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完这个问题,陈伸马上就低头沉思,沉默了几分钟。我呵呵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一拳往他鼻子上捶去。

  我看着十恶不赦的家伙,现在反过来被我打得鼻血狂飙,真是讽刺啊。我冷笑了下然后道:“看来你还是不知道啊!算了,你们爱怎么地怎么地吧。”你们自然指的是王贺那伙人。

  王贺他们一听我这么说,个个把拳头弄得咔咔作响,那眼神仿佛要把陈伸给碎尸万段。陈伸立马就怂了经过刚刚这么一顿暴打,他肚子上的伤口已经裂开了。这下他肚子上有血,鼻子那里也有血。

  他马上用手捂住了伤口,“衡哥,我求求你……别让他们……打了。”他语气有些虚弱,他这个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在他身上我仿佛就看到了我以前的缩影,我呸,劳资才没他这么怂呢!

  色子马上笑了起来,在我耳边低语:“我怎么感觉这小子这么像以前的你呢?”我一脚踢他屁股,“去你大爷的。”怎么想什么,这孙子都知道呢?

  我走到红蜘蛛的旁边,朝怒上心头的红蜘蛛问道:“蜘蛛兄,凹凸顶现在在哪?”因为红蜘蛛是情报专家,所以他肯定打听过凹凸顶收完了保护费后要去哪里。

  红蜘蛛摇摇头,沉着脸:“因为那凹凸顶每次收完了保护费去的地方都不确定,有时去途鸿那里交钱,有时直接去旁边的金酷KTV,有时去定襄街舒坦,有时还去金妮酒店吃饭。所以说我现在还不知道,我让我的手下去打听打听。”他走到了门边,朝门外大喊:“小刘过来。”

  一个理了小平头的男生从门外匆匆跑了过来,红蜘蛛朝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那名为‘小刘’的男生就点点头:“老大,我们立马去打听打听。”

  我操,这凹凸顶也太牛叉了吧。定襄街总所周知那条街道全都是开发廊的,而那里的发廊里的小姐都是浓妆艳服,都穿得挺暴露的。至于那里的小姐是干什么大家都懂得,还有金妮酒店是这街道上消费最贵的地方,在里面吃一顿饭,起码要五六百块钱。他收了钱就去那种地方,他收了多少保护费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肯定不少。

  这学校里的人有一千多把子人,每人一块钱都有一千多了,而且他每次收保护费都不下二十块。虽然不能收到杨志那伙人的头上,不过也挺多的了在我算来他们收了一百多人,应该有两千多的大洋,都够我家半年的消费了,而且他们还是每星期收一次保护费。

  我朝地上吐了口泡沫,我日他全家,这丫就知道抢人钱去吃香喝辣,越想越气愤,用力捶向了墙壁,捶得我手生疼生疼得,我那只吊着的手也异常疼痛,一想起被那孙子打,手就疼得厉害。

  我扶着铁架床的栏杆,缓缓坐了下来,破天荒地拿起了口袋里的红包烟抖出一根烟来,用火机点上了烟,一口一口地抽着烟,仿佛只有这烟才能使我平静下来。

  不一会儿小刘回来了,朝那红蜘蛛说道:“老大,打听到了。”

  “在哪?”红蜘蛛把手里的烟头一扔,迫不及待地问道。

  小刘有些担心地看了看我,不想泄露红蜘蛛里面的情况给我。红蜘蛛也知道小刘在担心这件事,就瞥了一眼小刘,狠狠地说道:“不用担心,说吧,衡哥是我们的兄弟”

  “是是!在金酷KTV里面,我们有个兄弟在里面看到了他。”小刘立马就向着那红蜘蛛回答道。

  “衡兄,凹凸顶在那KTV里面,要怎么做?”红蜘蛛有些在意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抢他大爷的钱啊。”我从床上跳了起来,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丢,踩灭了这点星火。

  酷匠网/$正版首‘_发

  “可是,金酷KTV是正牌的黑社会罩着,在那里明目张胆的惹事恐怕有些麻烦。”红蜘蛛大部分情报都是从那里得来的,自然是了解你家KTV的情况。

  “没关系,我有办法。”我微笑着说道,我自然是不会明目张胆在大厅抢他的钱,就算没人罩着,我不怕被警察给抓去啊。

  “贺子、绵羊、黑大米、红蜘蛛,还有叶龙,每个人都派个凹凸顶没见过的生面孔,跟我去找那家伙,我们去抢他大爷的钱。”他们在一旁自然是听到了我两的谈话,知道了那家伙是凹凸顶,第二个筹码则是钱,凹凸顶手上的保护费。

  他们都不约而同回应:“是。”然后走到外面去叫人了。

  “色子,我们也一起。让那凹凸顶记住是谁打他的。”我朝色子说道,色子先把陈伸给绑了,然后走到我旁边呵呵乐道:“原来你想那样子,你小子真是老奸巨猾啊。”

  “我去你大爷,你才老奸巨猾,我还没你这么老。”我给了他一个劈头盖脸地给了他脑袋一下。

  行,我们等齐了人,马上朝着金酷走去,金酷的场子是周围最大的,油水非常之多,就建在了这一中的旁边,一中大部分都是有钱公子哥,放学都会去这金酷里消费,还挺大手笔。

  我们一共六个人马上就走到了那KTV里面,KTV场子里的规模挺大,现在正好是放学时间里面有各型各色的人,学生、老板、上班族还有小官员,舞池里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响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舞池里的人在疯狂地扭动着身子跳着舞。

  我一眼就看到了凹凸顶,凹凸顶坐在真皮沙发上和着三个他的兄弟喝着酒,我还认识其中一个,早上守门口的就是他。

  我们走到一个角落里,占了一个桌子,女服务员看到我们僵硬地递份菜单过来,可能是看我们这打扮太寒酸了吧,态度有些冰冷,朝我们说:“你们要点什么?这么多人要不要开个包厢?”

  我拿起她递过来的菜单一看,我日你玛啊!一杯冰水都要五块钱,这不坑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昨天的第一更,昨天有些事,没更,有撸撸的帮忙撸一撸,没追书的就点点追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