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晴在电话里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听起来句句真切,可我越听越觉得心里慌得很,她和我爸今晚不回家就证明一米八还没醒过来,他只要没醒,这对我而言就是种煎熬。

  };最P2新章节上●G酷X匠~T网

  现在不管做什么,一米八被我砍倒时的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就像不停地按了‘回放’键:一米八鲜红的血,惨白的脸,以及微弱的求饶声……

  在我打电话期间,周丽丽估计是见我没回她信息,一连发了几条消息过来,都是问我‘怎么了’,然后干脆发起语音请求,看我不接,又换成视频请求。

  我刚和许晴通完电话,周丽丽又打了过来,我犹豫着要不要接,最后还是按了接听键,刚放到耳朵旁,顿时传来周丽丽着急地咆哮声:“喂,郭精明,你在干嘛呢?”

  我不理她的咆哮,转而问:“赵欣儿之前怎么和你说的?”

  周丽丽沉默了几秒,说:“没怎么说,就说你变态。”

  我冷笑了一声,无所谓地说:“变态就变态吧!”

  周丽丽估计觉得我语气不太对,便没再追问我和赵欣儿之间的事。又问了问下午放学后的事情,我知道她这是关心我,但不想再重复,于是反问她:“如果我真被枪毙,或者坐一辈子的牢,你会不会难过?”

  周丽丽一听立马骂我:“呸呸呸……你说什么胡话,先别说高个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就算他死了,你也不可能被枪毙,你还是未成年好么?”

  我叹口气,说:“杀人偿命,这是天理。”

  周丽丽在电话那边又是连续的几声‘呸’,然后说:“姓郭的,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杀人偿命没错,但是现在高个还在医院躺着,没死不是?况且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未满十八岁,还是未成年好不好,哪有那么多的枪毙,你以为子弹不要钱啊?”说着顿了一下,忙又补充说:“郭精明,不是我说你,你一天到晚要是没事,就多看看和法律有关的知识,别一说话跟个文盲似的”

  虽然周丽丽是在骂我,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听着却并不生气,至少从她的言语里,我感觉到她的关心。

  和她聊了一会,我感觉心里舒坦了不少,我便和她开起了玩笑,说还好之前她没答应当我女朋友,要不然以后就该守寡了,要换在平时,我说这种话,周丽丽肯定又要凶我,可这次她没有,只是嘲笑了我一句“就你这种文盲也配有女朋友?”说完自己带头笑,笑完继续安慰我,听着很感动。

  我和周丽丽煲电话粥到十一点多,在挂掉电话的那一霎那,我感觉内心空洞洞的,像是丢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似地。

  最后实在觉得难受,干脆直接上床睡觉,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到后来更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王胖子,想起我和她最初加好友,在虚拟网络上废寝忘食地聊天;想起了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我被她吓懵的画面;想起我被梅柳欺负,她出面帮我忙的画面;想起她被人嘲讽,我俩去饭店吃饭的画面;想起她借我钱的画面;想起……很多很多……

  尽管我和王胖子最终没有成情侣,但我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很好的朋友,为人仗义,好打不平。只可惜……唉。

  很久没和王胖子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拨打王胖子以前的手机号码。虽然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但王胖子的手机号码和扣号,我依然清楚的记得,没办法,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想忘记都忘记不了。

  我抱着试试的态度拨出去,结局却没令我意外,因为电话里和预想的一样,很快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是空号”的声音。

  实在没什么睡意,我又翻下了床,打开电脑,将扣登录上,然后用一个小号加了加王胖子的扣,很失望,王胖子已经设置为拒绝任何人加她好友了。看来这个王胖子,自离开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和她的过去一刀两断,不管生活还是朋友。我和她以后可能再无交集了吧?

  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曾经,我们无话不说;如今,我们无话可说。这句话形容我和王胖子或许并不贴切,可却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再好的朋友、再相爱的恋人,也难做到白头到老,天下间原本就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玩到凌晨两点多才去睡觉,觉得特别困,但就是睡不着,脑子里乱糟糟的,那滋味真不好受。睡是睡,其实也是迷迷糊糊,感觉像是睡着,但又醒着,好多画面不停在脑海里闪现,像放电影一样,到五点的时候彻底醒过来,再无睡意。

  我从床上起来,打开窗户,外边天未亮,天的一角有大片红色,却不是太阳升起的方向,而是彩灯照出的光线,在黑夜里显得格外醒目。新的一天,究竟是从漆黑的凌晨开始,还是从黎明太阳初升伊始?

  早上六点多,我像往常一样出门,在路上接到我爸打来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去上课,我说正在去学校的路上,说完又补充一句:那个…我同学,他醒过来没有?

  我爸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火气,对我一阵大骂,骂完之后降低声音,说了两句:你同学已经醒过来了,现在没事了。

  我心里一阵高兴,感觉一块大石头‘卡擦’一声落地,不自觉一时兴奋,加大声音问:“真的吗?他真的没事了,那我就不用坐牢了?”说完觉得不太好,因为公交车上的人纷纷向我头来惊异的目光。我忙低下头,听我爸在电话那边骂我,说我别高兴得太早,我同学是醒过来了,但伤口很深,要住一段时间的院。

  呵呵……住院,我巴不得一米八永远住医院里边,别出来祸害人了。知道一米八没事,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想着,我应该不会被枪毙了吧?

  可能想的太入神了,连我爸接下来在电话里又说了些什么都听不清楚了,只模糊听到他说晚上回家好好收拾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