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恐惧和害怕被孙啬来这么一下,也算是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了吧。我看着他们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露出了阴暗的笑容。

  我站在讲台上,重重咳嗽两声,一脸正色,把他们目光全都给吸引到了我身上,因为他们知道孙啬是我的兄弟,他是会听我的,而且这次把他们叫来的不是孙啬,而是我,周衡。

  我学着黑帮电影里那些老大的狂傲语气,朝下面的人说道:“我就是周衡,捅了陈伸一刀的周衡,这次叫大家来的目的大家也知道,是为了对付张悬飞。”

  我话一出下面的人个个面面相觑,有些人露出了喜悦的神色,有些人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我看着这幅光景,接着说道:“留在这里的都是我周衡的兄弟,你们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们可以走,我不拦着你们,不过留下来的人,就是我周衡的兄弟了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就马上出来帮忙。”

  我话音刚落,三两个人站了起来,“哼,劳资凭什么做你的兄弟,你当你是哪根葱啊。”一副嚣横跋扈的样子,往教室外面走去,这几个都是不可一世的主,还没走到教室门,就被安排在后门的三个人给拦下来了。

  带头走着的那人,对拦住他的那三人说:“你们老大周衡都说可以让我们走了,你们还不让开,让我们出去。”说完就想往门外走去。

  “我的老大不是周衡,我的老大是龙哥。”叶龙带来的那个人还是坚持拦住门口:“你们想走,就去问龙哥同不同意吧。”

  “没错,我的老大不是周衡,我的老大是色(啬)哥。”原本班上那几个混子中的一个朝他们吼道。

  那三两个人同时看向我,而我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哼着小调,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朝他们说:“对啊,我说的是我会放我们走,但我不代表他们也会放你走。”我指向了孙啬叶龙两人,他们马上就换上了一副凶恶表情。

  没错,这就是我们刚刚安排的一场戏,我跟他们玩文字游戏,我说的是‘我’会放他们走,而没代表孙啬、叶龙会放他们走,我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无人察觉的阴森微笑。

  L看=正"I版●r章J节hi上`酷2匠1E网

  把双脚放到了桌子上做出了一副淡定表情的大个子,将双手交叉手放到后脑勺后面,“你们急什么啊,这明摆着是一个局,不管怎样,我只要能把张悬飞那龟儿子给痛揍一顿,当他兄弟那又怎样?”

  看起来这个大个子和张悬飞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说话的时候,还咬牙切齿,一提到张悬飞这三个字就恨不得把张悬飞给活活给吞了。

  大个子看起来非常粗壮,五横三粗的样子,看他这幅模样就知道能一个人打五个,随便一举可能就能把我或孙啬给举起来,还好他没有动手。要不然的话,我们这一票人全部一起上都拦不住他。

  我顺藤摸瓜,顺着他的话说:“对,我们的目的就是张悬飞,现在就不要先起内讧,这样吧,我们先拿下张悬飞那孙子,然后你们想去哪,愿不愿意留下,我就管不了多少了。”

  一听这话,知道能打张悬飞,在座的人都开始兴奋起来,个个握着拳头,和周围的人说着自己是怎么被张悬飞给打的,被打的有多惨,这次终于可以复仇了。

  我便走到了大个子的旁边,从口袋里拿出中午刚买的那半盒烟抽出一根来,递给他:“兄弟,刚刚谢谢了,你叫什么名字?”这包烟我一根都没吸过,大多数都散给了叶龙的兄弟。

  他倒没客气,把那半根烟给接了过来,我帮他点上了,他重重吸了一口,狂傲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李鑫,你不用这样吧,周衡可是我兄弟。”在讲台上吸烟的叶龙走下来,马上从我手里抽走了一根烟,把我的火机抢了过去,点上烟,然后又把火机丢给我。

  李鑫又吸了一口,“呼,原来是叶龙兄的兄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重新说一遍吧,我叫李鑫,叶龙是我兄弟,所以你也是我兄弟,以后用得着兄弟的尽管说。”

  这群人就兴奋了一会,然后我就让他们回去等我的命令,而且不要这么张扬。如果传到了张悬飞耳里,两个战将一同来围剿我们,我们的情况就不太乐观了。

  回到家中后,还是一切都没有改变,妹妹早就已经站在厨房里炒菜做饭了。望着那洁白色的围裙,我松了口气,经历了上午那件事后,还好周妍还是原来那副样子。

  见到我回来了,只是冷冷地看了我那粽子一眼,捂着嘴巴偷偷笑了,她没有看到我后来被弄成什么样了,就嘲笑着我。我无奈摇了摇头,或许和以前有些许不一样了,这样也不错啊,我坐在客厅的二手沙发上呆呆地望着那纤细背影,傻傻地笑着。

  周妍见我这幅样子,便丢了个拖鞋过来,拖鞋正中我的脑门,我捂着脑门,只听到她说:“别老看过来,真是恶心。”对我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我耸了耸肩,往有黑色痕迹白灰天花板上看了一眼,说道:“我安心了,你还是原来那副样子。”

  “嘿嘿,你说什么呢,我还是我。”周妍笑了一声,向我答道。

  “妹妹,我一定不会放过欺负你的那帮人的,我会成长起来,保护你的。”我一脸严肃,语气里有着认真和决意。

  “哥哥,你说什么呢,笨蛋。”周妍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但我在看着天花板,没有注意到她脸上多了一丝绯红。

  而我闭着眼睛在想着那些十八禁的场面,就是周妍那一个个不规则的黄色红色心形交加的粉色罩子,身上那股香味,抱着我的手还挺软的,不好,我连忙晃了晃脑袋,居然对妹妹……一个冷不防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出来:“话说,你没看到吧?”

  听到这句话,我知道她在说什么,差点从沙发上摔了下来,屁股一用力才稳住了身子,“看……看什么?”我装着傻。

  “就是早上的那个啊?”她的语气已经有了一丝不自然的动摇。

  “我早上见的东西也不少,到底是哪个啊?”我接着装傻,像蒙混过关。真是想什么什么就灵,刚刚才想到了那限制级画面,就被这丫头给提到了,真倒霉。

  “哼,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果然看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