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三七分当时怎么个心情,不过我看他脸色好像不太好,不知道是认出了毛人,还是忌惮砍伤一米八的我们。

  待停下来之后,三七分迫不及待地问:“你们有什么话就赶紧说,我还要去吃饭。”

  毛人不慌,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不疾不徐地说:“也没什么话,其实就是有个问题想问你:上学期,你是不是用麻袋套过谁的头?”

  三七分这时挺挺镇定的,随口回了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毛人看了我一眼,像是在征询我的意见,我点点头,肯定地说:“没错,就是他!”我现在胆子明显比以前大了,说话也比以前硬气多了。

  毛人笑了笑,对三七分说:“你别急着回答啊,好好想想,再好好想想……”

  三七分毫无犹豫,一口否定:“我用不着想。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说着顿了一下,补充说:“你还是去找别人问问吧,我要去吃饭了。”说着便要走,不过毛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说:“既然没做过,你这么着急走干什么?难道你这不是做贼心虚?”

  三七分一听不开心了,冷着脸说:“你这人是不是听力有问题啊?我都说了我要去吃饭,谁做贼心虚了?”

  我拦在三七分前边,说:“你不是贼,你只是小人!”

  前同桌在我旁边符合:“对,小人,贱人……还特没种,敢做不敢当。”

  三七分彻底不开心了,一脸怒气地盯着前同桌,说:“把你的装屎的茅厕(maosi)给我闭上……”

  前同桌一听怒了,张口就要开骂,不过被毛人阻止。毛人再次将手放到三七分肩上,似笑非笑地说:“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我再问你一次:上学期你有没有找人用麻袋套住我的脑袋打我?”

  三七分没有半点惧怕的表情,特干脆地回答说:“我也再说一次: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完干脆别开脸,一副不愿多说一句话的模样。

  前同桌气得不行,忍不住骂了几句,但三七分死活不承认,毛人拿他没法,最后还是把他给放了,不过放之前说了一句话:“如果我记得没错,当时打我的人一共是四个,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叫上另外三人一起来给我道个歉,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们四个人现在算得上是这个学校的热门人物,不说个个同学都认识我们,但起码百分之八十的同学都听说过我们四人和一米八一伙人对着干的事。现在有些同学见着我之后,都会叫一声明哥。

  如果三七分足够聪明,他一定会带着另外几人一起向毛人道歉,只是有些事……想象和现实相差很远啊!

  放走三七分之后,我们一行无人往食堂去,走出教学楼,我再次问周丽丽:是否确定三七分,就是那天她在饭店看到的人?周丽丽点头,表示非常肯定。

  这时我我前同桌又问毛人:“如果一个星期后,那三七分还是不承认,不来道歉,到时候打算怎么办?”

  毛人想了下,说:“到时候再说,反正这事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

  前同桌说:“我觉得也不应该轻易放过那几个人,敢对我们毛哥动手,简直是找死。”说完特阴险地笑了笑,上来左手挽着我的肩膀,右手挽着毛人,小声说:“我觉得以我们四个现在在学校的影响力,收拾区区三四个人,肯定是绰绰有余的。我觉得吧,这次不仅不轻易放过他们,还应该好好收拾他们一番,最好动静弄大一点,让全校同学都知道。我们正好借着这个势头,在学校收几个小弟,找一回当大哥的感觉,岂不是妙哉妙哉!”

  这,合着前同桌打的这么个如意算盘,不过经他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可行,不由地有些憧憬,要是真能收一帮小弟,以后在学校横着走,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爽啊!

  更72新最快“上}I酷匠A《网gJ

  对于前同桌的这番话,毛人没有做什么回应,他应该是无所谓。至于赵晓鹏,他似乎兴趣不大,一直阴沉着脸,在我们的再三追问下,终于知道:原来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了,所以心情不好。

  我沉浸在前同桌一番话的喜悦里,随口劝赵晓鹏说:“分了好,隔那么远,谈毛的恋爱啊,嘴亲不到一下,手也拉不到一下,咱们学校美女多,你完全可以考虑考虑。”说着,我又对我旁边的周丽丽说:“是吧,大美女?”

  周丽丽撇了撇嘴,没说话。

  而毛人的说法是:“大丈夫何患无妻。女人嘛,就是拿来玩的,玩几天腻了就不要了,再找新的啊!”我拿个去,没想到毛人的思想这么前卫,难怪上次一米八和张满决斗的时候,他轻易就摆平了一堆女生,简直不简单啊不简单!

  最后,前同桌是这样劝赵晓鹏的:“你要是舍不得你女朋友,就想个办法,把她骗到我们学校来,这样你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地久天长了!你要是没法办法,我们可以帮你一起想,就说你……你特想她,想得都得病了,相思病,起不了床,吃不下饭……”

  赵晓鹏听完之摇头,慢悠悠地说了句:“唉,已经分手,就不能再和好,看来这辈子我和她是有缘无份了!”

  我们三人顿时无话。唉!感情这档子事,的确伤人伤心啊!

  吃过午饭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赵小鹏单独找到我,开就就问:“你和周丽丽是不是有那种关系?”赵小鹏一直认为我和张璐在谈恋爱,他这话的意思,应该是想问是不是脚踏两船。

  我当然一口否决,说了个“没”字,赵小鹏听完邪恶地笑了,真的笑得特别邪恶。这笑容,和吃饭之前的沉闷简直有着天壤之别,我不得不佩服:这转变,未免太快了些吧?

  赵晓鹏看着我再次问:“真的没那种关系?”顿了下,补充了一句说:“说句实话,周丽丽是我喜欢的类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