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照常过,第二天课间操之后,周杰找到我们,开口就问我们考虑得怎么样了?这样的事情用不着考虑,我们直接一口回绝,说干不了这事。周杰听完竟然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依然一脸笑意,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很遗憾。

  前同桌当时没忍住和周杰开玩笑,说假如我们答应去收钱,但每个月没有要到一万,是不是还得我们自己掏腰包,筹够一万给他。

  这个周杰可谓老奸巨猾,避重就轻地说:只要你们用心去去收,一万块是不可能收不到的。

  我去,你以为是一百块啊,没有收不到的,能收你自己怎么不去收?从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个周杰,他心黑吗?黑,一个月上交一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但仔细想想,如果按照周杰说的计划来实施,真行通了,那他的心也不算黑,一万块确实也不是很多。

  当然,这种事,无论行不行得通,我们都不会去干。只是让我感叹的是,这周杰从某方面来讲,还是挺会做人的。

  这边我还在感叹周杰的不俗的商业头脑,另一边叫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连学校的女同学也不放过,这一群活泼可爱,或者单纯温柔女生竟然同样每月上交钱,只不过收钱的过程他周杰依然不露面,让另外的女生帮她完成这个任务。

  周杰,一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学生,学校每一件大事都有他的参与,可每件事似乎又都和他没关系,他就是个大BOSS,一个被银幕深深隐藏起来的老谋深算的终极怪物!

  在我们明确拒绝周杰之后仅仅两天的时间,学校忽然窜出一波收‘保护费’的人,带头的正是那日和周杰一起的和尚。

  不知道是不是周杰故意施行的政策,我们班成为第一个被攻击的对象,正如周杰之前所说,和尚一伙人还真没费什么口舌,便轻轻松松将我们班的男生给拿下,看来之前一米八打下的基础,可真有够牢固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和尚没并没有找我们几个人要钱。我以为是周杰给我们面子,也没多计较,不过如果他真问我要,我是给呢,还是不给呢?

  就在和尚收保护费的当天晚上,张璐主动给我发来扣扣消息,她告诉我,说那染发女准备向全校的女生收保护费了。

  我当时挺吃惊的,不过第一反应是想到了周杰,我问张璐,这是染发女自己的想法,还是有人叫她这么做的?

  张璐说她现在也不太清楚,只是今天放学的时候,染发女向她提了提这事,还说大概再等一个星期左右就会开始行动了。

  随后,我建立了个讨论组,把毛人、前同桌,以及赵小鹏拉了进来,把张璐说的女生收保护费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大家一致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上出这样的事,十有八九是周杰暗中指使。

  我真是小看了周杰,他的胃口比我想象中,大了很多,真不愧是‘终极BOSS’。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璐陆陆续续地告诉了我一些关于收女生保护费的情况,张璐说每个女生每个月最低要交十块钱,而我们班收保护费的事就是由张璐负责,不过钱收到手之后,她必须马上上交给染发女,而染发女每月也要往上交七千。

  我忙问张璐,染发女把钱上交给谁,张璐说不知道,染发女死活不愿意告诉她。

  这样的事情,一旦沾手,恐怕就没办法再脱手,跟传销一样。想了想,我问张璐:“你真的会问班里的女生拿保护费?”

  张璐不回答,反问我:“你觉得呢?”

  我劝她说:“要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别插手的好。说句实话,我觉得这种行为太好,现在刚开始倒是没事,万一有一天东窗事发,倒霉的就是你自己。”

  张璐干脆利索地回道:“既然你觉得不好,那我就不做吧,等会我和黄姐说一下,让她重新找人。”黄姐就是那个染发女,真名叫黄娇。

  我是真没想到张璐会这么干脆,让我有点不习惯,我正酝酿着要说点什么,张璐的消息再次发了过来,我一看就傻眼了,因为她问我:“你和周丽丽发展到哪一步了?”

  都说男的不喜欢在现任女友面前谈前任,现在我却是要给前任谈现任,怎么都觉得有点怪怪的,于是把话题绕开,继续问她关于收‘保护费’的事情,但张璐吃了秤砣铁了心,非揪着我和周丽丽的事情不放,迫于无奈,我只好敷衍的回答她,说跟周丽丽挺好的。

  不想张璐倒是直接,又问我和周丽丽上过床没,周丽丽是不是处女?最后一个问题竟然是:周丽丽床上的功夫如何?

  酷匠网首F发.☆

  被张璐这么连续的问,我有点心烦,随便回了句“我和她还没走到那一步”,不想张璐又发了几句话过来,要么说周丽丽不是好女人,要么叫我离周丽丽远一点……我看着难受,直接不再搭理她,之后估计见我久久没回她信息,就这才给我道歉,说她说那些话不是有心的,只是处于对我的关心,怕我受伤害。

  我现在对张璐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普通同学不成,好朋友又不能,恋人更没可能……这样尴尬的关系,她的每一句关心,都让我很是苦恼!

  正如张璐所说,几天后,染发女黄娇便开始对我们班的女生下手了,直接带了几个女生走到我们班里,挨个挨个的问女生拿钱,不过才要了两三个同学,便被赵小鹏‘拦腰截断’。

  赵小鹏从教室最后的扫帚堆里,拿了把扫帚走到黄娇面前,开口就是一句:“同学,把你刚收的钱拿出来!”

  黄娇当然不乐意,瞪大一双眼望着赵小鹏,很冲地回答:“你是谁呀?走开,别多管闲……”最后一个‘事’字还未说出口,赵小鹏直接一扫帚拦在黄娇身面前,说:“我说了,把你刚才从那两个女同学手里收的钱交出来,赶紧离开我们教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