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后,我连忙用一块贴布贴住了肿了的脸蛋,碰一下都剧痛无比,强忍着疼痛,终于遮住了我那肿得像猪头一般的脸蛋。

  照着镜子,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本来就不太帅的脸,居然被打成这幅猪样,就更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一个绑着双马尾辫,长的十分可爱的女孩进入了我这冷清的家里。这女孩不是那对我冷淡的妹妹周妍又是谁?

  自从那件事发生了之后,她对我就一直是冷战状态,那件事我这破脑袋也是想不出别的办法,迫不得已才决定用这个办法,要不然我这笨妹妹要后悔一生,这件事现在不多说,后面也会提及。

  不过这件事班长-黎曼她不知道我和我的妹妹因为这件事而情感分裂了。周妍看到我那白色贴布,也没说什么,冷冷看了我一眼就没有再理睬我,走到了厨房里去做饭了,我的家庭是标准的单亲家庭,父亲在我小时候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妈妈也总是敷衍我们说爸爸去了外国赚大钱。

  当妹妹做完饭时,一脸愁容的妈妈也从外面回来了。由于我中午那张青色地中海老头票被收走了,所以我急急忙忙地跑过去坐在台子上拿着碗筷,一副十年没吃过饭一样,恶鬼投胎一般,狼吞虎咽地吃着香喷喷的饭菜。

  根据年龄的成长,我们开始懂事了,渐渐明白了母亲在敷衍我们,她也不知道爸爸在哪里母亲总是担任了父母这两个角色把我们两拉扯大的。

  我望着坐在我对面位置上那充斥着苍老岁月痕迹的皱纹,她看到我在看着她,便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朝我笑了下。

  往我的碗里夹了一块肥肉,还问了下我那脸是怎么回事,我说:“在厕所里摔了一跤,摔成这样的。”说完妹妹立马就露出了鄙夷的眼神朝我看过来,这视线刺得我疼死了,比被陈伸打还要疼。

  她没怎么过问,妈妈就是这样,无条件地相信我,我知道母亲是这么地伟大。我望着慈爱的笑容,心里一阵阵暖流流过和也暗暗发誓,我以后一定要让我的母亲过上优越的幸福生活。

  不过赚钱谈何容易呢,现在这个社会资产阶级和官僚阶级最吃香,什么富二代、官二代层出不穷,学习好又有什么用呢,大学生都已经烂大街了,扫地的、拔鸡毛的、甚至挑粪的大学生都有。

  还是不要去想太多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长大有长大烦,现在有现在烦。吃完了饭,我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我坐在教室里,等着老师的到来,我又被这五个人吃喝享乐的混混给围住了,陈伸抬起头,仿佛目高无人的样子,说:“周衡,今天的保护费快点交了啊。”

  我撇过头去看着他,一副可怜巴巴地样子:“没有钱,伸哥。”其实我是真的没有钱。

  陈伸把手塞到我口袋里,搜寻着我的口袋左摸右摸,没有发现一分钱。抓着我的领子冷冷地说:“没钱!我让你没钱。”一拳就打到了我肚子上,我连忙捂住了肚子,全班目光注视着这里,不过那些目光的主人都翘起双手一副看戏者的样子。

  黎曼班长刚刚来到了学校,刚进班里,她今天背着一个帆布包,那粉色的帆布包显出她的青涩。黎曼见到陈伸就把帆布包往座位上一丢连忙朝我跑了过来,“陈伸,你又欺负同学,小心我告诉老师。”

  一听到黎曼这么说,陈伸就放开了我的领子,嘲笑着说:“呦呵,班长大人,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同学了。”

  “哼,就算我没看见,周围的同学都看见了。”黎曼把倒在地上的我扶了起来,她这句话明显是说给周围的同学听的。

  陈伸一听立马笑了起来,顿了一下用凶恶的眼神四周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个个都巍缩着脑袋,又接了一句:“你们有谁看见了吗?”

  黎曼班长扶起了我身子,坐在了地板上,看着周围围观的同学,那些同学个个都羞愧地地下为了头,黎曼班长也无奈了。

  她这个班长也是有名无权,同学个个都不敢惹陈伸这个大爷,谁不害怕被他打一顿啊。不久之后,孙啬也来到了班里,马上把黑皮包往风水宝地上一丢。

  黑色拉风皮包立刻就丢到了黑妞手上,孙啬没有看到那个黑色皮包落在了黑妞手上,看到了的话,肯定要把他的包拿回家,给洗十遍还要消毒,一想到我就特想笑。但我现在实在是笑不出来,他连忙跑过来指着那不可一世的陈伸说道:“你居然打成他这个样子你是人不?”

  “呵呵,我是人不,用你说?”说完陈伸一脚踢到孙啬肚子上,这一脚也挺重的,踢得孙啬后退连连,撞到了桌子上。

  周围的人都退避了三分,给这打斗的周围腾出了个扩大的空间。

  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可爱女孩,穿着初中的制服提着个饭盒走入了这火药味浓厚的教室里,毫无疑问这个女孩就是我那可爱的小妹妹周妍。

  “哥,我给你拿饭……”周妍说到一半就卡壳了,应该是看到眼前这一刻震惊了,我躺在地上被人踩着,孙啬也被打得不像样,黎曼被人一个男生拉扯到一个角落里,当然她力气是不如男生挣脱不了上来帮忙。

  陈伸见到了周妍之后,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好像看着某样猎物一般的光芒看着周妍,向她问道:“小妹妹,你找谁啊?”

  Mr最I)新章节,上cf酷`?匠网“◎

  周妍没有理睬他,跑到我的面前扶起了我的手臂,“没事吧,哥?”周妍这丫头就是口硬心软,虽说平时对我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但我毕竟还是她的哥哥,看我被打成这样,还是会担心我的。

  陈伸见到这一幕,仿佛听到了不能理解的事情一样,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这窝囊废是你哥?”

  “你别窝囊废窝囊废的叫,他是我哥,周衡。”这丫头也是天不怕地不怕,把那周围的人都给推开了后,把我扶了起来。

  听完,陈伸的眼神变得凶猛无比,走向扶着我手臂的周妍拉扯着她,用他那锋利的指甲给撕破了周妍的校服,“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窝囊废的妹妹,那我就不客气了。”

  周妍露出了白皙嫩滑的肌肤,粉色的罩罩若隐若现,饭盒被打翻在地上,发出了尖叫,捂着破裂的衣服,小小的身体不断在颤动着,她被拉扯开,我也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我有气无力地抬起了头,怒火马上在心里燃烧着,“你别动她!”

  陈伸走到我面前,那群踩着我的混子瞬间退开了,让出了一条路,乐呵呵地看着我:“你就乖乖躺在一旁看着吧。”然后一脚把我踹飞了,我的眼圈红了,看着我妹那颤抖着的身躯,知道了她在害怕,这突如其来的异变让她恐惧了,我开始感慨,为什么自己这么无力?

  我那不争气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眼睛马上就红了,犹如老虎般凶猛的眼神直直地瞪着淫笑着的陈伸,脑袋里只训斥着一个想法:陈伸,劳资要杀了你,杀了你。然后看到了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同学拿着一把削笔刀在削铅笔。

  我连忙夺走了这把削笔刀,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本想破口大骂,但一看是我,就憋屈地坐了下来,而我没有理他,不知哪来的力气连滚带爬地冲到了陈伸面前。

  一刀就捅到了他的肚子上,削笔刀不太锋利因此也没怎么流血,鲜血只染红了整把削笔刀,几个胆小的女生已经吓得大叫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撸撸在哪里啊?追书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