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入真气境,便无资格攀依,慕容若水不是这么说过么。”林天辰释然一笑,不再去耗心费神思索那诸多困惑之事,慕容月于他如何,他自当铭记于心,当下如莫师哥所言,先将道墟修成为好。

  当夜,林天辰独自在房间内席地而坐,双手结印,以灵衍诀修炼道墟。自从修成第九座灵岛以来,近一年的时间他都停滞在脱凡九重天,虽有灵衍诀这种专修道墟的法门,却也在种种缘由下进展缓慢,体质不同于寻常修士,便是影响道墟修炼速度的最大阻碍。

  自此番历练之始,林天辰得空就运转灵衍诀将道墟之中第九座灵岛不断开辟成形,至今他有感应,最后一座灵岛成形了十之八九,已近圆满。

  林沐雪余下大半夜都沒来林天辰房中,初吻像花一样被心爱的人摘了去,兴许是害羞躲在闺房里不敢见人了。

  安静的阁房内,灵石灯熄,暗寂一片。一个少年端坐地毯上,面色安祥,心如止水,腹中丹田处一团璀璨光芒亮起,四方上下七尺之地一片透亮,黄金色精气自体内缓缓溢出,扩散全身,这是一派奇异之景。

  第二日,晨曦轻抚去春水阁一夜的清冷,碧树银花枝头黄莺啼鸣,婉转如歌,朝花吐芬芳,小虫攀青草,一片生机盎然。

  林沐雪听见早莺争相迎晨的悦耳啼声,满心欢喜地从一夜美梦中醒来,一席白净睡衣的灵动少女托着小脸在床沿坐了会儿,回味起昨夜和林天辰的温柔,她的芳心就一阵甜蜜。

  小嘴不自觉地噙起一抹笑意,林沐雪从铺着如水云罗绸的软床上起身,挽起衣裙走到精美梳妆台前一阵细致打扮,她不爱胭脂水粉,所谓打扮也只是在光滑铜镜前梳理秀发,整理着装,不施半点粉黛,却也娇俏可人,有股天成的清丽气质。

  林沐雪面对镜子转了几圈,心满意足之后又开始迟疑要不要去找她的天辰哥哥。小姑娘坐在梳妆台前托着脑袋纠结了好半天,水灵大眼眨个不停,神情时而欢喜,时而娇羞,反复变换。

  最后林沐雪实在沒有那份勇气,干脆拿起梳妆台上一枝银花,在去见与不去之间做抉择。摘花瓣摘到手酸,最后一片花瓣还是激起了她芳心中那潭春水的涟漪。

  一把扔掉手中枝条,林沐雪心花盛放,连蹦带跳地跑开梳妆台,在房门前停了一下,一对有灵气的大眼转了几圈,随后吃吃一笑,自语道:“我要再让天辰哥哥亲一下。”

  林沐雪步态轻盈地来到林天辰所住房门前,一个俊逸欣长的白袍身影手持银剑拦住了她的去路。虽说那人嘴角噙笑,英气绝伦,可在这时的林沐雪眼中却无比讨厌。

  兴致全无的林沐雪柳眉一蹙,小嘴抿起,正要大怒开骂,却冷不丁地看见这位她从来只呼其名不尊称师哥的男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望见莫云一手指了指房内,林沐雪探脑袋看见林天辰席地而坐的安逸背影,周身精气流转,顿时会意地朝莫云点了点头。

  “小雪,你和我到楼下去,不要扰了天辰修炼。”莫云轻声细语道。

  难得听一次莫云说话的林沐雪随他一下楼就微有不悦地双手插着小蛮腰,一个劲地问他的天辰哥哥何时能醒转,迫不及待地想着再得到林天辰一个温柔的吻,莫云冷淡的话语却如一场雨浇灭了她心中那可燎原的希冀之火。

  “天辰师弟正在静心修炼道墟,任何时候都不可打扰他,还有,从今日起,在他未将道墟修至圆满之前,你们俩不许在一起。”莫云从一堆古籍中翻出一本杂录,坐在唐雅柔身畔饶有兴致地观阅起来,“若是你觉得无聊,不妨也静下心来看会儿书,或者练书法也行你的字不是挺有气韵么。”

  林沐雪见莫云神情安然自若,全然不知她心中急切,没好气地皱起柳眉道:“为什么呀,天辰哥哥修成道墟,谁知道要几天,你凭什么不让我们两个在一起。”

  “呵,为什么?”莫云放下书,顿觉好笑,“昨晚你们俩干了什么,我可是看见了。”

  林沐雪那张吹弹可破的白嫩脸蛋一下子通红,羞涩得仿佛要滴出血来,她嘟了嘟嘴,不服气地鼓胀着小脸道:“不就是亲了一会么,用不着你管,再说了,谁允许你看的。”

  “小雪,你昨晚和天辰居然...”唐雅柔纤手捂着红唇,欲言又止,秋水眸中满是惊讶。

  “俗世之中,男子二十及冠,女子十八成年,行肌肤相亲之事才合礼数,虽说你们都早已踏上修行的道路,不应受尘俗制约,可你和天辰才多大?一个十六,一个十七,若不点醒你们,谁知你们会不会逾越雷池?过早行男女之事,在修道界中可是大忌。”莫云神色严肃道,“你在天辰师弟身边,只会扰了他心静,不让你们共处,也当作是对你们的一种惩罚。”

  Z酷》匠h网唯j!一#、正版,YU其他f都pm是盗版@:0`

  林沐雪听莫云说了一大堆,自然羞恼不已,可面红耳赤的她最后却从小嘴里蹦出一句天真懵懂的疑问:“男女之事,是什么意思?”

  唐雅柔噗嗤一笑,轻灵长发甩了无意间莫云一脸。后者神色微怔,不知是因那飘柔发丝拂过面庞的美妙触感,还是因为林沐雪纯真的话语。

  “总之若想让天辰尽快炼体,最好别去打搅他。”莫云撇下这句话,便沉着脸回三楼继续练剑。留下仍在蹙眉思索的林沐雪和轻笑不止的唐雅柔。

  林天辰独在房中修炼,无人打扰。春水阁外草木怡人,烟柳画桥,望眼亭阁楼宇隐于成荫碧树,再加上远方山峦寥寥几笔勾勒,一切风光自成画卷。午时艳阳高挂,傍晚斜阳下云烧成火,月升日沉,星辰亦悄然镶嵌于夜幕上。

  一日安宁,林天辰闭目静坐,心境空明,无外物所扰,道墟之中第九座灵岛的衍化如日月交替,进展可观,道墟的衍变,仿若自然的变化,前者蕴藏拳掌之地,后者包容世间万物。

  直至次日清晨,慕容府管家老陈来访,林天辰才停歇了这种心无他物的修炼状态。

  “七小姐托我来春水阁,有一物赠予林公子。”陈管家说明来意,却未得允许。

  在唐雅柔的劝说和解释之下,陈管家执意要求亲自见到林天辰方可,无奈下林沐雪跑到林天辰房中仅是小声通知了一句,后者便在十息之内睁开了双眸。

  “此瓶中有灵液,乃是真气境之上的修士以温泉池中奇水提炼而成,令有九种珍奇药液融入,可助林公子冲关。”陈管家灵轮之中飞出一块白色玉瓶,留下这句话便赔礼告别。

  又是一件重礼!林天辰接过白玉瓶,心中久久无法平静。他亏欠慕容家太多,都不知如何能还。

  待心絮平和,林天辰向唐雅柔借来一个以特殊材质制成的水桶,输以剑气,则可使桶中之水持续升温。将白玉瓶中的乳白色灵液倒入桶中,而后注以清水。待水温适当,他褪去全身衣物,除了颈部之上,都个人都浸泡在温热的灵水中。

  一阵舒泰之感传遍全身,多日的疲倦缓缓扫去,最后林天辰整个人的精神恢复至了巅峰状态。玄妙之感透过肌肤,而后贯穿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生命精能,亦在这时提升至极致。前所未有的感觉,道墟之中的精气交汇已如江似海,一发不可收拾。林天辰甚至有种预感,十日之内必可修成道墟!

  余下一日,林天辰都浸在灵水之中,运转灵衍诀促进道墟中第九座灵岛逐步圆满。因为已在碧枫山庄小住了几日,却还未好好观赏一番,林沐雪和唐雅柔便结伴而行,四处游玩。莫云练剑至中午,走出春水阁散心了一会,便去找慕容岩松叙旧。傍晚,三人相伴而归。

  因慕容月得知两人到过温泉池,便许诺在她们小住碧枫山庄期间内,温泉只向女子供予。于是第二日林沐雪和唐雅柔清早便一同出门,这对好姐妹似乎恋上了温泉池,整个早晨都泡在四季恒温的泉水中。听闻府中女婢说池中水有养颜驻容之奇效,两位美女更是惊喜交加。而莫云似乎练剑到乏味,便找慕容岩松喝了一天酒。

  第三日,唐雅柔和林沐雪终于游遍碧枫山庄,傍晚时分满载欢歌而归,还提了两篮子山中花果。莫云畅饮了一日好酒,回时却也闻不见多少酒气,三人在碧树银花下摆桌设宴,抬头赏月,低头品尝唐雅柔和林沐雪采摘来的鲜果。果香伴花香,让人心旷神怡,只可惜林天辰却无福消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