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了账,在服务员诧异的眼光之下走出了这家KTV,我猛然一回头对他们大声问:“打得爽吧?”

  众人脸上马上就展现出了喜悦的表情,个个都笑出声来,七嘴八舌地说道:“终于报了一箭之仇了,爽。”

  酷匠+7网永G久ge免j/费k`看B小O说◎;

  “太爽,我还踹了一脚他那凹脑。”

  “我帮老大报仇了,回去要给他老大炫耀炫耀。”

  众人如此言笑,但程享却露出了些许愁容,只听他缓缓说道:“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到了下周那孙子张悬飞还不知道怎么报复我们呢!”他沉着脸,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衡哥抢了途鸿的保护费,途鸿也不会放过咱们,恐怕没这么容易能过这一关。”他这番担心也有道理,因为我从来没有告诉他们我原本的计划。

  听到这番话,原本兴奋着的众人个个都阴下脸来,个个都非常地担心自己下周的命运,为什么说是命运这么严重呢?那是因为途鸿的阴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这一中传了个遍,最喜欢地就是从精神肉体上双重折磨敌人,更何况他还有坚韧的后台-侯嘉熙。

  我刚想说话,色子就抢在了我面前:“你以为你们衡哥是煞笔啊,怎么会没有想后路呢,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想法。”

  我听了他这话,我大巴掌就拍在他脑袋上了:“我日你妈,后面说得挺正常的,拐弯抹角地骂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靠,你当我脑袋是鼓啊,敲这么大力,我警告你啊,你再敲一次,我……”色子骂骂咧咧地,但还没有说完,我又是一巴掌拍到他木瓜脑袋上。

  “你还真把我的头当鼓了,你这么大力,就算是鼓都被你敲破了。”色子摸着生疼的脑袋,对我说道。

  “对啊,你们色哥本来智商就只有二百五了,在敲一下连二都不知道有没有了。”我朝着那另外四人说道。

  那四人看到我们像小孩子一般玩耍,个个愁容都消失了,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程享也过来拍色子的脑袋玩。

  “卧槽,老周敲我就算了,你还过来敲我。”色子连忙反击着,用手拍回拍着程享,这两人把周围的人卷了进来,变成了五人混战。

  街上的人都像看金蛇病一样看着这五个人,我连忙远离了这一堆脑生草的家伙,免得把我也算进去了。

  金酷门口的门卫都过去把他们给赶走了,还说了句很搞笑的话:“你们是不是刚从青山出来?要打滚远点打。”

  我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笑出了声来。他们自然也看到了我,色子带头走过来,对我说:“靠,我们打得这么hair,你这战争的导火线居然蹲在这里坐山观虎斗。”然后走过来的一个个人都说我不厚道,居然先跑了。

  “哈哈,你们被赶走了吧,谁叫你们在人家店门口闹事,捣乱别人的生意活该。”我乐呵呵地朝他们说道。

  接着这六个人马,又在这阴暗的巷子打闹了一阵子。我就摆手连连,“好了,好了,先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喝奶吧。”

  “你才回家喝奶。”六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他们转过身,刚想走,我就说道:“嘘,你们听”六人一听我说完,个个都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听着巷子里的动静。这个巷子是死胡同,据说里面还死过一个人,所以就没什么人敢进这个死胡同。

  “啊~啊”阴暗的巷子里居然传来了女人的娇喘声,这声音是?我们悄声躲在了墙壁边,盯着那两个人影的一举一动。

  我们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只见那个男人中年肥胖西装革履打着个小领带人模狗样的,女人长得挺漂亮的,身材也很好,上身穿着一身职业ol装,男人和女人都是半裸着,裸的都是下半身,男人把女人压在身下,抱着女人在做某种活塞运动。

  我们每个人看着这幅活春宫之图,每个人都暗自吞了口口水。特别是色子这家伙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漂亮的ol女人。

  “咦,那不是校长吗?”红蜘蛛的人指着那个中年肥胖男人说道。

  “好像是校长啊,真是没想到校长居然有这种兴趣。”程享托着摁若有所思地说道,他指的是在这阴暗的小巷子里做这种运动。

  “表面斯斯文文,后面就变衣冠禽兽了啊,校长做成这样真是世风日下啊……”黑大米的人也感叹着校长的衣冠禽兽。

  “老周啊,你在干嘛?”色子问道,他这一问把视线都积聚在我身上了。

  我看向四周那无双眼睛无一不朝我看过来,我微微一笑,说道:“拍戏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拍下来呢?有这个录像我们就相当于有了校长的把柄了。嘘,你们别吵。”我调亮了我手机摄像头的亮度,还不断放大着,连声音都给录进去了,我在录的同时他们也看着我的手机,因为看我手机更加清楚。

  “衡哥?”叶龙的人我记得他叫做朱洋,因为名字太奇特我开始还误以为是猪样了,所以我就记得他的名字。朱洋看到我的手机,异常惊讶,眼睛瞪得异常大,嘴巴都合不拢了。

  “干嘛猪样,你为什么这幅表情?”我举着手机向他问道。

  “那个老师好像是我们班上的英语老师,名叫麦艳华。”

  “麦艳华?”这次轮到我嘴巴长得老大了,不仅仅是我,旁边的各位都异常吃惊,因为麦艳华是老师里第一美女是许多男生男老师的意淫对象,所以都异常在意。她平时就穿的比较骚,让人想入非非,送花给她的人不计其数,想想也是,她想开除谁就开除谁为什么这老师在一中有这么高权力?就是因为出卖肉体的结果吧。

  我盯着麦艳华老师,她现在的表情异常yd,骑在男人的胯下,激情地娇叫着。麻痹,弄得我起反应了,我按着胯下。周围的人亦是如此,都按着自己的胯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第一更,待会第二更马上奉上,都没人撸,唉,有撸撸地就帮忙撸撸啊。没追书的也帮忙追下,yes哥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