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酷p6匠(网4永√*久U免vI费看小?说,

  血?王二夫子没想到,刘洋没想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疼痛是人最直接的感觉,和愤怒最接近的词。人在负痛的时候,本能的会将其转为愤怒,因此最直接的反应与其说是发泄不如说是转换。刘洋怒了,无他,就因为疼痛,第二反应才是王二夫子这个软蛋也敢跟他叫板了?他一脚踹在王二夫子肚子上,朝他吼道放学在学校后山来,不然后果自负。王二夫子知道,他要不去或是打小报告,难免会在教室里被打,与其这样不如悄悄在另一个地方承受,起码不会给人瞧见。

  学校建在了半山腰,因此学校后面就是一座大山,山与山又连着山与山,连绵不绝。王二夫子早早地来到后山,山上的虫鸣鸟叫是他平日里都能听见的,但他当周围的声音只有这些的时候,他才感到了这些事物的存在。几日来的疲倦使他感觉这大山之中才能令他找到那个轻松悠闲的自己,看云淡风轻鸟兽虫鱼,原来没有人类的世界是如此之妙。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王二夫子看见了一个农舍,泥巴砌成的,一看就很有些年头了,但农舍却非常整齐清净,从外面的大门到客厅,都透露出一种近乎强迫的整洁。本来山村老林有个农舍很是正常,但农舍的对联却有意思的很。上面道:三清四帝五方八老,七荤八素九九归一,横批归真堂三字。农舍厅堂里有一女子,十六七岁的样子,摆弄着堂桌上的书本,一身纯白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只用一根素色的丝带轻轻挽住。王二夫子从侧面望去,感叹如此清纯可爱的女生也只能是在大山里育孕。那女生似乎察觉到了王二夫子,径自向他走来一边自语道:“咦?奇怪,这里平时很少有。。。”王二夫子心里怦地一跳,嘿嘿笑到自己随便走走不知觉地就到了这里。那少女笑道,我姓叶,附近的人都叫我叶二,你也叫我叶二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