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伸!他面色青嘴唇白,,肚子缠了一圈绷带,体型倒是瘦了不少,从外面进来还是一副营养不良可怜巴巴的样子,似乎风吹过都会倒下一样。

  一看到我,他那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马上就跑到卫生角那边直直地指着我,“哼,周衡,待会你就等着挨打吧。”那不可一世的样子看起来就来气,教室里那他四个小弟在前几天被我、孙啬还有叶龙一起打,那几个是打都被打怕了,连抬头看我们都不敢。

  看到了自己的主人-陈伸回来了之后,马上又嚣张起来,连忙走到陈伸旁边一起瞪着我,真是狗仗欺人,这几个混混靠着陈伸这个龟儿子,陈伸就靠着另一条狗张悬飞,而张悬飞呢,就靠着途鸿的关系。不愧为狗,连靠主人都能连成一条直线的。

  我把黎曼拦在身后,呵呵乐道:“怎么样?在医院里躺得爽吧,想不想再进去一次?”

  显然被我这么一说陈伸脸都变绿了,脸色十分难看,先是害怕了一下,又马上露出了笑容,“周衡,你吓唬谁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一天就被我大哥张悬飞和我打得挺惨的,这不脑袋都包得像是粽子一样了。”他想伸出手来摸我那‘粽子’,我一巴掌他的手给拍掉。

  黎曼拉住我的手,我往后一看,她死命摇着头,她以为我会被这群**给打,所以就让我不要打,我满脸自信,低声朝她说道:“没事的,相信我。”

  这一下我是用了狠力,打得陈伸伸过来的那只手发出了啪的声音,苍白的手马上变红了,他马上就捂住了手,往手上吹气,“你……你还敢打我,待会看着我大哥把你给废了。”他死命瞪着我,那眼神仿佛想要把我给吃了一样。

  我却不以为然,这顿打我已经挨定了,倒不如……我拿起了扫把头,马上就用力往他头上甩去,那扫把头又脏又尖,一下就打到了陈伸毫无血色的脸上,也插到了眼瞳里。

  陈伸啊啊大叫,捂住了眼睛,趴在地上拼命打滚,“周衡,我要打死你,绝对要打死你……”他算是被这一下丢得有些崩溃了,不断揉着眼睛,那脏东西似乎死活赖在他眼睛里,远远没有揉下来,又不敢上来打我,呆呆站在那里。

  那些陈伸的狗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陈伸这怂包的举动,都看呆了眼,心里都好像在后悔跟着陈伸这怂包孙子。

  陈伸马上拿起了我丢他的那扫把头,往那群狗中间一丢,“你们真都吃屎了,看我这样还不扶我起来。”那群小弟连连后退,扫把头砸空了,重重摔在地上,就这么坏掉了。

  那群狗心里满是不屑,心里肯定在想着怎么跟了这个这么恶心的家伙,欺软怕硬的,就知道拿自家兄弟出气,有种就去打前面那家伙啊!虽说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不敢说出来。只能没好气地走过去,把陈伸给扶了起来。

  我看准了这一点,大声地嘲讽着陈伸:“真是狗咬狗啊,连自己兄弟都打要是我的话,就算死也绝对不会打自家兄弟的。”我这一招叫攻心,俗话说得好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这些人仗着途鸿这个大山,这座大山如果不倒,他们就永远这么嚣横跋扈,不管被打了多少次都不会屈服,所以最好的办法为攻心。

  不管什么人最脆弱最容易攻击的就是心,被我这么一说,那他们顿时就冷了脸,低着头沉思着。

  我微微一笑,想吓唬吓唬他们:“色子,曾敏杰叫我们去玉押酒店吃饭,我们去不去好呢?”

  我朝着孙啬死命使着眼色,他开始还有点蒙,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连声应道:”对啊对啊,曾敏杰那家伙叫我们吃饭的好像要我们跟她们混。“

  果不其然,那几个小弟马上就把陈伸给摔地下了,脸色都变得煞白了,周围的人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呆呆地看我,连黎曼一脸都是不可思议,她也听过曾敏杰的大名,因为她完全没听说过我说起这件事。

  要知道曾敏杰可是与途鸿的四大战将对立的四大天王里最狠毒的一个,也是四大天王里最受杨志重用的一个,在学校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更√x新☆K最,快X;上0酷Z匠S网

  对了,忘了说了,杨志途鸿两个人是学校里的两个老大,这两人是对立两个大佬,以前是三天不打身体就会痒痒。自从一个姓何的校花老大创了一个叫什么姐妹会的校园小帮会一样的东西后,他们身上就不痒了,不敢轻易开打了,害怕被这个何校花给一举歼灭。

  一中就不知怎地,阴差阳错地就成了三个老大互相牵制的局面,当然还有一些好像中国的近代资产阶级一样萌而不发的小势力。想想也是,有三个大佬在压制着,想发展也发展不起来。

  陈伸那面无血丝的脸上变得更惨白了,白的就像一张白纸,都能在上面写字了,小腿不断哆嗦着。

  “衡哥,不衡爷,我们错了,千万别叫杰哥来搞我们。”陈伸那群小弟马上就像孙子一样给我跪下来磕响头。

  “哎哎,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我受不起啊。”我一脸不屑和轻蔑,看着那堆全边倒的墙头草。为什么说他们是全边倒呢?而不是两边倒。因为他们看到哪里有好处就会往哪倒,那不就是全边倒吗?

  “衡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们吧,如果被曾敏杰对付,我们起码要断一只手。”一个平头的矮小男孩对我说。

  要说曾敏杰有多狠呢?这又是另一段这校园里广为人知的故事了,当然这个故事留到后面再说。

  “哼,原来是曾敏杰那孙子的狗,难怪这么嚣张,看老子不废了你。”门口冷不防就传来一个声音,我马上又吓出了冷汗,卧槽,这倒霉事怎么一阵一阵接着来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第一更有点晚了,求点【撸撸】和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