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走,以后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没事儿经常来玩儿!”

  林海说着朝门口的保安微微一笑,带着夏天进了门,边走边介绍说,这别墅怎么着怎么着,殊不知夏天在这青丘山也有一套别墅,而且比他这栋还要阔气。

  见到夏天一副学生模样而且面带高冷,那门卫随后还轻声的嘀咕道:“什么人啊这是,没一点礼貌。”

  夏天听在耳中,没有理会,跟着林海径直的走到了大厅坐下,玩起了功夫茶。

  不一会儿的功夫,林海带着任天成走了出来,身后还带着几个老家伙,经林海一介绍,果然是任天成私下请的庸医。

  “林老弟,这位就是你给我请的医生吗?”

  任天成脸色很是难看,好像一直在憋着一口气,夏天催动望气术一看,此人果然是受了重伤。

  夏天还没有开口,便热来了弦外之音!

  “不会吧?请这么个毛头小子?林先生,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其中一个带着老式镜子的男子,还带着一个听诊器,装逼模样很是到位。

  “就是,任总,你的伤势我们看了,只不过是气喘而已,用以针灸和中药配合治疗,不出一个月必然痊愈!”另一个庸医,年龄和吴老差不多,留着一串性感的羊胡子,老脸很是猥琐。

  “一个月,老夫等不了一个月!”

  最新●章#D节-上Y酷w匠网0M

  “任总,别着急,我这小兄弟医术非常了得......”

  林海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任天成直接打断说道,“别闹了,阿海,谢谢你的好意,你这个兄弟喝喝茶也就算了,看病?还是算了吧!”

  任天成那鄙夷的表情,夏天非常理解,没有多言,继续喝茶,偶尔会抬头凝神提气施展望气术,观察任天成的伤势。

  “任总不相信我?”

  噗的一声!

  眼镜男瞬间笑了,不屑的说道:“林先生,别说你了,就是我都不相信,你刚刚说这小子还只是一个学生,会看病吗?我身上这听诊器见过吗?搞笑,我看是会看看美女还差不多,人命关天的事情,知道任总什么身份吗?那可是咱们江中天成集团的董事长,你看的起吗?自己什么身份?一个学生也敢说能看任总的病,我看这小子才是有病!”

  “就是,小子,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来给任总看病,你这意思不就是说我们两个不如你吗?”

  见夏天一言不发,自顾喝茶,林海有点不高兴了,“两位,任天成是我大哥,我不管你们是哪里的医生,记住,你们现在是在我的家里,对我兄弟最好放尊重点,否则的话,我会让你们自己给自己看病!”

  “任总,这......”

  “是啊,任总,我们已经查看了任总的病情并且开除了药方,只要任总按照我们的治疗方法,不到一个月肯定药到病除,你再看看这个小子,能有什么伎俩,完全就是出来行骗的!”

  这两个医生乃是任天成的朋友介绍的,也不好多说什么,转身看着茶几前的夏天说道:“小兄弟,你行吗?”

  “他能行?就这个德性,哪里像是一个医生?完全就是出来捣乱的,他能行除非天上掉馅饼儿!”

  “没一点医生的样子,八成是来骗任总的钱的,我就担心到时候任总的病没看好,反而越来越重!”

  “给我闭嘴!”

  林海朝着两人怒斥一声,“我兄弟还轮不到你们来评价!”

  “连句话都不敢接,有本事让他自己说,救治好了谁?获得过什么证书?我们可都是江中甚至闻名华夏的中医!”

  “就是,治好的人也不再少数!”

  任天成挥手示意,再度向夏天沉声说道,“小兄弟,你是林兄弟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他说你会治病我绝对相信,只不过我受的伤不是一般医生能够治疗的,你不要逞强,想要钱的话,开口一句话,作为大哥,只不过开口一句话,一个数字而已。”

  钱?

  怀疑?

  夏天摇了摇头,端起一杯茶,慢慢的品了之后,从腰间摸出了一根银针,在现场几双眼睛的鄙夷之下,嗖的一声,右手双指弹出了一根银针。

  呃的一声!

  刚才那个口出狂言的眼镜男一声顿时一声疼痛的叫喊,再一看,在他的双唇之间,不偏不倚的点缀着一根亮白色的银针。

  “两位,你们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闭上你的嘴!”

  “你!”

  “大哥!”山羊胡男子瞬间愤怒的站了起来,指着夏天的鼻子说道,“小子,别给你脸不要脸,拿个飞针就想猖狂,信不信老子现在弄死你,在我们面前充大佬,班门弄斧!”

  “二弟,弄死他!”

  “任总,这小子竟然敢飞针偷袭我大哥,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的话任总的病我们怕是没有心情治疗了,还有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就你这内伤,如果再不治疗,怕是撑不了两个月!”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华中医协知道吗?我们是华中医协的,得罪了我就等于得罪了华中医协,今天这梁子咱们算是结下了,出了这个门,看我怎么弄死你!”

  眼镜男脸色十分难看,在任天成面前,被一个毛头小子这么戏弄欺负,就算这是在林海的家,也不行,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有地位的。

  砰的一声!

  眼镜男医生上前一把打碎了夏天面前的茶壶,“小子,现在给我跪下,给我道歉,否则的话我保证就算是任总和林海,也救不了你!”

  狂!

  真的是狂!

  夏天笑了笑,喝起了最后一杯茶,“就你们?就那么确信能治得了任总的病?华中医协?很厉害吗?”

  “夏兄弟,要不然你给他们道个歉吧?”林海此时才听到了二人乃是华中医协的人,华中医协他知道,乃是华夏的一个中医组织,特别庞大,据说里面还有不少的修武之人,就算是任天成也惹不起,对于这些人,并不是只有钱才能解决。

  “两位兄弟,千万别跟我这兄弟一般见识,还是一个孩子,这样吧,我任天成替小兄弟给你们道个歉,到时候给你们的佣金翻倍,你们看这如何?”

  任天成说这话也是看在林海的面子,否则的话,作为江中大佬,他可不愿意为夏天说情。

  “哼!”

  山羊胡医生呵呵一笑,转身走向了任总,“还是任总会做事儿,任总,若不是您,我保证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让这小子当众给我下跪道歉!否则的话,免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