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学校之后,王胖子说你们班上,你喜欢哪个女生不,不妨给姐说说,说不定姐能帮到你哟。

  我心想,这王胖子竟然还说话算话。

  我说燕姐你别逗了,王胖子说怎么的,不好意思啊,那姐帮你一把,要实在不行的话,姐吃点亏,姐当你女朋友。说完之后,更加猖狂地笑起来。

  虽然我听的出来那是玩笑话,但我还是吓得直咽口水,这种玩笑话我可承受不了。

  回去的车费也是王胖子给的,我拿钱不方便,还在内裤兜里呢。在车上的时候,王胖子一直说王帅又丑又矮又廋,看着受不了。

  当时那出租车司机听着偏头看了一下王胖子,估计心里还在想,你个死胖子,也不看看自己长成什么鬼样子,还有脸说别人。

  不管司机有没有这么想,反正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回到学校之后,刚好上课,我和王胖子告别,各自回教室。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刚第一节课下课,王胖子竟然来我们班,而且直接朝我的位置走了过来,还面带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那表情真TM让人琢磨不透了。

  我当时是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狂奔,忍不住心里怒吼:你TM别过来,别过来,滚开,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啊!卧槽!

  她走到我身边的时候,重复老动作——拍我的肩头,然后对我们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说:美丽,他以后就是我弟弟了,你看着点,别让人欺负他。

  我心里当时的感受,怎么说呢,反正挺复杂的,酸甜苦辣都有。

  曾美丽顿时‘哟哟哟’地叫了起来,还搓了搓双手,说啥时候认的弟弟呀,我怎么不知道呀。

  这个曾美丽人如其名,长了张确实不错的脸蛋,她爸妈倒也是有先见之明,比我还有先见之明。

  WJ酷?匠网!!正6|版首发

  这时候,班上几个平时和王胖子玩的比较好的女生也开始起哄,我听着心里挺不爽的,脸也瞬间涨红,毕竟我脸皮薄,我脸皮如果再厚那么一点点,肯定就趁这个热点和这几个女生嗨起来了。

  唉,可惜了这么个大好的机会!

  这边一群女生有说有笑,另一边班上一个男生有些不爽,酸溜溜地插话,说燕姐,恭喜呀,认了个弟弟。然后又对我说,郭精明同志,好福气啊,不错,不错。

  王胖子挺开心的,对那男同学说,梅柳,以后我弟弟你多多关照啊。

  梅柳的脸立马笑得跟刚盛开的菊花似地,直点头,说必须的,燕姐你都开口了,那必须的。说完之后,又大笑起来。

  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当时就在想,这B梅柳肯定不会安好心的。他在班里就是那种要成绩没成绩,要长相有没长相,还以为自己长得特别帅特别酷的搅屎棍。

  当然,搅屎棍不太好听,毕竟我们其他同学并不是屎,但是在梅柳眼里,我们就是屎。

  果然,在王胖子走了之后,梅柳就和我同桌换座位了,美名曰替燕姐照顾我。

  那节课正好又是自习,梅柳摸着我大腿,挤眉弄眼的说,嘿,口味挺独特啊。

  我比较怕痒,尤其是男的摸我大腿的时候,我就特别敏感,赶紧缩了下腿。

  梅柳就哟哟哟的小声叫,说躲什么啊,真是的,摸下你的腿,又不是摸你鸡儿。再说了,我的口味没那么重。说说,王胖子干着爽不?她肉那么多,你那玩意插的进去不?说的时候,不停地朝我点头。

  我TM当时真想一口浓痰吐在他脸上,MD!可惜这也只是想想,我胆子没那么大。

  我说柳哥,你别开我玩笑了,我和王胖……燕姐没什么。

  梅柳皱了皱眉,说你嫌弃人家?

  TMD,这个狗日的梅柳,下套让老子钻。

  我没吱声,梅柳继续说,人家好歹是个处,全校所有的女生,其她女生我不敢保证,但王胖子我敢人头担保,绝对是处,你算是赚到了。

  我心想,赚你MB,是处,你TM去上啊,TMD!

  下课的时候,班里好几个女生围了过来,问我什么时候和王胖子有了这么好的交情,我忽悠她们,说是王胖子的手机掉了,是我帮她捡到的。

  女生们一听又开始起哄,说捡到手机之后有没有做其它的,我一听这明显有话外音,顿时觉得脸有点发烫,忙摇头说没有,一群女生顿时哄笑起来。

  以前,我在班里算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很少和女生说话,女生们更是不会主动找我说话,这次一群围过来,让我有点不能招架。

  她们继续叽叽喳喳地发问,而身边的梅柳有点不高兴了,拉着边上的一女生瞪了两眼,又让她回到自己的座位。

  全班都知道,这个女生是梅柳的女朋友,平时梅柳是不允许她和班上其他男同学说话的,如果有人主动找他女友说话,过分的,梅柳还会出打找他女友说话的男生。

  上课的时候,有个号码给我发来信息,我一看那号码,就知道是王胖子的,因为她的口口号和手机号我真的是倒背如流。哎,说起来真是丢人,当初我之所以记住她的扣扣号和手机号,就是想在她面前讨个赏,结果……哎,世事难料啊!

  王胖子发信息来让我别把她和王帅约会的事传出去,我回复她说那肯定的。

  我心想,这么丢脸的事,老子才不会说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