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我变寺庙里的方丈了

  听完了这个故事,我非常惊讶,这个看似冷若冰霜的少女居然有这种不堪回首的往事,不得不说,这个故事比那地中海老头在讲台上叽叽咕咕的鸟语(文言文)吸引多了。难怪林如变成了如今的冰美人,与人保持着距离,就是这件事才造成了林如的性格吧。

  唉,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那是属于自己的回忆,有不堪回首的、有幸福美满的、也有平平淡淡的,但那些都是自己属于你自己的经历。回忆会深深刻在自己脑海里,永不磨灭。

  我初中那时是看这些霸王硬上弓的家伙非常不爽,一个人救过不知道多少次女生。我以为会像漫画一样英雄救美会有回报,比如会碰到要打马赛克的情节之类,但漫画终究是漫画。现实是总是与理想背驰而离,不但没有回报还吃力不讨好地被打了一顿,遍体鳞伤回到家挨我妈的藤条焖猪肉。

  我想到了这里,就朝她问道:“那你以后没找过这个少年吗?”

  “找了,我每天都在那里等着,但怎么等都等不到那个少年的身影,过了不少年,我已经放弃寻找这个男孩了。”林如话语里有些惆怅,她可能也想找到这个男孩来报答他救人吧。

  我微微叹了口气,表示惋惜,做好人总是这样无私,不会留下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出现在别人面前领任功劳。我救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子想的,所以一次都没留下自己的名字,每次都让那些女生远离,要不然自己施展不开拳脚。可谁知连声谢谢都没有,那群女生就飞速逃跑了,说了被人道谢的只有仅仅一次。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有些抽搐。俗话说的好,好人有好报,我又有什么好报呢?吃力不讨好,连声谢谢这两个犹如吃饭般简单的字都说不出来。

  林如瞥了我一眼,然后接着说:“我看到你用刀刺伤陈伸的时候,就觉得你救人的时候有点像那个少年,你有映象吗?”我心中咯嗒一声,脑袋中像回放录影带一般,不断思考着自己有没有见过林如的印象。这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我哪会一一记得救过的女生的样貌,无论我怎么想也想不到。

  我把我的特等咸猪手给从她的光滑大腿上抽了回来,苦笑着说:“没什么印象了。”

  林如见我这幅表情,说道:“那毕竟是几年前的事了,想不起来也是自然。”语气有着可惜,也包含着些许期待。她拿起了手掌般大小的书,接着看着那本书本,表情又恢复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神情。

  “怎么每天都在看这种纸皮书,看纸皮书有那么有趣吗?”我朝她问道。我非常奇特,现在有手机这种掌阅神奇,还要用这种面积大,占地方的纸皮书吗?

  “我不喜欢那种冰冷的屏幕,反观书籍有着书香,我就是喜欢用看这种纸书。”林如淡淡回答道。她谈到了自己的爱好,那冰冷的语气中有了一丝浮动。

  个人有各人的爱好,我也不好说些什么,比如说我就是喜欢去见周公,每次跟这衰老头下棋。他都要悔棋,悔棋还找了个理直气壮的好理由,这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都这么好面子吗?咳咳,扯远了,居然从喜好转变成了说周公。

  我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我那二手智能机,这智能机的功能还挺全的,防水防摔防电防震,我便拿它来开核桃,还别说我一点都不心痛,虽说我很久没吃核桃了。

  我正津津乐道着天朝十大禁书之一的春宫生活,羡慕嫉妒恨那些官员的‘性’福生活之时。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我也没墨迹就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戳B,被张悬飞打得爽不?

  我X,这B发来这条短信过来,我立马就有些怒发冲冠,头发都好像要飞起来一样。我飞速敲击着屏幕,给他发了个,你谁啊,有种就说,劳资绝对不打死你。我不要脸地撒着谎话。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回应,我又飞速敲击着屏幕,给他发了个孙子怂了吧,怂了就不要说出来,我去你大爷。

  然后又等到了下课还是不见回应,就把那条信息给删掉了。

  思寻着这家伙应该是凹凸顶手下的某条狗吧,但一想又不对啊,手下某条狗应该不会把那凹凸顶叫做张悬飞的,一般都是称他为飞哥。

  我若无其事地刮了下指甲,把那黑块污泥给刮了出来。轻呼一口气,算了,不想了,我摇了摇头。然后站了起来,走到正在套着语文课本正在看金瓶梅书上黑白图的色子,色子那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可是能有这么简单吗?

  我看到这里,都想有种捂脸摇头的冲动了,那些女生明显是很在意但是一看就后悔了,一种厌恶的表情看着那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色子。

  我一把敲在了色子的脑袋上,不知道是我就破口大骂,立马就转过头来大骂着:“没看到劳资在看活春图吗?还敢……”

  说道后面他就语塞了,因为他转过头来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我。

  我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吾兄啊,汝居然欲满上身,真是善哉善哉。”

  “老周啊,你什么时候成了寺庙里的方丈了?”色子一脸鄙视地看着我。

  “你还好意思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上课看这种书,周围那些女生都不敢直视你了,虽说你平时就让人不忍直视了。”我一脸无奈地回应道。

  酷匠g:网'_首-v发6

  我轻轻咳嗽了两声,摆出了一副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眼神里满是坚定,“差不多了吧。”

  色子望向外面的学生,“啊,差不多了。”

  “那就开走吧。”我走向了教室的前们,色子把班上那三个兄弟叫上,跟在我后面气势汹汹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 说:

第一更,发晚了,有撸撸的,我还是不要脸地求狠狠地撸一发,没追书的果断求追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