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我到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我还是拒绝了林如的请求。原因就是因为我那一点点大男人的自尊心在作怪,宁愿被人打得断手断脚的,也不要被别人说成是一个只会站在女人后面的男人。

  说白了我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但我喜欢拿这罪受,谁叫有句俗语叫面子大过天呢。

  林如没有怎么纠缠,也就是张嘴说了一句:“那好吧,不过你被打得太惨的话,我就会帮你的。”这最好不过了,不过她为什么要来帮我呢?

  我疑惑地看着林如,她还是那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手上那本书,注意到我的视线,看了我一眼后就没说话了。

  真是搞不懂林如她的想法啊!我摇摇头,好像不仅仅林如,还有最近开始变得莫名其妙的妹妹周妍,还能给我在奇葩点吗?

  “衡衡,衡衡,没事吧?”一个绑着松散双马尾,娇小可爱的女孩连忙扑倒到我的身上,差点下巴就被她那丫头的小头给撞到了。不用说,这丫头就是我那青梅竹马的小班长-黎曼。

  呐,好像就这家伙没变,还一如既往地这么要人照顾,撞到我怀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一扑倒在我怀里,那股好闻的淡淡茶香就钻入我的鼻腔,与浓厚的香水味道不同,这股味道十分好闻,这其实就是黎曼那娇小身躯发出的体香。

  你说我为什么知道,因为这味道我无比熟悉,这是从小开始我就闻到大的香味,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丫头越长越有韵味,身材矮小,身体柔软,细胳膊细腿,便是黎曼她的基本标志。

  “没事……没事……”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下巴,还好没有被撞到,要不然我肯定又要受伤了。

  待会还有铁定的一架要挨呢,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黎曼见我着这幅表情,就着急了:“衡衡,你待会还要被那个凶神恶煞的大个子打吗?”

  我沉默地点了点头,表示默认。黎曼快要哭出来了,“那怎么办?”

  “打就打吧,又不是没挨过打。”我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朝她说。开始神色紧张地闭上了眼睛:“话说能不能不要用这个姿势说话,会很丢脸的。”

  周围的人都指指点点朝我这边窃窃私语,那些‘窃窃私语’毫无保留地传入了我们两的耳朵:“唉,又开始了。”

  “没办法啊,老夫老妻的了。”

  “周衡这小子还挺有艳福的,被漂亮的班长纠缠着,还坐在校花级别的林如旁边。”

  wE看正,版章节v1上#酷z匠网;8

  “秀恩爱全家死……”

  额,我好像还听到了什么难听的话,一股股寒意从旁边传过来,使我不解打了个寒颤,看向四周,那刺人的目光不间断传来。

  林如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紫的,很是难看,黎曼的眼神充满着敌意,我不知道林如为什么要敌视黎曼,黎曼眉头一皱,然后舒展开来。从那眼神知道了什么似的,也回瞪着黎曼。

  不一会儿,那长嘴婆(班主任)来了,黎曼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身上。

  因为班主任是说的话有些啰嗦,经常拖堂,某个家伙不满地就在长嘴婆拖堂时,不耐烦地来了一句:你嘴巴怎么这么长啊。后就被人叫做长嘴婆了,至于你们问我那某家伙是谁,那……嘴里满嘴煎饼的孙啬匆匆忙忙从外面进来,把书包往风水宝地上潇洒一丢,给这场面来了一句:“吾焖炸杆审麻(你们在干什么)呢?”呐,就是这家伙。

  这么一句话,就把全班都给逗笑了,不仅迟到,还这么嚣张。老师脸都被他给气得都绿了,让他滚出教室。

  可谁知孙啬用力把煎饼吞下肚,还被呛到了下,打着胸膛,傻傻地来了一句:“咳咳……长嘴婆,我不是球怎么滚啊?”

  孙啬的那副傻样把全班又给逗笑了,班主任立马被气的,一脚踢在他那肿了的屁股上。他也不傻,连忙就躲开了这一脚,长嘴婆穿的是高跟鞋,正好脚下有一支断了的粉笔,这一脚踹空了,所以他一下就把给滑倒了。

  全班顿时哄堂大笑,孙啬没等他站起来,就向教室里围着四个角的桌子逃窜,长嘴婆看得到追不到,也没人敢上前去帮托。我心里乐呵呵地,不过想到了待会就回被挨打,嘴上也没有浮现出一丝笑意只是摆出了一脸正经的表情,思索着。

  我略有深意地看着孙啬被那长嘴婆满教室地追着,我心里生出了一个暗计,这方法或许能行。

  终于有办法偷天换日、偷梁换柱、瞒天过海,蒙混过关了。

  我把腿放出到了孙啬的前面,他光注意后面那长嘴婆了,没注意我把脚伸出来,他便一下就被我的脚给绊了,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撞到了周围的桌子上。

  桌子发出了咚咚的响声,孙啬发现他的脚被人绊了一下,便回头看也不看大骂:“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哈哈,俗话说的好,队友就是拿来坑的,兄弟自然也是拿来卖的,孙啬这家伙不坑,不行啊。所以为了我的乐子,我就要把他给坑坑才行。

  林如看到我把孙啬给绊了,嘴角居然微微有些上扬了,她居然笑了!我整脸都是不可思议,她的笑脸挺迷人的,一下就给我看呆了。

  说道后面,他就语塞了,因为他看到长嘴婆把他的领子给一把抓住了,孙啬就这么可怜地被逮到了办公室。

  下课之后,我老在就等在办公室门前。孙啬一出来,就骂骂咧咧地说着:“这死长嘴婆居然罚我抄英语书一百遍,真**的老处女,更年期。”

  我听到这擦点就笑出来了,在背后拍了拍他那哀伤的肩膀,可能是因为刚刚被罚了心情不好吧,只听他不怀好意地说:“谁啊?没看到大爷我心情不好吗?”

  孙啬缓缓转过头,看到我那副微笑的表情,前一秒是鬼,后一秒就变成人了,勾上我的肩膀马上就称兄道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第一更,点点【撸撸】和点下追下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