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一听原来是这样,也就放心了,就等着下午的篮球赛吧。

  下午的时候,我去了韩慧贞的那房子。那房东一看我说:“怎么样是你啊,你租房子就赶紧的啊。”我说,我这来找人了。

  我摸了摸口袋里面的伟哥,其实我想周波这回应该在打球,我过来干一回韩慧贞他是不知道。

  那房东说,这里没有你找到人。不过这房子里面还挂着相片倒是让我看到了,一男一女,我当时一看那女的就说,韩慧贞?

  那房东一看我说:“你说什么,这情侣,那女的前几天收拾东西离开了,在这里读书工商系大三的,那男的一年前就死了。”

  我一听就问这男的怎么死的。那房东一看我说:“这个说出来倒是笑话,做爱的时候死的,我当时挺惊讶的,居然世界还有这事情,做爱都能做死人的。”

  房东一看我感觉不相信一样,又继续说:“那男的吃伟哥,搞得死的,这东西虽然是好东西,但是害人啊。”

  我当时一听摸了摸自己口袋里面的伟哥然后说:“谢谢你啊,大伯,我还要去看篮球赛了。”

  从那出来后,我就赶紧的看一看周围没有人,顺手把伟哥丢在垃圾桶里面。然后去看篮球赛,篮球赛已经打了半场了,双边的人都在休息,我一看周波拿着那个绿茶就喝了一口,然后说真骚。

  我一听,就笑,老子的尿哪里那么骚啊,不过喝完周波就上去了,我一看那周波真他妈的像科比,不过在下半场上场不到三分钟周波在运球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小子,那小子啊了一声撞到了,手上拿着鸡柳还有几个长的小竹签,被这么一撞就打在空中,不过竹签下来之后,就扎在周波的身上,周波就倒在地上。

  裁判一看赶紧的叫停了,不过那几根竹签已经洒落在周波的身上,每一根竹签都扎在周波的穴位上,我一看那些穴位都是我玩扎小人的穴位。

  周波当场死亡,篮球场一片混乱,在混乱中也不知道谁报的警,周波死亡的现场跟我幻想的太相似了,不!是根本一样。

  当然那个吃鸡柳的同学被警察带走,而最初警察的认定是绿茶里面被下毒了,里面有安眠药。而那位同学因为看场篮球赛,居然自己变为了杀人凶手,不过在警局拘留二十四小时之后被回到学校。

  不过对于周波的死,我分析了三点疑惑。

  第一、为什么周波会因为几个竹签而死?那几个竹签就那么的准确的落到准确的位置?

  第二、为什么周波喜欢喝我那个瓶装有尿的绿茶?是个人都知道那是一股人的尿骚味,而不是女人的骚味。

  第三、绿茶里面不可能有安眠药,那是我最初的想法,但是我最后换成了尿,最后警察怎么会检测绿茶里面有安眠药?

  对于绿茶里面的安眠药,警察认定那是导致周波死亡的主要原因,但是在我的脑中这个安眠药我没有放过,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韩慧贞放过!对,她是唯一的可能。

  我打电话给韩慧贞,没人接。很不幸的是在晚上来临之前,我被警察带走,带走盘问的借口就是因为在前几天我跟周波发生了冲突,我最有可能杀死周波的凶手。

  “在几天前,从酒吧出来你是因为什么打他?”一个瘦瘦的警察问道我低下头,表示我不知道。那警察笑着说:“不知道?我想在之后的几天周波是打了你的,根本人的本性,你应该会打他,当然你没有这个胆量,所以你只有把安眠药放在绿茶里面。”

  *酷2匠A网({首发

  “我没有,警察同志,虽然我打他那是因为私事,但是我没有必要杀他。”我有点生气的说道。

  “是没有必要吗?在我调出的监控录像显示,在你打周波的前几天,那家伙破坏了你的好事,当然我们的视频是不清楚的,不也不要担心,不过根据对于你的了解,你大学二年没有谈过恋爱,当然这是从感情的方面来说,对于一个两年没有谈过恋爱。哦。不!应该是二十年没有谈过恋爱的人来说,对于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是看得很重要的,即便是一个临时约出来的人。”

  “警察同志,我不知道你说些什么?你说的我一点也不明白。”我有点反抗的说道。

  “这个你不需要明白,因为从监控中显示,那绿茶是你给的那个女人,而那女人是前几天周波从你身边抢走的。”

  “你怎么知道?”我疑惑的问道“因为那是多谢你在你的空间日志中写的一些发泄日记,当然这些都是我们技术人员努力的结果。”警察有点得意的说道。

  “你说的对,但是你要知道是我并没有杀害周波,那绿茶是我给的,但是我没有往里面放安眠药,我只是往里面撒了一泡尿而已。”

  “当然你说的我们会考虑的,从你的寝室室友来看,这几天你的行为很奇怪,你脸色不怎么好看。”警察故意的说道。

  “对,因为我从小到大,我没有被人打,但是对于周波打我的话,我是有想法的,但是我不可能因为这个就杀死他,警察同志我是成年人。”

  “对,你是成年人,但是你的心理一定是报复周波的,当然你会说,你没有,你只是想惩罚他一下,不过似乎这一切都跟那个女人有关。”“好,我告诉你们,工商系大三韩慧贞。”

  “怎么认识的?”

  “游戏直播”

  我看着面前的警察,或许我知道只有韩慧贞才能还我清白,但是我不知道韩慧贞,到底在哪里?她是什么人?虽然我多她,有好感,但是我并了解她,她给我很多疑点。

  第一、为什么眼珠子白上去,不会下来而且没有血气?为什么只有晚上出现?

  第二、为什么我给她催情药的时候,她是有反应的?

  第三、在白天的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那声音很像井里传来的,之后白天打电话就打不通?

  第四、为什么去找她的时候,房东说她几天前已经走了?

  从第一点分析,她可能是鬼,那么催情药是不会有反应的,即使催情药对鬼有反应。那么第一次白天打电话,怎么会接?为什么房东说几天前见过她?

  那么只有有一种可能她不可能是鬼,也不可能是人!

  “李队,已经查了,韩慧贞,山东聊城人,在一个星期前已经办理离校手续。”一个警察急匆匆的进来说道。

  听到他这么一说,那么说明这个韩惠贞还是存在的,也不是我心里想到的鬼,我倒是高兴不少。

  “陈伟,你马上带我们去她的房间。”李队有点急促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想还自己清白,我当时想到:真的倒霉,一生只有撸管的命,本想一夜春风来,没有想到是一夜冬风恶梦来。

  来到韩慧贞的房间,此时房东看到警察眼睛里面闪烁着害怕,房东拿着钥匙对我说:“小子,你不租房子,你还带警察来,什么想法啊。”

  等房东把门打开,才发现房间里面全部都是血,不过已经干涸,在零散的家具上面有一个音乐盒在那里唱着摇篮曲。

  从屋子里充满了一股血腥味道,警察同志打开灯之后,从音乐盒里面传来小孩的哭声。不过李队一看就发现了马脚,这屋里的血,如此之多,到底从哪里来?眼前的这些人谁都没办法解释。

  我这才想起,韩惠贞那天晚上为什么不让我去她家,难道这房子那天就有这么多血?

  此时的房东哆哆嗦嗦的说:“警察同志,今天怎么这么多血啊!”我一听便问道:“以前也有过?”

  房东一看我,心里有点慌说道:“有,不过都是一点点的,今天这么多就没有见过。”

  “你真心黑啊。叫我租房子。”我一听就骂道,难怪开始的时候房东让我九百一个月,最后变成五百。

  “我也没有办法不是,我这屋子不可能空着啊。”房东有点委屈的说道。

  “这屋子里的女的什么时候走的?”李队严肃的问道“不久,就一个星期前走的,当时还蛮客气的,这女的长得很风骚,走的那天她跟我多说了几句,我老婆还跟我吵架了。”房东一提起韩慧贞一脸的色相。

  房东都对韩慧贞这样,更何况作为一个屌丝的我呢。

  李队在房东那里要了韩慧贞的电话,打过去之后才发现时空号,不过我明明昨晚还打了。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就说:“警察同志,怎么样,我可以回去了吧,这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吧。我把绿茶给了韩慧贞,你看她满屋子的血,就应该知道她下的安眠药。”

  警察眼中闪烁出一点疑惑,但还是让我回学校去了。回学校的路上,疑点都在我脑中浮现。

  这一切的疑点让我都感觉到,我曾经想上的韩慧贞学姐,根本就是一种恶梦。这一切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怎么也不会相信韩慧贞会杀死周波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