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时候的我,对贵州帮的事情并不太清楚,自然也不知道在网吧和我起冲入的那个人,真是贵州帮的一份子。

  几句争吵之后,我到网吧上网,估计不到十分钟,和我起冲突的那小子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三个人,其中一个黄毛拿着个烟灰缸就盖在了我头上,还骂了几句脏话,我刷的下就站了起来,大力扯掉鼠标线,拿着鼠标朝那黄毛扔了过去。

  那四个人也火了,一起围过来想干我,我忙搬起旁边的椅子挡在身前。

  当时和我关系比较好的一兄弟恰好也在网吧上网,这个人和我一个师傅,他算是我的师兄。

  师兄看我被四人包围,一手拿了个烟灰缸就冲了过来,对着那几个人的头就是一阵乱砸,没一会儿,那几个人竟然跑了。

  我们当时挺蠢的,或者说……我和师兄都觉得那四个人不会再回来,于是我们继续上网。

  结果尼玛,估计不到十分钟,一伙人突然冲进了网吧,直接把我和我师兄拖出了网吧,当时天已经黑了,我们被那伙人弄到一个偏僻的巷子里,黑不溜秋的,除了我们这群人之外,再无其他人。

  那伙人把我和我师兄分开干的,围着我的人起码有将近二十人,有些人手里拿着手机,有些人手里拿着砖头,有些人手里拿着钢管什么的,还有个拿砍刀的,不过只有一个。

  我被那伙人踹了几脚之后,和我起冲突那小子忽然说要和我单挑,然后揪着我头发往一边走。我心里当然清楚,这TM可能单挑吗?真以为是什么小说里面,说单挑就单挑,不会有人插手?

  T酷*M匠-J网;C首发

  别逗了,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

  我被那小子弄到一边之后,他松开了手,我当时就那么望着他,他突然后退了一步,先是“呀”了一声,然后又说:“你TMD竟然还笑!”

  我当时真不知道自己在笑,不过他那么说了一句之后,我倒是笑了一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笑,不过说实话,当时心里挺害怕的。

  那小子跟旁边的人说,我靠,这杂毛还笑,然后又很逗的说了句:“算了,老子不跟他单挑了,估计打不赢他。”真的,这绝对是那小子的原话,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了,但有些话我仍然记得很清楚。

  那小子这话说完之后,我倒霉了,一伙人什么飞毛腿、什么剪刀手、什么砖头、什么……不管什么硬的软的全往我身上砸。你们知道我当时最怕的是什么吗?我TM最怕的就是拿砍刀的那家伙,我怕那狗日的会一刀砍下来。还好,他没动手,就站在一边抽烟看戏。

  我被打了一阵之后,那群家伙突然就停下了手,让我跟那小伙子道歉,那个时候了,我就是再狂,也狂不起来了,只好乖乖的道歉,说了句对不起,但不是用的普通话。那伙人一听就乐了,说什么还是老乡啊,还问我是哪儿的,我说了之后,那拿着砍刀的人说话了,他说:“妈的,看着是半个老乡的份上,老子就不砍你了。”要是小说的话,估计接下来的情节就是我跟着这帮人混了,哪有这种事啊!

  然后那伙人就带着我去跟我那师兄汇合了,卧槽,我那师兄看上去比我惨多了,满脸是血,有个人一只手抓着他头发,一只手拿着砖头,还在不停的骂我那师兄。

  那拿砍刀的人用砍刀指了指我师兄的位置,说:“那小子是哪里人?”

  我说:“浙江衢州的。”

  拿砍刀那人就笑了笑,说:“看见了吧,那小子比你惨多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