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刀,”林飞大喊着:“拿刀子,上!”

  身后的苏浅雪却没有动静,根本就不敢去捡那把刀子,只是哆嗦个不停!

  美女老师的学问不错,胆子实在是太小了。

  这个时候不拼命很可能会没命呀,我的老师!

  “日你娘。”劈手就把手里的板砖当暗器砸了出去,趁着对方躲闪的机会捡起三棱刀:“老子和你们玩儿到底!”

  人要是拼了命,真有一股子势不可挡的血勇,尤其是一刀在手的情况下。

  俩家伙知道今天遇到了玩儿命的主儿,大道上有几个听到“救火”呼喊的人正走过来,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什么好处,二人骂了句什么,一脑门子扎进胡同深处,跑了。

  “走吧,”

  B:酷!S匠Jd网正m/版“/首发

  苏浅雪早被吓的瘫软如泥,林飞一伸手把她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我送你回学校吧,以后不要一个人到这里来了。”

  苏浅雪虽然没有受伤,可心里的恐惧已经把她彻底击倒,要不是林飞半拖半抱,连走路都成问题。

  “苏老师别怕,有我呢。”

  简简单单朴实到家的一句话就让苏浅雪有了底气,感觉找到了依靠一样。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大男孩能够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面对匪徒的尖刀那股子昂然无惧的慷慨,殊死相搏之时的血勇让苏浅雪感激的无以复加,同时也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自己的这个学生不仅仅是一个大男孩,还是一个真男人。[WWW.ZhuixiaoShuo.COM]什么叫男人?关键时刻能够冲上去顶得住的才是真男人,光凭这一点,就能把学校里那些只懂得耍帅扮酷的毛孩子甩八条街。

  回到苏浅雪的宿舍之后,林飞说道:“苏老师,我先回去了,你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就没事了。”

  “呀――林飞你受伤了……”苏浅雪这才看到林飞大腿上的伤口,殷红的鲜血已经浸湿了一片,立刻就紧张起来:“你等一下,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算了吧,苏老师,就擦破点皮,不值得上医院。”大腿上火辣辣的疼,林飞故意做出毫不在意的神态说道:“医生们咋咋呼呼的,感冒啥的都能花几百块,我可没有那么多钱送给医院。”

  “我有钱。”

  “嘿嘿,就擦破点皮,不值得去了。”

  苏浅雪不是傻子,当然知道挨一刀绝对不是擦破点皮那么简单,俏脸上满是紧张的样子:“你别逞强了,我看见你挨了一刀,疼一点不要紧,万一要是伤了动脉什么的……”

  “哈哈,苏老师你是咒我吧?要真伤了动脉,我就是一头牛也早失血过多而死了,还能站在这里?”

  无论苏浅雪怎么说,林飞就是不肯去医院。

  苏浅雪也没有办法,不得不摆出老师的架子,强行把林飞按在自己的单人床上,拿出碘酒药棉什么的常备药物要给他包扎:“把裤子脱了,我给你擦点药水。”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是学校很多男同学暗恋的对象,林飞也不例外。虽然如此,可要是当真老师的面儿脱裤子,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老师,我……是伤在大腿根儿上,你又是女的……”

  苏浅雪笑着说道:“小封建,我是你老师,怕什么?就你想的多。”

  这一刀划的太凶险了,连*都划破了,从腹股沟下来两三寸长的大口子,差一点就让林飞做了太监。

  下手真黑,这是要老子断子绝孙呀!

  苏浅雪知道林飞伤在大腿上,可是没有想到伤口的位置这么“凑巧”,脸色顿时涨的通红。

  刚才还说林飞封建呢,裤子都已经脱了,总不能不管吧!

  林飞虽然是自己的学生,可好歹也是个大小伙子,在这么敏感的部位包扎实在有点“不好下手”。

  尽可能小心的拨开*边缘,可还是碰到了隐藏在*里头的“小林飞”。

  林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个大美女趴在自己两腿之间,心里早就泛毛了。“小林飞”受了这么一丁点的刺激,立刻坚挺如铁,把*撑成一个鼓鼓囊囊的蒙古包……

  苏浅雪立刻就羞的不敢抬头,低着脑袋娇嗔道:“林飞,你想什么呢?”

  “老师,”林飞想站起来,又怕蒙古包变的更大,只好老老实实的坐着,很委屈的说道:“你这么漂亮,我又是个青春期男生,有点反应很正常,没有反应就真的糟了。这是生理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呀!”

  苏浅雪的脸更红了,象个熟透的大苹果,捏着林飞的*边角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脑子里象是塞进了一团乱麻,手上一颤,药棉棒正戳在林飞的伤口上!

  疼的林飞嗷一嗓子就跳了起来:“老师,你这是包扎还是刺杀呀?疼死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手足无措的苏浅雪象个做错事情的小姑娘,不住赔不是:“我没有集中精神,对不起了。”

  “老师,你想什么呢?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了?”

  苏浅雪在想什么两个人都很清楚,不过都不意思说出口,苏老师的眼神有点暧&昧,连声说道:“我……我什么也没有想。”

  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伤口,一双柔软的小手不时碰到“小林飞”,于是“蒙古包”就变得更大了!这个林飞救了自己,身材也很高大魁梧,要不是自己学生的话,说不准还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