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满地撇了撇嘴,而那色子笑眯眯(=色眯眯)地朝那长得标致的女服务员问着:“这里有小姐陪酒吗?不然你来陪也行啊。”

  我看着色子那色眯眯盯着女服务员的样子,我无语了,这小子当这里哪里啊,还tmd地陪酒。

  女服务员从来没见过这种视线,自然对那色子色眯眯的视线很是不满,虽说表情还是那股冷冰冰的样子,但她嘴角还是有些微微颤动了。

  我一看不好,待会可能会叫人把我们给踢出去,就把那色子的脑袋按压到一旁,对那女服务员陪笑说:“不好意思,他这里有些问题,不用在意。”我指了指色子的脑袋,女服务员也没怎么在意,然后我就点单了:“包厢不用开了,我们喜欢坐大厅。先给我们每人来一瓶啤酒,要什么待会再接着点。”

  女服务员马上就走到柜台那边,拿出了六瓶啤酒,可能是看我们太寒酸才点了六瓶啤酒,所以让我们自己去拿。

  旁边那群小弟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刚刚一拍桌子站起来,我拉住了他们低声说:“不要在这里闹事。”就独自走了过去,自己拿了啤酒过来。

  我打开了一瓶啤酒,喝了起来,还盯着那凹凸顶。

  啤酒都喝了半瓶了,那凹凸顶一个人终于掉队去厕所了,我悄声对那几个兄弟说:“走吧。”色子马上心会神宁,因为我刚刚也告诉了旁边那几个跟着我们两个来的人,所以他们也知道现在我们要去哪。

  由于那凹凸顶可能是不放心那箱钱,所以把那箱钱带在了自己身上。他到了厕所里,还不知道我们六个人跟在他后面。

  这厕所还算是洁净比一中的厕所干净多了,凹凸顶走到了便池旁边,脱裤子开闸防水了,我上去一脚踹在他脱了裤子的光屁股上,说道:“凹凸顶,你好啊!”听到这声音凹凸顶猛然一惊,马上就转过头来看到了我。

  凹凸顶被我一脚踢到了便池,衣服湿了,他放的水到处乱飞。我马上就闪开了,而那凹凸顶就没这么好运了,凹凸顶的西装裤子马上就把他自己那黄灿灿的水给浸湿了。

  他挣扎地站了起来气汹汹地朝我说:“周衡,你为什么在这?”看到我来这里他有些后怕,他以为我是来复仇的,肯定会抢钱。他下意识地把手里的箱子给抱紧了。

  “这里是你家吗?我就不能进来么?”我回驳着他。

  “你想干嘛?我还有三个兄弟在外面,小心我……”凹凸顶被我抓到了还敢要挟我。

  “我想干嘛,呵呵,你不是一清二楚吗?你认为你那三个兄弟能打得过我们六个吗?”我后面那六人窜了出来,翘着双手放到胸前。

  “周衡,原来你是来复仇的。”凹凸顶有些惊讶:“你怎么会知道我会在这里?”

  “无可奉告。”我说完,色子马上从我后面走了出来,盯着凹凸顶手里黑皮箱,装出一副发现了宝贝一般:“嘿,看这凹凸顶手里好像拿着什么宝贝啊。”

  凹凸顶感到了惧怕,把手里的箱子给抱得死死的,还不忘威胁我:“你敢抢这个?这可是鸿哥的保护费啊。”他以为我肯定不敢抢学校老大的钱所以用这梗来威胁我。

  我是不会吃他这一套的,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装作一副十分惊讶的表情:“喔,原来这是鸿哥的保护费,你以为我会害怕一只老狐狸吗?”

  “你……”凹凸顶也不顾身上的尿液了,马上往厕所门口跑去。

  当然我后面的那些人不会让他给跑掉的,色子立马就往凹凸顶的脚腕处勾,一下就把凹凸顶给勾倒了。

  我趾高气昂地走到了凹凸顶面前,一脚踩在了凹凸顶的那凸起来的头上:“你早上才打过我,现在轮到我了,我要十倍奉还给你,不仅要打你还要抢你的钱。”

  “周衡,你是要跟我们老大作对吗?”凹凸顶艰难抬起了脑袋,脸朝着我对我说道。

  “不敢不敢,不过……”我眼睛转向了墙壁,若有所思地说:“我要跟你作对,劳资就要抢你的钱。”我立马把他手上的黑皮箱给抢走了,他在地上舞动着双手双脚想把黑皮箱给抢回来。

  色子他们马上就把凹凸顶给按住了,这凹凸顶力气挺大的,要色子他们四个人才把凹凸顶给按压住了,要一个人按住四条胳膊和大腿。

  我打开了黑皮箱里面居然有整整一大沓红色毛票,这里应该不止两千了,我拿出了那一沓毛票,数了数居然有将近一万块钱。

  “你快还来,这是一个月的保护费,你抢走了的话,鸿哥会怎么对付你,你知道的吧。”他还想着用途鸿来威胁我,这招已经没用了。

  “有种就放马过来啊,这原来是一个月的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把钱给直接踹裤袋里了,然后把箱子往他脑袋上一扔,“兄弟们,把他给敲晕,然后随便丢到一个厕所间里去吧。”

  旁边有很多空的啤酒瓶,估计是想拿出去卖掉,所以就堆在了这个木柜子上了吧。色子把一个啤酒瓶拿了起来。

  凹凸顶看到了色子拿起了啤酒瓶有些恐惧,“你想干什么?”色子二话不说立马朝他脑袋上开了个花,啤酒瓶的玻璃碎刺到了凹凸顶的凸起来一块的脑袋上了,血液顺着凹凸顶的脑袋流了下来,还别说这一下子敲下去凹凸顶居然还没有晕。

  色子在凹凸顶面前发出了深深的感慨,“终于把这凸顶给他打平了,这样看起来好多了,凹凸顶终于变成凹槽哥了。”

  酷u匠网wq正@}版0Z首D;发G*

  色子这番话一出,按压着凹凸顶(或者说凹槽)的一伙人就立马笑出了声,王贺的一个手下名叫程享,他没有上去按住凹槽哥。

  程享又从木柜子拿出了啤酒瓶照葫画瓢给那凹槽来了一下,凹槽立马就昏厥了,玻璃碎片散落在地上,我们就把他往厕所间一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昨天的第二更,今天的马上奉上,各位看官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