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那声音的主人就是张悬飞那孙子。怎么这两条狗都这么喜欢吓人呢?一惊一乍地,不知道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过也好,出来了就省得我再浪费时间。

  张悬飞带着十多个人把门口都给堵住了,只见陈伸那小子直接跑到了张悬飞那里,抱住他脚,“飞哥,周衡那死小子打我,求求你,给我报仇啊!”我看陈伸这幅样子十足十一条狗.。

  “滚,死小子。”张悬飞一脚踢在他脸上,然后一口水吐在地上,“丢劳资的脸,真搞不懂怎么收了你这个孙子的。”

  “真是有什么样的狗就有什么样的主人啊。”我在旁边冷嘲热讽着,拿起了棍子,准备迎击。色子也站在我旁边,他拿着昨天那个卷成一团的纸棍。

  “你说什么?”张悬飞明显被我激怒了,说话的声音几乎是怒吼出来的,拳头也举到了胸前。

  他放下了抓紧的拳头,嘴角又挂上了微笑,缓缓对我说道:“你还不是那条癞皮狗的狗吗?”

  癞皮狗?原来如此,他只听到了其一不知道其二,只听到了曾敏杰那家伙的名字,就以为我是曾敏杰的人了。我听他说这话,不怒反笑:“癞皮狗是谁?色子,是你吗?”

  色子推了我一把,然后说:“去去,你才是癞皮狗,癞皮狗这么难听,要叫也叫我帅狗。”

  那还不是狗,我和张悬飞都是一脸……地看着孙啬,班上的人也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孙啬,而孙啬翘起双手则是一脸得意的样子。

  “张悬飞,你个凹凸顶不是要打吗?要打就来啊!”色子帮张悬飞起了个外号,这个外号是挺搞笑的叫凹凸顶,因为他头顶上就是那副样子,所以就被色子取了这个外号了。

  “你他妈再给我说一次。”张悬飞,不,现在是凹凸顶了,只见凹凸顶立马就冲上来,大拳头立马就往色子的面门打去。色子拿着棍子,一下就往凹凸顶的手腕打去,啪的一声,凹凸顶没事,纸棍子都变歪了。

  凹凸顶冷笑道:“你以为那种东西能打得动我?”说完,朝着色子的胸口又是一拳。

  “色子,接着。”我把手里的棍子往他那里一丢,色子双手一接,马上就挡住了这一拳,虽说有棍子挡住,但色子还是艰难地后退了两步。

  我不会坐在这里看色子挨打,握紧拳头就上了,往凹凸顶的脸上捶。他马上用手来挡,他挡住了我的拳头,用力握紧,弄得我的手生疼生疼地。色子也没愣着,马上拿着木棍就往凹凸顶的背上挥去。

  凹凸顶小弟们看到自己老大被两个人围攻,没有上来帮忙还一副看戏的样子,指着这边窃窃私语,还时不时发出不自量力的话语。

  凹凸顶用背一顶把木棍挡住了,他没有管色子,而是一直用力揉捏着我的拳头。我脸色都变得痛苦了,五官都拧在一起,不断挣扎着。黎曼跑到我旁边,哭腔着说:“放开衡衡,放开……”色子看到我这幅样子,一直用木棍朝背上胡乱打着,但凹凸顶被色子打着,还是纹丝未动。

  凹凸顶冷哼一声:“就这点本事,还想跟我们斗……”他把握住我拳头的手往旁边一丢,我那小身板就被凹凸顶给扔飞了,撞到了桌椅,黎曼反射性地冲过去扶起我的身体,我痛得不断咳嗽着,怒视着凹凸顶。

  凹凸顶把色子手上的棍子一把抢了过来,一棍就丢到了色子肚子上,色子腹部被棍子一甩,连忙捂住了肚子蹲在了地上。

  凹凸顶看都没看色子,提着拳头就朝我走过来,那样子似乎还想接着过来打我。黎曼看都他这样子,挡在我面前,“你别再动他了。”

  小花看到黎曼这幅样子,朝正呆呆地看着这幅场景脚都已经颤抖着的小眼镜,说:“你也给我上去帮忙啊!”

  然后又看到了小眼镜脚都抖得站不稳了,冷朝他说了一句:“胆小鬼。”就往黎曼旁边冲了过去,一同站在黎曼身旁,想挡住往这边走身形硕大的凹凸顶。

  %更新最快i…上z*酷@匠网Z

  小眼镜虽然想阻止,但脚还是抖个不停所以就没有上来。凹凸顶没想到还挺绅士的,不像陈伸那条狗,他不好意思打女人便指着我来嘲笑:“哼,周衡你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本事!”

  陈伸站在旁边是一脸得意,嘴角微扬,看到我被打他非常高兴。班上那些兄弟都忍不住想上来帮托了,但色子不断朝他们打着眼色,那意思就是不要过来。那是我昨天跟他们说过的,看到我和色子怎么样被打,就算被打死,也不要上来。

  我坐在地上,虽说被包着的头非常之痛,但我还是嚣张无比地说道:“凹凸顶,你的拳头,打得我根本就不痛不痒,有种再来啊。”

  班上的人看到我被打成这样满是同情,但我一说出这句话,向我投来的目光变为了吃惊。

  “你有种再说一遍!!!”凹凸顶那里见过我被打这样还嘴这么硬的人,所以就有些气愤,不管挡在他面前的那两个人是不是女人了,一把把黎曼她们给推开了。黎曼那瘦弱的身板自然是受不了他这么一推,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花被推得挺疼得,连忙摸着发痛的屁股,看到了自己好友被推,马上就跑过去扶起了黎曼。班上同学看到自己班长被推成这个样子,自从小花对凹凸顶叫了声:“你这人怎么这样连女孩都打,你们过来评评理。”

  班上的同学也不管凹凸顶混得有多好,“就是就是……”

  “连这么瘦弱的班长都打,你tm还是不是人。”

  “凹凸顶,我顶你个肺。”

  “嘘,别乱骂……”

  周围声音络绎不绝,说的凹凸顶的脸一阵红一阵紫,“别给我吵,再吵,劳资打谁!”我着急地向门口看着,怎么还不来?

  “张悬飞,你有种就打我啊。”走廊外传来陌生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昨天的第二更,补上,昨天太晚了,剩下的晚上再发,求点点【撸撸】和【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