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是周三,我们刚把饭打好,放到饭桌上,还没来得及开吃,远远地便看到三七分向我们的位置走来。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不少见到三七分带人找麻烦,对他俨然已没什么恐惧的心里,有时看到他更当没看到,连招呼也不想打。只是这此次有点怪,他身后只跟了一个人。

  我还纳了闷了,三七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竟敢两人来挑我们四人,却不想在他走进之后才看知道,他身后的人竟是周杰。

  没错,是周杰,有几天没见,他人没变,但之前笑吟吟的表情,和客客气气的态度没了。走到我们跟前,敲了敲饭桌,居高临下俯视着我们,说:“看样子你们心情还不错,还有心思吃饭。”

  前同桌从位置上站起来,笑着说:“是杰哥啊,吃饭没有,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

  周杰完全无视前同桌,甚至连看也没看前同桌一眼,直接扫了一眼赵小鹏和毛人,说:“你们是不是给脸不要脸?”语气很慢,像是怕我们听不清楚似地,一个字一个字吐得特别清晰。

  就算智商再低的人,也能听出这句话里的意思,我原本对他笑脸相迎,不过瞬间笑容僵在了脸上。

  赵小鹏明显愣了下,但还是笑着说:“杰哥,你这话啥意思啊?如果我记得没错,我们可没得罪你啊!”

  周杰冷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极力隐忍着怒气,额头上的青筋一条条暴露。他勉强笑了一声,点点头答非所问:“好,很好……还给我装?你们还真以为你们现在很牛笔了,是吧?呵呵……”

  赵小鹏依旧笑着,说:“杰哥,你这话到底啥意思啊,我是真的没听明白,你有话直说呗!”说着看了我们一眼,问:“你们明白吗?”

  我摇头,特意摆了个特别疑惑的表情,说:“杰哥,你有事说事呗,你这样真的让我们很惶恐啊。”

  周杰更怒了,说:“你们特么的跟我装什么装?槽,不就是砍了个人吗?谁特么的给你们的能耐,竟然煽动学生不交钱?你们特么的是不是都不想混了?”话说到最激动处,抬手就是一掌拍在身前的饭桌上,因为正好碰到了前同桌的筷子,筷子向上弹出一个小弧度,落到了一边的地上。

  我前同桌忍不下去,撕破了脸皮,手往桌上重重一拍,瞪着周杰说:“你特么的还好意思说我们装?你撒泡尿好好照照你现在这幅德行。槽,你以为自己很聪明,把我们当动物耍呢?我告诉你,我们不是你养的宠物,也不需要听你的话。”说着降低声音再嘀咕了一句:“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儿啊?”

  周杰脸色立马暗沉下来,怒视着我前同桌,说:“小子,你信不信,我今天下午就废了你?”

  我前同桌故意摆出一副很害怕的表情,说:“哎哟哟哟……我好怕啊。你快废了我吧,现在就废了我……”

  也不知道是前同桌找打,还是周杰实在太生气,竟顺手抓起一个饭盒,直接朝前同桌脸砸了下去。我惊了一跳,因为完全没想到周杰胆子这么大,在如此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身边仅跟了一个三七分,就敢对我动手。好在前同桌反映敏捷,躲过了饭盒。

  既然周杰先动手,我们也无需对他客气,赵小鹏是第一个出手,上去就给了周杰一拳,打得周杰连退了两三步。

  三七分见势想帮忙,我和毛人忙走上前一人拽住他的一个膀子往后一拉,抵在一根柱子上头,直接让他动弹不得。

  周杰气得脸红脖子粗,随即爆了几句粗口,反身想和赵小鹏对打,但他一人敌不过赵小鹏和前同桌二人,最后被赵小鹏一把推到旁边的凳子上。

  不想三七分挺讲义气的,看周杰吃亏竟然冲我们大吼:“你们有什么就冲我来…”

  我一听这话乐了,反手在饭盒里一掏,饭和着菜一起塞进三七分的嘴里,然后再捂住他的嘴,看他眼睛瞪得老大,想吐吐不出来,又不愿意咽下去,整张脸被憋得通红。

  一番打斗下来,我们占着人多的优势,活生生地让周杰二人毫无还手之力,但这里毕竟是食堂,大庭广众之的,我们怕被老师发现,所以没敢把事情闹大,这么简单教训了一番,便把他们放了。

  之后随便吃了点饭,我们四人辗转去了网吧。

  之前一直有听说周杰的后台很硬,至于怎么个硬法,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见识过。不过从刚才和他的交手来看,他似乎没多大的本事,除了气势上略胜赵小鹏一筹,力气和身手上二人完全不再一个档次上。

  我就想不通,周杰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想两个人挑我们四个,他是不是笃定了我们不敢对他动手?

  这样看来,周杰只躲在幕后阴人,也就能想通了。唉,毕竟找别人帮忙,和自己本身有本事,是两码子的事儿。

  去网吧的路上,我听同桌说了一句:“周杰也不过如此嘛,跟个娘们一样,一推就倒。他这种人,会有毛的后台啊。”

  走进网吧,我屁股还没坐热,电话突然响起来,打开看是个陌生号码。我有点犹豫,不过还是按了接听键,没想到刚一接通,电话里头立马就传来周杰愤怒的声音:“马币的,在哪?你们几个杂种在哪?”

  我冷哼了一声,反问:“咋的?”

  2最。新`/章◎节上=酷o匠网

  周杰继续愤怒道:“不敢说在哪儿是吧?行…给老子等着,麻辣隔壁的。”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我莫名其妙。

  整个下午上课期间,周杰没来找我们麻烦,不过和尚倒是来我们班转悠了一圈,也不知道是干嘛来的,反正一进教室就盯着我、前同桌和赵小鹏看。我怕他是来闹事的,忙起身朝他走过去,可还没走几步,却看他转身离开了教室。

  下午的课我一直心神不宁,脑海里一直浮现着中午周杰的那个电话,放学后一定要和赵小鹏他们商量个对策,以便应对突发情况。只是还没来得及商量,情况便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兄弟们一定要把挖掘机投出来啊,25号挖掘机就不是双倍了。有条件的兄弟们点下自动挖,一个月撑死10块钱=10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