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旁边坐着一个大冰山,还是个美女,修长的四肢,纤细的腰肢,还有那犹如瓷娃娃般精致的面容,柔顺发丝随风飘逸着,就算是穿着宽松的军服,也能看出她那前凸后翘的线条。

  她的名字叫林如,夏天时她经常穿热裤或小裙子,上课的时候我经常从上面偷瞄她那雪白的大腿,看得我直嘚瑟。

  我那些损友都挺羡慕我能坐在林如的旁边,比如我那从小学玩到高中的家伙-孙啬,他把手放到我肩上,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衡兄啊,我真的挺羡慕你的,哪像我旁边那个……”

  我瞥了一眼孙啬那靠垃圾桶的风水宝地,还有他旁边那个黑的堪比非洲人的黑妞,真是享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了,便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我也把手放到了他那略显哀伤的瘦弱肩膀上,模仿着古人的语气语重心长地说:“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他一把就拍开了我那放在他肩上的手,脸色一变:“天降你大爷的,别给我说文言文。”

  虽说我坐到了林如旁边,但她还是自顾自低着头,细细端详着手上那本书,每次看她手上都会拿着这么一本书,拿着这本书的时候就进入了超级无敌的冰山模式。无论是谁跟他搭话,上到教导主任,下到平民学生无人能和她搭话。介于她长期处于冰山模式,被取了个全校公认的外号叫冰美人。

  这外号也挺合适她,至于是谁起的,我就不多说了。

  正当我去上厕所的时候,班里有那五个不学无术,贪淫作乐的小混混,就在厕所里把我围了起来。

  直对他们,我有种莫名的恐惧,我怂的跟孙子似的,对带头那个头上剃得只剩一坨大便的混子恭恭敬敬地说:“伸哥,有什么事吗?”带头那个人叫做陈伸,是在高一各个班小有名气的家伙,自然是不及这一中的那三个传说中的大人物,他好像加入了某个大人物的势力,因此才敢这么嚣张。

  “小子,上课看林如大腿看得很爽是吧。”

  陈伸这小子喜欢林如,林如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当他终于下定决心向林如表白的时候,林如也只是一句冷冰冰地话:“我不喜欢你,死心吧。”这句话刺痛了他’脆弱‘的心灵,陈伸因此非常恼火,大概他就是不爽我坐在陈伸旁边,所以才来找我晦气的。

  tmd,人家都不鸟你了,你还不死心,来找劳资有什么用啊,虽说脑袋是这么想的,但我嘴上是不敢说的。揉搓着手,一副奴才样,说道:“怎么敢看伸嫂的大腿呢!我知道那是伸哥你的媳妇哪敢看呢。”

  陈伸冷哼一声摆摆手,那群小弟就冷不防地把我打了一顿,然后还把我今天的生命线-青色的毛爷爷给夺走了。打完陈伸就无比嚣横地说了一句:“下次小心点。”然后扬长而去。我坐在肮脏不堪的冰冷地板上,脸上自然是鼻青脸肿,衣服上还有数十个黑脚印。

  我不顾厕所里那些诧异和鄙夷的目光,独自靠在厕所墙上。思考着,对于他们有这么多人,我能怎么办呢?孤军奋战,我没这么傻,那会被打得很惨。给老师打小报告,老师也只是把他们找到办公室里去,适当性地’教育‘了几句就放他们回来了,当然之后少不了一顿毒打。

  只是坐在林如旁边就要遭这种罪吗?我火气无处发泄,只能狠狠地咬着牙齿,把他们全当成狗,会咬人的疯狗,自然这样比喻心里舒服多了,但这样无异于自欺欺人,这好像是鲁迅写得《阿Q正传》主角使用自我欺骗的方法吧,名字好像叫……嗯……精神胜利法

  我就把衣服上的泥印子一拍,再用水洗了洗脸和衣服。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居然学会了这种自欺欺人的方法来安慰自己,我想把火气撒在林如身上,但这是陈伸搞得,关林如什么事呢!

  我无奈地笑了笑,镜子里的人也如是而已,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就是我吗?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一句反抗的话都没说,反抗动作都做不出来。

  我灰溜溜地回到了班上,只看到全班的人的目光都注目到了我身上,像看个小丑一样。

  躲在角落里刚刚欺负过我的那五个人正围在一起,时不时还发出怪异的笑声,还朝着这边指指点点,我闭着眼睛,争取不去看这些刺人目光,直勾勾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刚一坐下,坐在风水宝地的孙啬立马站起来,走过来,朝我问道:“怎么了,要不要我帮忙?”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便没有说话。孙啬见我那无奈苦笑,就知道我不想说,他也不勉强我,便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那风水宝地。他知道我不愿给他添麻烦,不愧是最了解我的人。

  我确实是不愿给孙啬他添麻烦,他也是一个人,我也不愿他和我一起被人欺负,被人打,被人侮辱。

  林如从书里瞥了我一眼,眼中没有任何表情,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心理。身材矮小但面容漂亮的班长,虽身材不及冰美人林如,但还是挺耐看的班长从班外面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我那鼻青脸肿的样子,连忙跑过来问这个问那个的。

  班长她叫做黎曼,她是我幼小就玩到大的女孩,可以说她和我是青梅竹马吧,小时候她还在树上爬上爬下的找果子,像个假小子一样。可以说是女大十八变吧,现在这丫头越变越漂亮了。

  看到这丫头对我关心问这个问那个,我心里一阵暖暖地,仿佛刚刚的疼痛都消失不见了,我跟她说不用担心只是在厕所里摔了而已,她问我要告诉周妍吗?周妍是我的妹妹,她现在在读初三。

  我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不想让她担心。”毕竟她现在正在紧张地复习着准备人生第一次考验-中考。

  “果然还是这么老好人。”黎曼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绯红,不过我的注意力没放在她身上,所以就没看到。

  “衡衡,那要跟老师说说,早退吗?”黎曼低着头手指在交错着,对我问道。

  衡衡这个名字实在是不敢恭维,没想到从小时候开始她就这么叫,居然一直叫到了高中。我也懒得去纠正,衡衡就衡衡吧,叫法什么的,都无所谓。我适当编了个理由,说是在厕所摔倒太丢脸了不想早退,也不想辜负了自己那伟大学业。

  其实我的成绩非常的好,上不上课都差不了多少,上了课,优秀没跑了,没上课至少也不会考得很差。

  酷:6匠-D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yes爷说:

新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