但嘴上一刻也没停下,一直骂我,就差问候我全家了。我看在吴朝昌的面子上,一直对他强忍着,毕竟今晚是我先在寝室打电话,的确有错。

  我不理王峰,直接钻上床睡觉,没想到王峰竟然并不急着上床,而是站在他床边上继续开骂,看我不理他,他还越发的骂的厉害,最后竟然将矛头指向周丽丽,说能看上我的女生,不知道长得有多丑,或者不知道多烧,找不到男人要才会做我的女朋友。

  我真没想到王峰嘴这么贱,骂我就算了,还牵扯到周丽丽,我顿时就不乐意了,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顺手抓起身边的手机电源线指着王峰,大声喝了一句:“你骂够了没?”

  因为寝室的窗帘并没有完全拉上,寝室外的路灯光折射进来,我模糊的看到王峰当时正好在翻他的枕头,顿时爆了一句脏话,一把推开身边的吴超昌,拧着枕头便朝我冲了过来,对准我一阵乱打。

  我是真没料到王峰会突然动手,好在这枕头砸在身上不疼。

  说实话,我和他个子差不多,虽然他看起来比我壮一点,不过如果真的打起来,我觉得我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我手上当时有两件东西,一个是手机,一个是手机电源线,我把手机扔在了床上,狠狠一脚踢到王峰身上,然后鞋子也不穿,直接翻身站到地上,拿着电源线直接往王峰脖子上套,他被我踢了一脚,本来重心就不太稳,脖子就那么轻易地被我套住。

  王峰反映挺快的,忙往我脸上砸了一拳,不过我也不心软,身子一侧,双手分别拽着手机充电线的两头猛地用力一拉,瞬间,只听王峰‘嗷嗷嗷’地叫了起来。

  我咬牙切齿地对王峰说:“你还骂不?”说着,手上加大力度,疼得王峰更加凄惨地‘嗷’叫了两声。我忍不住又吼了一句:“嗷你妈啊,我特么的问你话呢,你还骂不骂?”

  一旁同寝室的同学这时忙上来劝,叫我松手,也有想抢我手里手机充电器电源线的,但他们越是抢,我手上越用力,最后受苦的只是王峰。

  王峰手不停在脖子上抓,嘴里支支吾吾,像是在呻吟,又像是在说‘不’,我稍微松了点力,又说:“王峰,我要不是要在跟你是同学的份上,今天我弄死你信不信?”当然,这只是随口吓唬他而已。

  这次王峰反映激烈了些,不住地点头,我这才松开手,看他瞬间蹲到地上,不住地咳嗽,手也不停往自己脖子上摸着,看样子挺难受的。

  缓了好一会王峰才站起来,凶神恶煞地瞪着我,我以为他又想对我怎么样,但实际上并没有,看了我一眼后便转身往寝室外走,刚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指着我恶狠狠地说:“给老子等着,老子不让你给老子跪着求饶,老子名字就倒过来写!”说完,迅速跑出寝室,像是怕我追上他似的。

  王峰性格这么跳,不用想也知道他背后肯定有靠山,说实话,我一直以来的态度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其实并不想和王峰闹得太僵,但是他现在已经跑我头上拉屎,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

  眼看王峰离开,吴朝昌叹了叹气,对我说:“唉,小明啊,你不该这么对王峰的,他吃了这个亏,肯定会叫人来找你的麻烦。”

  我不做任何回应,反而问吴朝昌:“你以前就和他认识?”

  吴朝昌点了点头,说:“嗯,他也是在这所学校念的初中,认识一些人吧,那时候还经常跟高中的一些同学混在一起。”

  我点头,说:“原来这样,难怪他这么嚣张。”

  吴超昌又是一声叹息:“唉,该说你什么好呢?以后要是他要是再找你的麻烦,你能忍就忍忍吧,何必跟他硬碰硬呢,你说是不是?”

  我挺感谢吴超昌的,说:“我知道了!”说完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补充说:“好了,已经很晚了,你们都快睡睡觉吧,明天还军训。”

  我怕王峰会叫人来报复我,毕竟现在我一个人在寝室,要动起真格来,寝室的其他同学肯定不会帮忙,于是我离开了寝室,去找吴斌臣,和他挤着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我回寝室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王峰,不过听寝室的同学讲,昨晚我走后没多久,王峰还真带了六个人来寝室,待了大概十分钟,见我一直没出现,几个人便离开了,之后王峰一直没再回寝室。

  我就知道这个王峰不会放过我,没想到他动作那么快,看来我跟他的梁子,算是结深了。

  上午趁着军训休息的时间,王峰走到我跟前,特别不屑冲我说:“小子,昨晚跑得挺快啊。”

  我并不想理他,自顾自地玩手机。

  王峰不死心,在我脚上踢了踢,还算平静地说:“我还以为你多牛笔呢,最后还是当缩头乌龟,躲在洞穴里不敢出来。我现在就问你一句:军训结束之后,你是打算自己跟我走呢,还是继续当乌龟头躲起来啊?”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W`

  我这时抬头才抬头看王峰,不疾不徐地说:“你确定还要玩?”

  上午我已经和赵小鹏,以及吴斌臣商量过,他俩都表示,如果王峰真要找麻烦,那咱们就跟他玩呗,就算他以前是这所学校的,也就算他认识高年级的,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谁能把谁整趴下,还不一定呢!

  赵小鹏的说法是:尽管王峰的初中在这所学校念的,但现在毕竟高中了,他曾经那些初中同学只怕没留下多少,至于他高中的朋友……现在高二、高三的还没开学呢,先不管,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王峰估计没料到我会这么回答他,‘哎哟’了一声,点点头说:“呵呵……你这句话问得可真好笑,我找你不是为了和你好好玩,难道还找你高基啊?行了,既然你也想玩,那中午军训结束之后就在寝室乖乖等着,谁不敢回寝室谁就是孙子。”说完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直接转身离开,不过刚走一步又回头看我,指着我骂了一句:“吗的,昨晚要不是跑得快,老子弄不死你。”

  我依旧不生气,缓缓说:“你昨晚不是也没种在寝室睡么?”

  王峰朝四周看了看,估计是顾忌旁边的教官,然后点了点头,说:“行,老子叫你嘴硬,中午的时候给老子等着吧,千万别溜。”说完再次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郭耀明恨死他后妈许晴了。有了恨才会想报复。现在郭耀明虽然也挺讨厌他后妈许晴,但也是处于讨厌,还谈不上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