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上次在厕所的教训,一米八这伙人这次显然谨慎了很多,尤其我看当中有两个人从兜里掏块步兜在自己身前。一米八一伙人人手一根钢管,毛人想再想打屎仗,恐怕不太现实了。

  毛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捡起一个袋子,然后站直身子对一米八说:“让我吃可以,先把他们三个放了,这件事本来就和他们三个无关。”

  一米八用钢管戳了戳旁边的围墙,笑了笑,说:“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我告诉你,今天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说完脸色瞬间暗沉下来,冲着我们三人狠狠的说:“你们几个今天也全都得吃,一个都别想逃!”

  我前同桌估计是看不下去了,昂着脖子喊了一句:“高杆,你别太过分了。”

  一米八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上次在金牛山想干曾美丽的大头猛地冲了出来,一棍子抡在我同桌腿上,大骂道:“你麻辣隔壁的,上次的账老子还没跟你算呢,你特么的还敢横。槽!”说完,又是一棍子戳在我手臂上,接着骂道:“两个小杂种,给老子玩阴的。上次跑得挺快,今天又跑啊!”

  一米八晃了晃手中的钢管,说:“你们三个也上去一起吃。”说完估计看我们不动,加大些声音说:“老子给你们两分钟时间,你们特么的要是还不动……全都给老子跪着吃。”说着,对边上的一个人使了下眼色,那人立马就开始倒数着:“两分钟……还有60秒……59秒……58秒……”

  旁边一伙人开始笑,声音尖锐又刺耳……

  就在这伙人发出欢笑声的那一瞬间,赵小鹏出手了,他迅速往旁边一闪,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他双手上分别多出一根钢管,没有半分犹豫地,挥着双臂便朝人群狠狠砸了下去。

  那伙人刚才的意识兴许全在看笑话上,完全没料到赵小鹏由此一招,看着挥舞而来的棍子,全都下意识地后退,顿时就让出了一条道来。

  赵小鹏边打边吼:“跑!”

  我一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转身就从身边一人手里夺过一根棍子,跟着赵小鹏跑了过去,与此同时,毛人迅速地将他手里那袋屎往最近一人身上扔了过去,那人触不及防,忙往后退,却不小心绊倒了身后那人的脚上。随着一声尖叫,那人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毛人扔出的那袋屎,就那么落在他腿上,顿时他白色的裤腿被染成了褐黄色。

  趁着慌乱的空档,我们四人一个劲的往外跑,最后虽然惊险逃掉,但在逃跑的过程我乱棍子砸中了几人,我也被砸中了两棍,一棍子在肩膀上,一棍子打在肋骨上,有点疼。

  -更D,新最快7上酷|匠网

  我和前同桌稍微弱势一些,所以我俩跑在前边,赵小鹏断后,但凡看到一米八一伙追上来就棍子乱飞,一米八一伙人边追边骂,跑到操场中央的时候,路过的同学越来越多,他们也不敢太猖狂了,纷纷把钢管收了起来。

  毕竟这是学校,要是被老师看见打群架,那肯定是会被受到处罚的。

  我们四人并不敢松懈,继续没命的跑,直到跑出学校,又绕了几个巷子,最后确定一米八一伙人没追来,才停了下来。

  逃过一劫的前同桌似乎很兴奋,气喘吁吁的对赵小鹏说:“怎么样,现在相信高杆不好对付了吧?”

  赵小鹏把外套脱掉,然后又把T恤往身上拉了拉,喘了喘气,说:“我刚才数了下,一共是16个人,他还能叫到人吗?”

  我说:“废话,肯定能啊,刚才那只是一部分而已。”

  毛人一副不服气的表情,说:“他叫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是凑热闹的,真正敢下狠手的没几个。”

  赵小鹏思索了会儿,拍了下毛人的肩膀,说:“老毛,刚才这事,你怎么想?”

  毛人冷哼了一声,说:“我特么不让高杆吃屎,我名字倒过来写,槽!”

  赵小鹏大笑一声,说:“有个性,我喜欢!”

  前同桌说:“咱们现在怎么办啊?回学校,高杆肯定会找咱们麻烦的,哎!”

  赵小鹏说:“高杆平时叫人打架都是叫的咱们本校的么?”

  我点了点头,说:“嗯!”

  赵小鹏说:“没叫过社会上的人帮忙什么的?或者说叫我们学校外的其他人?”

  我想了想,说:“我印象里是没有的,那高杆跟你和毛人一样,也是个转校生,而且是上学期才转来的。”

  赵小鹏脸色变,说:“那你们以前怕个毛。”

  毛人大吸了口气,说:“我从来就没怕过啊!”

  我前同桌叹息了一声,说:“刚才你屎都要吃了,还好意思说从来没怕过,你别逗了。”

  毛人愣了下,低嚎了一句:“卧槽!”

  虽然气氛缓和了不少,但我心里还是很担心。无论怎么说,一米八始终是能叫到不少人的,而我们就四个人,怎么和一米八斗?

  这时,我电话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一米八打来的,我看了大家一眼,赵小鹏说:“接啊,看他怎么说。”

  我接通并将免提开上,电话那边立马传来一米八的咆哮声:“特码的,跑的倒是挺快啊,有种就别回学校了。”

  赵小鹏说:“高杆,你个哈批!”,骂完之后还哈哈大笑起来。我顿时就石化了,因为赵小鹏这句话是用的我们家乡话说的。

  一米八大骂道:“卧槽尼玛,你个新来的鹰钩鼻,老子看你是想死了。”

  接着,毛人又和一米八对骂几句,一米八估计是被气着了,后来干脆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随后,我们就商量着等会回去怎么收拾一米八,确切的说,是赵小鹏和毛人在商量。因为我和我前同桌很少说话,相信我前同桌此时此刻的心里和我想的一样,就凭我们几人,是不可能和一米八斗的。

  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没说出来。

  毛人和赵小鹏两人说的那是一个投入,还把一米八以及一米八能叫动的那伙人进行了全方面的分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太想念王胖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