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第五次出巡,一路劳顿,直至平原津路上……

  千军万马包围的一辆豪华马车中,年过半百满脸斑皱的秦始皇就是在东寻也不忘批改卷轴。

  批改了一段时间后,秦皇嬴伸了个懒腰突然面带微笑的说道:“赵高,你觉得朕迷信么,相信长生之说?”

  听了始皇的话,赵高露出微笑,阴阳怪气的的回答:“皇上是帝国的王者,是千古一帝,既然皇上说有,那肯定就有,皇上说没有,那肯定就没有!”赵高就是这样,对待始皇的问题从来不会犯错。换做别人,说有明显是敷衍。说没有又会反驳到始皇。

  苍老的嬴政微微一笑:“就像当初,有谁能相信朕能横扫六国?谁能相信朕能一统天下。结果呢,朕还不是得到了天下!”

  赵高又阿谀奉承的笑道:“皇上英明!皇上神武!皇上是史上第一人。”就是因为赵高平时展露出小人之势,只会溜须拍马,所以嬴政做梦也想不到赵高后来竟然会如此胆大,才把自己江山的命运交到了他的手里。

  “把笔墨卷轴拿上来!”

  赵高好奇的看着嬴政非常不解,因为以前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要求,有事从来都是自己代写的。虽然不解,但也不问,这也是赵高摸透了始皇的习性之一:“诺!”

  拿来了卷轴和笔墨,始皇开始严肃了起来,在卷轴上写了满满的文字。如果这文字给别人看,别人肯定看不出任何名堂,因为他的写法,属于帝国特定的机密手法,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看懂。

  花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写完了卷轴:“赵高,把此卷轴速速传给扶苏,十万火急!”

  赵高小心的接过卷轴应答了一声:“诺!”说完马上向马车外走去。

  赵高回到车内后嬴政又对赵高问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朕会亲自动笔,是不是很好奇朕写的是什么内容?”

  赵高弯下腰回答道:“该说的皇上自会说,不该说的臣不该多问!”

  听了赵高的话,嬴政又满意的笑了笑:“在给朕拿份卷轴来!”

  “诺。”赵高是越来越不解,心想肯定有非常重大的事情要发生。

  又拿来卷轴,始皇又开始认真的写了起来。

  不过,这次始皇没用任何方法。写完之后嬴政直接把卷轴丢到赵高面前:“你看看吧!”

  “诺!”赵高捡起了身前的卷轴看了起来。

  过了片刻赵高看完了卷轴上的内容,露出了非常惊奇的表情,但仍是没有多问。

  嬴政又开口问道:“是不是很奇怪朕为什么要把皇位传给将闾!”

  “世人以为皇上您体虚重病,但实际上皇上您矫健如龙,既然皇上好好的为何要让位?那又为何要把皇位传给公子将闾,而不传给公子扶苏呢?”这时,赵高反问了两个问题。该问时问,不该问时不问,如果一直敷衍嬴政,一直不闻不问,只听嬴政一人说话,那赵高也本想站在始皇身边那么久了。

  听了赵高的两个问题,始皇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说道:“朕也年仅半百,身体也非常健康,为何要让世人以为朕体虚?因为朕要带着扶苏共同长生!”

  “这?”

  嬴政解释道:“世人谁能相信朕能得天下?扫六国?就算是朕自己也不相信!”

  “那?”

  嬴政又道:“凭秦国一国之力,何以得天下?朕向来不是迷信之人何以相信长生之说?”

  接下来,嬴政又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朕背后又神人相助!朕马上便要踏入长生之路!哈哈哈……”秦始皇越说越激动,越说越高兴。

  听了嬴政的话,赵高也是非常羡慕拍马屁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接下来,嬴政又调整了下心态开始说正题:“只可惜长生之路是何以的漫长!想修长生仙体要在仙谷改造千年之久!”

  “还有,在西边三十里外的湖边有个小屋,小屋里有很多鲍鱼,鲍鱼里堆里有朕准备的尸体,和朕八分想象,这具尸体至少能保存三年,你待会想些办法托运进来。”

  “反正,到时候欺天下多久,就骗多久吧,越晚让人知道越好,等实在瞒不住了你在拿出的圣旨,昭告天下,让将闾登基吧!”

  “朕几天后将和扶苏,蒙恬正式踏入仙谷后千年之内都不可能在出来,朕可是把一切都交在你手上了!”当然,还是这样的说法,始皇之所以把一切遗昭交给赵高是因为看他平时是一个胆小老实之人,但他做梦也没想到事后的赵高竟如此胆大包天。

  确实,赵高这人在赢政面前处处装的像孙子,而只有在赢政不在时才把所有人都当孙子看。

  “诺。小的谨记皇上法命!”此时的赵高也完全没有任何多想,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好了。你去把尸体弄过来吧,一定要亲自前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诺!”说完,赵高便匆匆离去。

  之所以不告诉别人是因为他不想太多人知道,不然这事传出去后等自己以后出关后肯定不利。

  赵高先是在嬴政的车前糊弄了一番,然后带着人马前去取鲍鱼。

  过了许久,赵高带着鲍鱼和尸体回到了马车,但始皇早已不见了踪影。

  没过多久,帝国便发生了惊天的消息,公子扶苏和大将军蒙恬自尽,也只有赵高一人知道其中原委了。

  两天后嬴政,扶苏,蒙恬三人又乔装出现在神农架地区。

  在山里转了几天,终于走到了一个小木屋前。

  嬴政恭敬的说道:“老师,一切都安排好了。”在世是多么霸气的嬴政,一项都是以爷爷的气势待人如今以孙子的语气对木屋里的人说话。

  而扶苏和蒙恬更是的小心,看到自己的皇上都那么的有礼,他们俩不得不更小心。

  “一切都以准备好,你自己去谷里吧,记住明天午时仙谷正式启动。走吧……”只听这声音如古树般苍老,又如天空般神秘,仿似从屋内传来,又仿似来自四面八方。

  于是,在嬴政的带领下,三人走进谷内。

  只见这山谷有足球场那么大,这谷除了来的这条路,只有顶上是通的,对面百米处便是死路。当然,这死路所指的便是岩石,岩石之下是一潭湖,湖中还有一亭子,而湖的旁边还有三所小木屋。

  激动难耐的三人想用睡眠最快的进入明天,但三人躺在谷内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最后,三人又开始聊天。

  “你们肯定想知道我这位老师的故事吧!”嬴政看着两人问道。

  扶苏和蒙恬就如小鸡琢米般同时回道:“嗯嗯……”

  赢政笑了笑说当:“天下大势过于散乱,时而发生战争。战争会带来灾难,战争会让人没饭吃,没衣穿,更是会死人。为了能结束战争,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战制战,以暴之暴。于是老师就选择了朕,从小开始培养朕,让朕成为这个制暴之人。”

  “有关于老师的事朕知道的其实也不是很多,虽然他暗中助朕,但和朕很少见面。而老师他是在朕年幼时他便找上了朕。那时朕的年龄才刚两位数,而老师则是一副年轻健壮的模样。但……三十年过去了,朕已经两鬓斑白,一脸皱斑,但老师他……他的样子和当年没一点改变。”

  听了赢政的话,蒙恬和扶苏就像小孩子听故事一样,即是入迷,又是惊奇。

  扶苏回应道:“原来,父皇以前说的以战制战都是事实,到之前我还以为这些只是父皇称霸的借口。”

  秦始皇又欣慰的说道:“也只有你小子敢顶撞朕了。”对于扶苏对自己的意见,嬴政有时后虽然确实会生气,但的确对这个儿子,自己是最喜欢的。

  “借口。你想当年秦国虽大,别说敌天下了,就是平楚国都是个问题,要不是老师帮忙,别说天下人觉得可笑,朕自己也觉得这是个笑话。”

  最新章节o%上酷y匠网v

  “还有,焚书坑儒这事你们怎么看。”秦始皇又看相两人。

  “难道,这其中也有什么猫腻?”扶苏想也不想直接问道。

  赢政哀叹的说道:“可惜了那些书,更可惜了那些人才,那些先辈所留下的知识啊!焚书坑儒,只是朕为远才之举!”

  “大将军蒙恬武艺超群,是朕原本就定好之人。而另外一个名额,焚书坑儒就是考验。”

  这时,扶苏才恍然大悟:“那让我和蒙恬一起抗匈奴,是为了历练我们喽?”

  蒙恬也才反应过来,想想也觉得挺有道理。

  三人围绕着这些话题聊的不亦乐乎,就这样,不知不觉得,三人便聊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拂晓才有点困意,才稍稍的眯了会。

  巳时刚到,蒙恬便醒了,看着还在熟睡的两人也没打搅,静静的坐着直到离午时还有一刻,才把两人叫醒。

  三人一起站到谷中央,赢政静静的看着头顶的太阳,直到天色慢慢的暗下……

  天空中冒出了一个黑影,向太阳移去。太阳缺了一点,像是被狗咬了一样。接着,它变成了正在鞠躬的大胖子、苗条少女、瘦绅士,又是一弯纤细的豆角,还成了小珠子。

  正当扶苏和蒙恬还在发呆之时,嬴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三颗药丸,隐约看去这药丸发着淡淡的荧光。

  “吃吧。”边把药丸递给两人,边说道。

  看着嬴政一口吃下了药丸,两儿也不在犹豫,直接放进嘴里咽了下去。

  三人吃了药丸后,又开始呆呆的欣赏日食。

  突然,他们感觉到大地在颤抖。开始只是微微的动荡,三人也没管它,仍是静静地看着天空。

  震动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没过多久大地在摇晃,山谷在摇晃,三人也在摇晃。

  接下来,谷内四周光秃秃的岩壁,不知道从哪掉下一块块岩石。

  终于,过了许久震动停止了,扶苏和蒙恬才发现出路已经被封死了。

  扶苏埋怨了一句:”真的,要在这小谷之中待上千年?“其实,嬴政也非常不愿意待在这那么久,但也没办法:”准确的说,应该是两千多年。“嬴政淡定的说道。

  ”啊!!!!!!“扶苏和蒙恬异口同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