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为知道我爸中了大奖的原因,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信满满,加之一米八的事情,班上那些以前欺负过我的同学,现在几乎不敢和我对视,偶尔我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他们还会刻意避开。

  这种感觉挺不错的,我喜欢,感觉平时走在学校了,头敢抬了,连摇杆也直了。

  对此,前同桌表示: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人人敬畏,人人惧怕。可是他还忘了一点,枪打出头鸟!

  没有一米八的学校,安稳了不少,平时连吵架都很少听到,不过这些安稳似乎似乎都是暂时的,最激励的暴风雨往往都在宁静之后。

  又过了几天,随着砍人事件的风声渐渐平息,毛人向我们提起了一个人,就是当初用麻袋套住他头暴揍一顿,最后嫁祸给一米八的那个九班的人。

  毛人说,他平生只恨两种人:一种是不要脸的;而另一种,就是在背后阴人,借刀杀人的人。而九班那个,正是毛人最恨的人种。毛人还说:趁着我们在学校还有一点威慑力,我们有仇的报仇,有冤的赶紧报冤,别白白浪费了这么个大好的机会。

  呵呵,好一个‘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只是可惜以前欺负我的张满已经不在学校了,要不然兴许可以借现在的势头,报一报当初他阴我和强仔张璐不成的仇。算他小子走运!

  因为平时我们和九班的人走动得不多,大多不熟悉,所以并不知道那人是谁,好在有周丽丽,她见过他们,相信再次见到,她也能认出来。

  在我们看来,九班那人用小伎俩捉弄毛人,应该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所以我们并没有策划计谋,只想着找出他来,随便弄一顿解恨就行了。只是,我们忘了一点:往往会咬人的狗不叫啊,有木有?

  我们特意挑了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办‘正事’。在跑了几圈之后老师宣布解散,这时正好毛人也请假出来,我俩加上赵小鹏、前同桌,以及周丽丽便大摇大摆地去往九班认人去了。

  在去往九班的路上,我们商量好了,待会我们四个男生先在一边等一会,让周丽丽一个人去九班教室外认人,记住那人坐的位置,等周丽丽确定好之后,我们四个再过去。

  看6'正|版pc章I节n上Kw酷&K匠网#/

  到了九班所在的楼层,我们四个先在在楼梯口等着,让周丽丽一个人过去,大概一分钟后,周丽丽折返回来,告诉了我们那人所坐的位置,以及他穿的什么衣服。

  我们又等了五分钟左右,这才往九班的教室走了去,按照周丽丽提供的信息,我们看见了那人,那人叫什么名字我们都不知道,不过挺面熟,偶尔在学校里能碰见。那人头发挺长的,留了个三七分的发型,穿一件像屎一样土黄土黄颜色的T恤。

  我们记下那人的长相,之后回到操场上继续上完体育课,临到距离下课几分钟的时候,我们再次来到九班教室门口,等着三七分男刚一走出教室,毛人便顺手搂着他的脖子,笑呵呵打招呼说:“嘿,哥们”这画面看上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毛人和他是好哥们呢!

  这时我看了一眼离着我们有一段距离的周丽丽,看她冲我点了点头,意思是说,我们没找错人,就是这个三七分。

  与此同时,三七分愣了下,转头盯着毛人,有些没好气地说:“干嘛?”说着扭了扭肩膀,像是想摆脱毛人放在他肩膀上的手。

  毛人完全不给他机会,手上的力度明显加大了几分,笑着问了一句:“我们去边上说几句话,可以嘛?”听起来是询问的意思,但完全没商量的余地,应连拽带托地把三七分带到一根柱子边上。期间三七分似乎被弄得有点生气,想反抗,但这时候我、前同桌和赵晓鹏就跟在他们身后,三七分一旦有个什么动作,前同桌就狠狠地威胁他:“我劝你最好别反抗,不然待会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千万别怪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