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实话,胆战心惊地过了一晚上,让我想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以后要打架,千万别再动刀子,就算要用也只当工具,吓唬人,要动真格的还是棍棒好,至少一棍子下去,要人命的几率比刀子小很多很多。这想必也是一米八那么猖狂,也不敢带刀去学校的原因吧。

  很快的,我到了学校,可是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我感觉自走进大门之后,就会有同学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而且走几步又会转过头看我一眼,小心翼翼的。那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说。

  更夸张的是,当我我走进教室的之后,那些平日里和一米八走的近的几个同学,竟刻意远离我,但凡我向他们靠近一点,他们就会快速回退,脸上全写着了‘害怕’,这完全和平时的他们不一样嘛。

  不仅如此,班上好些女同学也不敢靠近我,连看我都是用的余光。唉……我这算什么?一砍成名,还是臭名昭著的名?

  在一片‘灵异’的目光里,好不容易挨过了一堂课,第二节下课,赵小鹏叫上我和前同住,打算找毛人商量商量事情,结果刚走出教室,就被班主任叫住。

  我忙回头,看班主任站在离我们不到两米的距离,脸上写满了气愤。我忍不住暗叫一声‘遭了’,转头和赵小鹏和前同桌对视了一眼。

  前同桌忙上前一步,笑嘻嘻说:“李老师,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啊?”

  班主任想必是特别的生气,伸出手指指了指我们,咬牙切齿地说:“还好意思问我找你们什么事,你们自己好好想想,你都干了什么好事?”用脚指头想都知道,班主任指的肯定是一米八被砍的事。

  完了完了,虽然知道这件事早晚会被闹到班主任耳朵里,只是没料到事情来得这么快。

  我们三人都没敢吱声,低着头,双手放到身前做成鹌鹑状。班主任没说说,只讲了一句:“你们跟我到办公室来!”说完转身向办公室的方向去。

  我们三忙小跑着跟着去,心里叮咚叮咚地跳不停。在学校被老师教训一顿,晚上回家还要被老爸教训一顿……今天看来是我的灾难日。

  教室距离办公室不远,上了楼过了两个教室就到了,不过还没进办公室,远远地便听到一个妇女的吵骂声,说什么你们学校也有错,要不是你们管理松懈,怎么回弄出这么大的事情?

  办公室里几个老师,还有校长,站在一个中年妇女的旁边,几个老师对那中年妇女的态度还不错,但那中年妇女就跟个泼妇似的,吵的不行。

  班主任刚把我们领进去,那中年妇女便冲我们这边看了过来,然后咬牙切齿地问:“谁是郭精明?”

  我也没多想,说了句:“我是。”

  Y“看正Q版章节)2上:酷{匠网

  中年妇女二话不说,上前就狠狠甩了我一耳光,然后愤怒地说:“你爸妈平时没好好教你是吧?”说完之后,还喘着粗气。

  我被一巴掌打得有懵,但没敢说话。

  中年妇女继续说:“你爸妈没教过你,我今天就代他们好好教教你。”说完反手又是一巴掌朝我脸上打过来,不过这一次被身边的班主任拦住。

  班主任抓着中年妇女的手,和颜悦色地说:“郑女士,请你消消气,有什么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郭精明他还只是个孩子……”

  中年妇女越发生气,从班主任手里抽出手,指着我说:“他是孩子?小孩子就知道用刀砍人?”说完看向班主任,再说:“李老师,请你好好解释解释,小孩人用刀伤人,是你们这些老师教的,还是他们没用的父母教的?”

  我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还嘴说:“阿姨,请你说话放尊重点,你骂我可以,请不要骂我父母。用刀伤人的是我,跟我爸妈,还有老师都没关系。”

  中年妇女暴跳如雷,大喝一声“你个没脸没皮的小崽子,我骂你爸妈又怎样,你要是再敢废话,我让你们全家蹲监狱信不信?”边骂边跳上又想打我,不过我反应快,忙往后退了一步,恰好这时候,毛人也被一个老师带进了办公室,我站到毛人旁边,成功躲开。

  班主任忙拦住班主任,继续劝说:“郑女士,请你消消气,消消气!”

  中年妇女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是个泼妇。

  在一群教师的‘围攻;劝解下,中年妇女终于没再想打我,而是挨个指了指我们四人,说:“砍伤我儿子的事,你们四个是不是都有份?”顿了下,继续说:“脖子上最严重那一刀是你郭精明砍的,手臂上有两刀,还有脖子侧边有一刀,是谁干的?”

  赵小鹏倒是坦然,直接说:“脖子侧边那一刀是我干的。”

  紧接着,毛人又说道:“手臂上两刀是我干的。”毛人估计觉得赵小鹏都这样说了,他要是再忍着不说,觉得丢人。

  中年妇女毫不犹豫的给了毛人和赵小鹏一耳光,脸都气的变形了,然后转头看校长,说:“看看,看看……这就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我原本就气得不行,瞪着中年妇女小声说:“你以为你儿子就是个好东西?他要是不先惹怒我,我会砍他?你自己去班上问问其他同学,他平时在学校是怎么欺负我们这些同学的?昨天他又带了多少人想围殴我们四个?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一刀砍死他都不为过。”我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感觉身子都在颤抖。

  我前同桌突然勇气也上来了,紧跟着说:“就是,你儿子简直比畜生还畜生,上次在山上和同其他班的两个男生,迷晕了我们班的女生,之后还想轮J那女生。”

  旁边站着的老师都懵了,估计没料到我前同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实话,我也没料到我前同桌又会把这事扯出来。

  中年妇女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扇了我前同桌一耳光,大声吼道:“我警告你,别乱说。”顿了下估计气得发抖,不停地点着头说:“你们等着坐牢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