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染红了整个削笔刀,伴随这个动作,女生尖叫也在一旁响起。整个教室都好像静止了一般,个个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呆呆地看向这一边,只见陈伸摸了下肚子,然后举到了眼前。

  血液粘在了陈伸的手掌,他满脸惊恐地大叫:“血……血……”捂着伤口,好像疯了一般指着他那四个小弟说:“你们看到我受伤了,还不快把我送去医院。”

  其中两个小弟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了,走了过来连忙一左一右扶住了陈伸的手臂,把他往外扶了出去削笔刀就这么插在了他肚上,他不敢拔,不知道捅到了哪里。剩下两个小弟好像见到了什么怪物一般,睁大了眼睛看向我,眼中充满着惊恐。

  我狠狠地看向他们,他们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似乎不相信刚刚那个窝囊废有着胆子,后就这么朝着我退了两步,摔了一下,连忙爬起来朝着陈伸走的方向跑了过去。我脱下了我那宽大的外套套在了暴露出了白嫩肌肤的周妍身上,问他:“没有受伤吧,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周妍紧紧抓住我的外套,身体不断在颤抖着低着头,说出了一句:“谢谢……我没什么伤。”

  “我是你哥,关心你是应该的,而且还是我害得。”我扶起了周妍,让她靠在我身上,丁香从她身上传来,若隐若现的粉色内衣被我一扫而空。

  不过,我现在没时间去欣赏这一幕,自己身上不好受,浑身疼痛,身上的疼痛好似骨头裂开了一般,朝黎曼和孙啬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医生。”

  周妍眼圈红红地,不知道是被欺负的还是怎地,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在我旁边颤颤巍巍地问:“哥,要是没人要我怎么办?”

  “放心吧,谁敢不要你,我两刀劈死他。”我看到她你可怜楚楚的表情,不禁安慰道,周妍小声嘀咕道:“谢谢你,最喜欢你了我的哥哥。”

  “什么?”我听到了周妍用着小小的声音说着什么,但是没有听清楚,向我妹问道。

  “什么也没有。”周妍锤了下我的脑瓜子,我看过去的时候,她朝我可爱地吐了下舌头。

  这女孩,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总之没事了就好,我以为她还要消极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了心情,那样也好,有颗积极的心,碰到什么事也不会要死要活。

  到了保健室后,看到了陈伸正好被人扶着出去校门口,刀还插在肚子上一副可笑的样子。陈伸看到我们这四票人之后,他的目光一直锁定着我,那眼神好像要把我给吃了一样,我们这四人一直就站在那里,我没有搭理他,好像没看到他一样,我们等他走了之后才敢进去医务室。

  一进去就听见了一个女声,好像我家周围卖菜大婶的声音:“又有人来了吗?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啊。”

  一看果真是个大婶,她从白幕的隔间后面走出来,手放在嘴巴上打着哈欠,疲倦的眼神看向了我们四人,“那,你们又怎么回事?”

  碰到这种医生,我也是无力吐槽了,我指着自己那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态度很是不好,有气无力地对她说:“被打了。”

  “哪?”用手指挫了一下我那浮肿的脸蛋,疼得我立马就大叫出来了,“疼死了,你到底在干嘛啊。”

  “验伤……”然后又继续戳着我的脸蛋,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被我扶着的周妍也是捂住嘴巴偷笑。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保健医生你没给她好脸色看,她就会这样来‘回报’你,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最后就丢了瓶云南白药给我,叫我们自己擦就做回那边去玩她的斗地主去了,还故意开得很大声。我拿着这云南白药,愣住在那里,看了一眼那个大婶,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负责任’的医生,我说的是反话大家都懂的。

  我让黎曼把我妹先给送回家,黎曼出去打了个电话给老师请假后,就带着周妍走了。

  然后我和孙啬两个大老爷们互相擦着云南白药,把白色药膏弄得两个人满脸都是,互相指着对方大笑。大婶看我们两个在那里打闹就把我们两个一起踢出去了,门嘭的一声就给关上了,关门声还弄着我们的两耳朵发疼。

  我两对视一眼,这是我们第一次来一中的医务室,也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医生,现在还是浑身无力,两人勾肩搭背,互相扶持着回到了教室。

  当时还在上课,所以就被老师臭骂了一顿,一看我们两这幅伤痕累累的样子,便没让我们罚站了,就让我们下课到办公室一趟,应该是有人向他打小报告了。

  等会到办公室里肯定难免不了一顿臭骂,我刚一坐下,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坐在一旁的林如居然破天荒地说了开学一个多月以来的第一句话,朝我问了一句:“没事吧?”

  我心中犹如潮涌般翻来覆去,回忆着开学以来那些经历,自从军训完了之后,我就坐在她的旁边,给林如她拿资料,她低头继续看书。给林如说话,她也是一句话也不回话,就在看着她那本书,搞得我很是尴尬。

  …g看~正版Ep章s节3r上-v酷匠+网

  林如一开口说话周围的同学也很是吃惊,从开学以来,林如说过的话,好像就没有超过四句,句句都是老师上课提问问题的时候才说话的。

  没想到林如居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关怀他人的话语,周围的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眼中即使吃惊和不可思议,我也是非常吃惊连话都忘了回了,林如拍了我肩膀一下,继续朝我问:“喂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哦……没事,虽说有些酸痛和浑身无力,但是没事。”我愣愣回答道。

  接着,林如又接着拿起了她手上那本书,老师敲了敲讲桌,周围的人都转回头去看老师了。我不可思议地斜眼一看林如,差点让我滴血,她穿着一件低胸短袖衬衫。

  从上面看下去,可以看到里面黑色若隐若现,我默不做声继续看着那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心想这胸真TM的大啊,应该有C了吧。

  我不言不语不告诉她,就这么看到了下课,都不腻,还想接着看。但没办法,我朝孙啬使了个眼色,他从哪黑妞旁边站了起来。然后,我们两个去了老师果不其然被骂了一顿后。回到班里,那些小混混个个都走过来找我,向我竖大拇指,连途鸿的人都敢动,真是大胆,我就回答他们说,是他们把我给惹急了,我也没办法,然后那些小混混就想跟我混。

  我指向了风水宝地那边正在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拉风黑皮包的孙啬,想必他也知道他那拉风黑皮包便旁边的黑妞给碰过了吧,我强忍着笑意,指向那垃圾桶旁边的风水宝地的孙啬,朝这群小混混说:“你们看那边那个人,他天庭饱满,骨骼精奇,王八之气彰显无云,是块练武,啊呸,是领头老大的能手。”

  那些小混混眼睛顿时亮了,全都围到孙啬的那边,放下被那群小混混一脸疑惑地孙啬,我的耳根回复了清静,我闭上了眼睛,啊,推得一干二净真好。

  教室门嘭得一声就被踹开了,外面一个声音喊道:“哪个叫周衡的,给我死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