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筹码,我不想利用了。硬要说个原因的话,就是这莫丽曼实在是太可怜了,初中高中被这凹凸顶给缠了三年了(正好是从初二开始缠上莫丽曼中途有一年空缺,直到高一)中考那天又正好身体不适,家庭条件又不好,一个女孩孤立无援,又被那凹凸顶烦成那样。

  我把想放弃这个筹码的念头给说了出来,众人听了之后一片沉默,不得不说如果有这个筹码成功的机率也接近百分之九十。

  叶龙见我这个样子嘴里叼着根烟,说道:“衡兄啊,说到底你还是心太软了吧,要知道混在这条路上,心就必须要狠啊。”

  唉,叶子他说得对。但我还是微微摇头,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心太软了吧,狠下心来对于我来说还是非常遥远吧。就是这种心软的念头导致了我后面经历了一次次生死攸关的事件,也害得兄弟们……不多说了,后面便知晓。

  色子难得一见摆出了一本正经的表情,说道:“老周啊,你……”本来他想说些什么又吞回了肚子里,在后面我们喝酒谈心他说出了他没说完的话:你不适合混。

  “不如我去问问她愿不愿意,不愿意就算了,我那另两个筹码也足够钓那只凹凸龟上钩了。”我半开玩笑地说着。

  这群老大们都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而且还不约而同地被烟给呛到了,不停咳嗽着,还好我没吸烟,这次轮到我笑他们了。

  这般喧闹后,最沉默的黑大米朝我问:“那剩下两个筹码是什么?”我望向高高壮壮,皮肤黝黑的国字脸黑大米。

  我没有含糊,反正都是自己人了,就朝他们说道:“剩下的两个筹码很简单,一……”边说的同时,竖起了一根手指,“就是某个很熟悉的人物,我周衡就是因为他而出名的,凹凸顶手下的一条狗。”

  说到这里,众人都明确了然了,不言而喻,都理解了我说的人是谁,朝我投来估疑的目光。

  我会心一笑,点了点头,表示确认了。他们由估疑变为了确认,“我刚刚派得两个人就是去抓着孙子的。”我揪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也差不多来了。”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衡哥,人抓来了。”我瞥了一眼旁边的色子,色子马上走过去把门给开了,在他开门的同时,我朝那几个大佬说:“贵客来了,你们有什么‘好的招待’尽管招在他身上,凹凸顶的狗不打就不舒服斯基。”

  “周衡,我日你全家,你tm居然敢叫人来抓我,看我不叫……”人未见声先闻,说的就是这般情况了吧。想必这骂声众人都异常熟悉,这粗暴骂声的主人不是陈伸那龟儿子又是谁?他看到了这房里的场景顿时无声了。

  我蹲在他面前,望着他那恐惧的脸,摸着他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的,还不忘和他说:“怎么了?孙子,接着骂啊。”

  陈伸自然是不敢再说下去,既然他不说话我就接着说了。我缓缓站起来勾了勾手指让那群老大过来,那群老大很早就看这陈伸不爽了,只不过是一条狗的狗居然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我自然是看穿了这一点,然后苦笑了下:“给他来套全身服务吧,只要不做的太过火就行了。”

  王贺、绵羊、黑大米、红蜘蛛虽说是不和人马,不过此时有共同敌人,当是心会神宁相视一笑,都走到了陈伸的面前。

  陈伸身上不断冒着冷汗,浸湿了整个衣裳,“你们要干什么?别过来,小心我叫飞哥打死你,打死你们!”他摔坐在了满是烟头的地板上,不过现在不是在乎这个的时候了,他擦着地板连连后退着,一直被逼退到墙壁下面。

  王贺一马当先提起拳头往陈伸肚子抡去,陈伸还在不停地骂爹骂娘自然没有躲开这一拳,这拳正中其肚心,陈伸就直接被打倒在了地上,绵羊也不落后,拿起嘴里只剩下滤嘴儿的烟头往陈伸的手上一烫,陈伸就疼得咧牙大叫了起来,叫声有些许狰狞。

  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思寻着如何去实现那第二个筹码,陈伸被这四个人围攻着,色子和叶龙则是围在我身旁,我对叶龙说了具体计划,把细节也告诉了叶龙,让他给出出主意。

  叶龙虽说听完我说的那些细节,有些惊讶,因为我要那第二个筹码就相当于博弈无误,稍有不慎就会一步全失。叶龙一口一口地抽着烟,叹了口气朝我说:“你让我想办法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我只适合打打杀杀,你要是现在让我去把凹凸顶的手给剁下来,我眉头都不会眨一下。”

  唉,不行吗?我深呼了口气,空气里散步的满是烟味、酒味还有些许鞋子的酸臭味。等等,臭鞋子味?我便没有敢再吸一口气,大气都不敢喘,从床上站起来走到了窗边,把阳台上的窗给打开了。

  呼~~舒服多了,我望着蓝天回想起了叶龙跟我说过的话,打打杀杀!打打杀杀?我脑袋里不断重复着这四个字,脑瓜子灵光一现,这为何怎有不为是个好办法呢?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我走回了随便一张床上坐了下来,那陈伸不断被折磨着,看到了我,他连滚带爬,趴在地上给我重重磕着头,“周衡,我求你别打了。”

  q看t正版章W节、上/酷匠@+网w…

  看着孙子青一块紫一块红一块的脸,我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带着略有嘲讽的笑容道:“你叫我别打,我有打你吗?”我给他玩起了文字游戏,然后眼角微微抽动,给身旁的叶龙一个眼神。

  叶龙一脚揣到了陈伸的头上,一脚陈伸被踢到了那四人面前,地狱般的酷刑有使在了他身上,陈伸又一次被黑大米一脚踹得滚到我面前,陈伸双手抓着我的脚,“衡哥,我错了我求求你让他们不要打了。”

  “哦?你怎么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第二更,记得点撸撸和追书,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