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吵得不可开交,那边毛人晃晃悠悠地从教室门口探了个脑袋进来,一番打望之后直接往赵晓鹏和前同桌的位置走去,期间连一句‘为什么’都没有问我,这个贱人!更可气的,他们三人站到一起之后竟开始窃窃私语,有说有笑,时不时地还看我一眼。那神情……我真想上去给他们一人一巴掌:妈蛋,让你看,让你们看好戏不嫌事大!!

  槽,真的是猪一样的队友。这种时候,看来我只能靠我自己了,可是我又能做什么?总不能想之前对付一米八那样,直接拿出一把菜刀对着这群女人一阵恐吓吧,如果这样,估计明天我就要被请到派出所喝茶去了。

  我想了想,只能小声对周丽丽说:“你能不能劝劝你欣姐啊?你好好数一数,张璐多少人,你们又才多少人,这里又是在哪儿?还有……”

  我话还没说完,染发女突然用英语书戳了我一下,说:“喂,郭大明,你特么的有完没完啊?别以为有张璐护着你我们就不敢动你,你要是再唧唧歪歪的,连你一块弄信不信?滚,赶紧滚……”

  我心里本就烦躁,突然被染发女这么一搞,更加郁闷了,我冲那染发女大吼道:“你再动我一下试试?”

  染发女愣了下,也冲我吼:“你凶什么啊。”

  我刚说了一个“我”字,讲台角落里的那几个女生突然叫的更惨烈了。我一眼看过去,两个女人拽着一个女生,而张璐则不停扯着被拽女生的下身,这是要脱那女生裤子的节奏啊!!

  赵小鹏这下终于看不下去了,冲过去想劝张璐,不过张璐完全不给他机会,他才一开口,就被张璐打断:“这是我跟那贱人之间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别多管闲事行不?”

  E最=Z新}Y章NI节}上@酷\…匠◎0网。

  赵晓鹏微笑着,客客气气地说:“我也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这里是教室,你现在这样……这样子……会不会影响不太好?”

  张璐指了指赵欣儿,没好气地说:“你才转来班上没多久,说这种话我不怪你,不过你要是觉得我这就叫过分,你大可去班上打听打听,看看当初那个姓赵的贱人是怎么对我的?”说着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我今天只不过是以牙还牙,利息我还没算。”

  说实话,张璐这话在某种意义上说的也确实在理。赵欣儿当时对她确实挺过分的,哎!如果我和赵欣儿、周丽丽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我想此时我肯定是会向着张璐的,毕竟有仇报仇、或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点本身是没有错的!!

  赵小鹏看了看边上的前同桌和毛人,我前同桌点了点头,估计是认同张璐的话吧,而毛人只是耸了耸肩,没有作何回答。

  我虽然也认同张璐的话,但好歹现在周丽丽是我女朋友,而赵欣儿也算是我朋友,我肯定不可能让张璐伤害她们。

  我用着请求的语气对张璐说:“张璐,给我个面子行不?这事就算了吧。”然后我又对染发女一伙女生说:“美女们,给个面子嘛,今天下午放学我请你们吃饭。”

  染发女回头看着张璐,而张璐这时候已经松开了那女生,狠狠瞪着我,并不说话,表情挺难看的。

  赵欣儿嘴巴挺毒的,一直骂,就没停过,而且是越骂越来劲,我真想找个臭袜子把她嘴堵上,但地点不允许,我一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转身冲赵欣儿大声吼:“你特么骂够了没有啊?跟个泼妇似的,你有本事你就一个人上去干啊,拖累你那么多姐妹做什么?”

  赵欣儿估计没料到我敢骂她,整个人就懵了,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地说:“你特么说什么?”

  我是彻底被激怒了,大声说:“你找个镜子好好照照你现在这个样子,跟街上那些三四十岁的泼妇有什么区别?”周丽丽这时没像之前那样凶我,而是扯了扯我的衣袖,小声叫我‘别说了’,我完全不理她,继续对赵欣儿说:“你自己好好看看你带来的这几个姐妹,哪一个没被打?你扪心自问,你有替她们想过吗?难道她们今天跟你来我们学校就是为了挨打,为了被人脱掉裤子羞辱的?”

  赵欣儿再次愣住,眼睛往跟着她一起来的几个姐妹身上看了看,顿时眼角泛起了泪花,周丽丽小声在赵欣儿耳边说:“欣姐,你别激动,先冷静一下。”

  我缓了一会,降低语气跟赵欣儿说:“欣姐啊,我求你你,你就先先忍忍吧?你要是再一直骂,以张璐的脾气,什么事情她做不出来,恐怕你的几个姐妹以后就要没脸见人了。难道这是你想要的?”

  赵欣儿一听我这么说,不吱声了,不过脸色很难看。

  我见赵欣儿安静了,又赶紧跟张璐说:“张璐,看在咱俩是……是同学又是朋友的份上,这事算了,行不?”

  虽然我和张璐隔着有一段的距离,但还是能看见她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手也是紧紧握着拳头,憋了好几秒才点了点头说:“行,既然你开口了,我也给你这个面子,不过……”说到这突然停了下来,伸手指了指周丽丽和赵欣儿,继续说:“我虽然可以给你这个面子,但是我的仇的也不能不报,我答应你可以放过一个人,你就在她们两个中间选一个吧。如果你选周丽丽,那你现在就带着她走;如果是帮姓赵的这个小贱人,你也赶紧带她离开……”说着又指了指角落里的几个女生,继续说:“连同这几个也可以带走。”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怒火,说:“张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也知道被人当中羞辱的滋味,你何必强加到别人身上?”

  张璐一听怒了,脸上表情近乎扭曲,止不住冲我大吼:“郭精明,你特么的到底是不是人?我明里暗你帮了你这么多忙,你今天竟然为了那两个小贱人跟我说这种话。”我明显看到张璐说到这里时,眼睛里有泪水流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我姓王,人送外号: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