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都说年轻的女人不喜欢别人叫她阿姨吗,这个女的怎么回事?我被她一句话给弄懵了,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我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爸特别扭曲地笑了笑,说:“这种事以后有机会再说。”说完上去推了推女人,说:“你不是说要赶快拿资料回公司吗?快回去吧。”

  送走女人,我爸不知道怎么回事,先是特别关心的问我饿不饿,我点头,没说话。我爸立马从钱包了拿出两百块给我,说:“爸等会要出门,没时间给你做午饭,你自己随便出去吃点什么。”

  更《新…?最+快上\酷h?匠@网e

  我当然很乐意地接了钱,然后我爸的声音又幽幽地飘了过来:“小明啊,刚才阿姨来资料的事情,你别告诉你妈啊。”

  我收好钱盯着我爸,还没说话,他又开口了,有点紧张地说:“你也知道你妈脾气大,我是怕她误会,弄出多余的事情来。”

  说实话,听我爸这么一说,我开始有点怀疑他和那个女人的关系,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又不太现实,首先我爸的年纪足够当那女人的爹了;其次我爸不是有钱人,工作能力也不是很好,不然不会上班这么多年,也没见怎么升职;最后,我爸可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

  而那女人,虽不是很高,但要长相有长相,有身材有身材,加上花样年纪,她应该不会看上我老爸才是。

  说到最后,我答应我爸不和我妈提今天的事,我爸听完貌似挺开心的,然后跟我说公司还有点事,便走了。

  整个一个下午,我都窝在家里玩游戏。到晚上爸妈下班回家,我忽悠我爸,说我电话没费了,让他把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给同学打个电话。

  我爸没说什么,直接就把他的手机给了我,我赶紧跑下了楼,然后冒充我爸平时说话的声音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大概意思就是说要去外省检查身体,需要请一个星期的假。这一招果然好使,我们班主任没任何怀疑,同意了。

  我请假的事,肯定不敢让我爸妈知道,所以为了避免他们起疑,我每天早上依旧装着去上学的样子,一大早背着书包出门,到下午放学的时候才回家。

  因为我零花钱比较足了,所以基本上每天都是在网吧渡过的。白天不敢回家,万一遇到我爸妈在家就麻烦了。

  期间一米八没少给我发信息,扣扣信息、手机短信都在发,全是骂我的话,不过我都没理他。

  周二中午的时候,我前同桌给我打来电话,说一米八那龟儿子跟张满说了我上次装女生的事了,我就赶紧问我前同桌,张满有什么反应?

  前同桌说张满之前放学的时候来教室看了一眼,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一米八把你课桌上的几本书全给撕了。

  那天离开之前,我已经料到一米八会拿我的书出气,所以特意把一些重要的课本带回家,剩下的书他撕就撕吧。

  只是现在一想到曾美丽,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火蹭蹭往上涨,这女人真的太狠了,从那天以后我在扣扣上给她发信息,她从来都没回过,这让我更加气愤不已。

  晚上的时候,我再次尝试给曾美丽发扣扣消息,说:“因为上次体育课我没帮你买卫生巾,你就这么恨我?要这样报复我?”

  没想到这一次,曾美丽竟然回复我了。她说:“你说是,那就是呗。”过了一会儿,她的消息再次发过来:“够了郭精明,你以后别再给我发信息了,就算你再发,我也不会再回你了。”这把我气得不行,不过她倒是说话算话,我再发信息过去,她没再回复。

  我当时气得真想把她拉黑,但想了想,最终还是算了,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周三下午六点多,张璐给我打来电话,说张满那边,她会帮我想办法,尽量这一周之内给我摆平,让我不要太担心。

  我不知道张璐能有什么办法帮我解决张满,这种时候,除了说谢谢,我也没其他什么可做了。张璐在电话那边笑了,说:没事,我欠你的,就当还给你。

  当时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感觉气氛挺压抑的,我俩彼此沉默了大概五秒钟吧,张璐就又笑了笑,然后把话题扯一边了,问我这几天都在哪,过得怎么样……聊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感激张璐的,虽然之前有那么多的误会,可我知道,她是真心对我好,只可惜……唉!

  当天晚上,我没事查看扣扣好友,看到曾美丽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这一停顿,让我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曾美丽扣扣的个性签名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好期待周末的野炊’!

  好,劲爆的即将开始了!

  我当时心里忍不住想:野炊?难道班上组织野炊了?不可能啊,之前才春游了啊!

  带着疑惑,我点开前同桌的扣扣,问他这周末班上有没有组织什么活动?我前同桌很快回我,说没有啊,说完还反问我一句‘怎么了’。

  曾美丽的野炊既然不是班上组织的,那就应该是个人组织,她现在和一米八走得近……如果不是和她爸妈一起,就应该是和一米八一起去吧。

  时间很快到了周四的晚上,前同桌忽然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瞬间让我既气愤,又兴奋。

  前同桌说中午和同学去校外吃午饭,完了从饭店出来正好觉得肚子胀,就去附近的一个公厕蹲大号,结果没蹲一会儿,竟然听到从隔壁传来一米八的声音。

  没错,虽然厕所有隔断,看不到人,但同桌说他很肯定那是一米八的声音。

  一米八当时应该是和别人通电话,说这周六的要去金牛山野炊,还问电话那边的人要不要一起去,然后一米八笑的特别开心,说绝对有好东西啊,到时候咱们一起分享。说到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最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我可告诉你,那东西可好了,估计还没被开过刨,到时候哥几个一起轮流着玩,肯定爽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酷匠现在出了个新功能,就是作者每天能看见有多少人投了挖掘机,有多少人没投,咱们绝大部分的人都还是投了挖掘机的,我给大家鞠一躬。不过每天还是有将近一千人没投,你们太不够意思了啊,免费的都不给啊。

  以后,如果每天库存超过一千,我就加更一章(每天保底三更)。

  其实每一章的挖掘机真心不多,网站编辑是减了又减,只要大家每天都投了,五更是绝对挖的出来的。

  虽然你们不是南翔毕业,但我相信,你们的床上功夫肯定比南翔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