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一天见到一米八开始,我似乎和他奠定了‘不和’的关系,时间过了这么久,我不少吃他的亏,很多次在梦里都恨不将他他扒皮抽筋,可如今他就跪在我面前,我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他挺可怜的!

  真的,他脖子上都是血,脸上也蹭到了些,一脸泪汪汪地望着我,嘴一张一合,小声说着求饶的话。一米八一直以来呈现在大家面前的形象都是高大、威武、霸气,他估计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沦落到此次狼狈的境遇。

  “喂,你愣着干嘛,快上啊,报仇的时机到了。”前同桌在我肩膀上推了一下,催促着说。

  毛人跟着说:“小明,这个时候可不是发愣的时候啊,你好好想想这个高杆平时是怎么欺负你的,现在不报仇,更待何时”

  我从想象中回神,看一米八整张脸变得更加难看,不停地小声念叨:“求求你们就放过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真的,你们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给你们写一张保证书”

  前同桌反是就是一巴掌打在一米八脸上,扭曲着一张脸说:“老子保你老母,给老子闭嘴。”说完又对我一阵催促。

  这个一米八作恶多端,当初想睡张璐不成就和张璐反目,强J曾美丽不成又反倒诋毁曾美丽,一度因为我和前同桌打扰他强J的丑事,想杀了我们灭口,我想那天在金牛山上,如果我和前同桌跑得慢了一些,被他抓住,我和前同桌就算不死,肯定也得脱一层皮。

  过去被一米八欺负的事情,每一件,每一桩,都足以让他承受住我用刀背砍他一刀。这样一想,我却是越想越气愤,我一咬牙,学着我前同桌,先是一声怒吼,算是动手之前的壮胆与发泄,然后手起刀落,狠狠朝一米八的脖子砍了下去。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我下刀的瞬间,一米八忽然一声惨叫,身体一阵颤栗,手猛地捂着脖子。与此同时,一些围观的人也跟着尖叫了起来,有些胆小的甚至开始后退。

  而我,却傻眼了,因为随着我刀起刀落,一米八的脖子竟然有鲜血溢出来,而且明显比之前赵小鹏砍那一刀流出了更多的血,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我愣了下才发现,砍一米八这一刀,我用的竟然是刀刃。我脑子有点迷糊,我记得刚才我明明是用的刀背啊,怎么一刀下去变成刀刃了?刀刃上还有明显的血迹,虽然一米八捂着脖子,但依然能看见鲜血从他指缝间溢出来。

  赵小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有些结巴地说:“小明,你……你干嘛啊?”

  我刚想说点什么,一米八突然倒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脖子,身子缩成一团,痛苦的呻吟着。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我已经记不得刚才那一刀用了多大力气,但从现在这个情况来看,我肯定是下了狠手的。

  更新最`n快上W酷匠¤V网#

  我瞬间感觉脑子里嗡嗡嗡作响,像是有千万只蜜蜂在耳边飞来飞去,别人说什么完全同不清楚,只看见旁边的人张着嘴说话,那些围观的人,有部分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捂着眼睛不敢看,一些胆小的干脆直接转身朝胡同外挤。

  完了完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一米八被我杀了?

  最后是前同桌使劲推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来,看前同桌脸上的表情比赵小鹏还夸张,说:“小明,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用刀背的么?”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半响才吐出一句:“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赵小鹏正在打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拨通的,听那话里的意思,应该打的是120。

  赵小鹏电话还没打完呢,一米八双手突然松开了脖子,整个人一动不动了,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毛人一看,忙蹲下双手捂着摸着一米八的伤口。

  我前同桌看着这一幕,小声嘀喃道:“这……这……不会死……死了吧?”

  一听我前同桌这么一说,我心里猛地颤抖了一下。说我不怕,那肯定是假的,我长这么大,连架都没怎么打过,更别提用刀伤人,这次还砍伤别人脖子,一个不小心真的会要人命的。

  这时候不知道张璐从哪里冲了过来,开口就是一声训斥:“郭精明,你是不是疯了?”说完估计看我没回答,忙又降低语气试探性地问毛人说:“他……没事吧?”

  毛人脸色凝重,说:“不知道,不过他脖子上的血管还在跳动”

  赵小鹏电话打得有点急了,不停催着那边快点,然后把电话递给了前同桌,让他说下这儿的具体位置。我前同桌拿过电话后,赵小鹏立马伸出一根手指在一米八鼻子位置处探了探。

  我想蹲下去看看一米八的情况,但感觉双脚就像被人死死拽住了似的,抬不起脚。

  旁边围观的人,有些捂着嘴巴,可能是觉得恶心吧;有些人指着一米八的身体,和身边的人说:“该不会死了吧?”

  前同桌挂了电话后,急忙问:“他怎么样了?”

  赵小鹏摇了摇头,瞬间感觉心往下一沉,下意识的说道:“死了?”

  张璐忽然把我往胡同口的方向用力一推,冲我大声喊道:“你快走,趁现在警察还没来赶紧走……”

  听到张璐嘴里的‘警察’二字,我又是一阵痉挛,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手铐靠在我手上的画面,转身就想走,但转念一向就觉得不对,虽然那时候我法律的意识不强,但我知道:如果我走了,恰好一米八又真死了,我就是杀人后逃逸,最后被抓到要么下班辈子在牢里渡过,要么直接死刑。相反的,如果我去投案,会不会减轻罪行?

  真的,我当时脑子乱得像浆糊,不停浮现那些看过的杀人电视,想着我即将面对的画面……我突然特别想我爸,想我妈。

  张璐再次推了我一下,说:“郭精明,你还愣着做什么啊,还不赶紧走,你难道真要等警察来抓你?”说着干脆上来拉我的手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哎,我怎么会去理会一个沙比,卧槽,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