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且慢!”二女齐声道。

  “你们又要干什么?”李傲向后退了一步,刚刚被人定住身形时,李傲就已经知道自己不是这两个女子的对手。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李傲还不知道。所以他对这叫镜花、镜月的两个女子,还是十分戒备的。

  “少主,是不相信我们吗?”

  “我总要向丁老求证一下吧!”李傲又向退了一步。

  “不行!在没有得到堂主的指令前,少主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半步。”二女顺势将李傲逼到墙角。

  “你不要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们啊!我也是武师境界。”李傲的手握向了腰间的碎星剑。

  镜花和镜月相识一笑。接着李傲眼前一花,双手就被二女反剪在了背后。

  “你们.......你们放开我。”

  “少主,您就安心地在这里吃酒吧!”镜花笑着道。

  “你们别逼我出手!我告诉你们,一般的武师或者灵术师,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李傲还在嘴硬。

  镜花、镜月二女也不争辩,笑着又把李傲按回到酒桌前。然后一个抓着李傲的双手,不让他乱动。另一个就给李傲喂酒夹菜。

  “我不吃......我不吃......”李傲还试图挣扎。

  “那只有得罪少主了!”镜花一指点在李傲身前的穴道上。

  李傲身子一软,就晕了过去。

  当李傲再次醒来的时候,丁老头那张青铜色的大脸,就出现在了李傲的眼前。

  “哟!小子,你醒了。你说说你啊!有这么两个小美人陪着你,你还死乞白赖地挣扎个什么劲啊?我要是你,我就从了这两个小美人。”一张由青铜构成的脸,愣是被丁老头表现出了猥琐的神情。

  “禅师,您就留点口德吧!”酒楼老板娘的声音,从丁老头的身后传了出来。

  丁老头笑着道:“别人修口不修心,老夫却是修心不修口。何况我这徒弟无论是相貌人品,还是武道灵术,都是一等一的人才。你这两个女弟子若是跟了我徒弟,可是一点都不吃亏的。”

  丁老的这一番言辞,顿时引得镜花、镜月二女,一阵地娇羞。

  李傲先是白了丁老一眼,然后坐起来身子,道:“丁老,您真是那个什么水镜禅师?”

  “怎么,看着不像吗?”

  “除了您教我的功法和拳术,我是实在看不出您和禅门罗汉能扯上关系。”李傲摇着脑袋道。

  丁老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信不信随你,反正老头子也不能再陪着你这小鬼了。”

  “什么意思?”李傲呆了一呆。

  “意思就是,你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老夫我还有别的事要做,就不陪你玩了。你,听明白了吗?”

  李傲一咕噜站了起来,“丁老......不,师父!”

  “你叫爹都没用,我是真的有事要去做。你.......以后就自己多小心一点。”丁老的声音略带一丝颤抖。

  李傲傻愣愣地看着丁老,一股难以言明的酸楚,从心底升起。

  “能告诉我,您要去做的事吗?”

  “不能!”丁老头摇了摇头。

  “师父......”

  “别娘们唧唧的,老夫的弟子可不是个爱哭鬼。”

  最Y新;章X.节上#!酷匠h#网q0

  “我没哭。”李傲擦去眼角的泪滴。

  丁老头从老板娘的手里,接过一本足有一掌厚的书,交到李傲的手上。然后拍着李傲的肩膀,道:“我这一生所学,都在这本书里了。本来早就打算给你了,可是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师父!”李傲抬头望着丁老。

  “好了!有缘自会再见,你我师徒情分远不止这么浅。等你有朝一日,成长到灵皇武帝的境界,兴许老夫还要指着你来帮忙呢!”

  说完这话,丁老头就再也不理会李傲,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老板娘望着丁老头离去的背影,又望了一眼呆立在当场的李傲。轻轻地叹了口气,道:“镜花、镜月。”

  “弟子在。”

  “你们以后,就随侍在少主的身边吧!禅师就剩下少主这么一个弟子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少主出事了。”

  “弟子明白。”

  李傲抬起头,望向了老板娘。而老板娘只是又发出了一声叹息,就也离开了这间屋子。

  短短不到一夜的时间,李傲却经历了太多。

  先是被丁老头拐进这莫名其妙的酒楼。接着被人稀里糊涂地叫做少主。然后被告知自己那个老不正经的师父,其实是禅门的罗汉禅师。最后,那个整日唆使自己勾女撩妹的师父,居然说要离开自己。

  这一切就像是场梦一样,那么地不真实。

  李傲用力地摇了摇头,起身冲到屋外。

  “师父!师父!”

  李傲没有再喊丁老头为丁老,而是喊着师父。

  李傲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去找,可是整间酒楼都没了丁老头的身影。就连这家酒楼的老板娘,也不知去了哪里?

  李傲像发了疯一样,又冲到附近的赌坊、青楼,可是哪里都再也不见丁老头的身影了。

  失魂落魄地李傲,拖着沉重的脚步,又回到了酒楼的雅间。

  李傲跌坐在酒桌前,目光扫向那还未收起的酒菜。猛地将那些酒菜扫倒在地上,然后就趴在了酒桌上。

  细不可闻的哽咽声,传到了李傲身后的镜花、镜月耳里。她们以后就是李傲的人了,可此时,她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开解,眼前这个伤心的少年。

  不知过了多久,朝阳通过窗户照进房间。

  天已经亮了!

  李傲晃晃悠悠地站起了身,瞪着两个红肿的眼睛,向屋外走去。

  “少主!”

  李傲脚步一顿,低声道:“我不是你们的少主,你们也不要跟着我。我还有蓝蓝,蓝蓝该醒了,我得给她带早饭回去。”

  李傲出了酒楼,踉跄地向着冀州会馆的方向行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少主!”老板娘的声音,出现在镜花、镜月的身后。

  “是!”镜花、镜月齐声道。

  而二女一走,在房间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慢慢显出一个高大人影。

  老板娘回头望去,叹息道:“禅师,您这又是何必呢?”

  丁老头走到窗前,望着依稀可见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许久后才开口道:“你知道我们要做的事,是有多危险。人老了,总想把自己的衣钵传承下去。你就当这是我的一点私心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