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持想要捏下手里的扳机,但扳机还没捏下去,就被那家伙飞起一腿,给一脚踢飞手里的冲锋枪。

  张持面色一沉,双手握拳,顺着那家伙的脸颊便冲了上去,那家伙快速闪开,躲过了拳头的撞击。张持收起拳头,身子倏然飞转,胳膊肘就在转身的瞬间,撞击到他的肩膀上。

  酷^`匠@网VO唯、一L正}“版,…,F其Z他。都是x/盗Z@版》0

  这胳膊肘看似撞击在那家伙的肩膀上,但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握着拳头,千钧一发时刻落在张持的胸前。

  两人各后退两三步,张持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撞击胸前后弥漫全身。

  “这个恶魔……”张持紧咬着牙关,内心暗自猜测,更加确认了他的身份,“怕是不简单……”

  恶魔退后两步后,稳住身子,怒吼一声,便又想张持冲去。就在这时,外面又冲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同样一身黑衣,跟恶魔的衣着一模一样。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配合密切,只打的张持后退不止。

  张持恼怒不已,感觉这两个家伙的实力跟雷神与毒蛇相差无几,而且那个被称之为恶魔的家伙实力更加强大一点。

  两人完全是赤手空拳,好在张持最为出色的就是近战格斗,面对两人的疯狂进攻,他尽量避免要害被袭击,然后寻找机会率先对那实力比较弱一点的黑衣人进攻。

  “砰……”

  蓦然,就在张持承受了一道猛烈的进攻后,越过床板,单脚踩着床头柜,猛然用力,飞身而起,大腿膝盖对着那实力比较弱一点的黑衣人胸前就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这一撞击只打的那家伙后退不止,嘴里更是传来闷哼声。

  “找死!”那另外一个黑衣人见状,暴怒不已,倏然拔出腰间锋利的军刀向着张持的胸前就快速刺去。

  “叮……”千钧一发时刻,张持也拔出匕首,快速格挡。

  激烈的战斗如火如荼,二夫人钻在卧室的墙角,不断地哆嗦着。

  在那大厅里面还站着一个家伙,一个身穿紧身白衣,脸上缠着白色布条的家伙。那个家伙并未加入战斗,只是望着卧室里面的三人,脸上泛起阴沉之色。

  张持的战斗能力出乎他的意料,想不到就连杀手界相当有名的恶魔与他的副手联合都难以拿下张持,这不得不让他对张持产生重视。

  “恶魔,看来你的战斗力又下降了!”大厅内,身穿白衣的家伙揶揄地说道。

  “风凉话谁都会说,别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黑衣人不屑地说道。就在说话的时候,张持倏然加速挥刀劈开他的军刀,左手出拳猛然对着他的胸前就撞击了一下,紧接着在他后退的时候,飞身一脚,直直踢到他的脖子上。霎时间黑衣人被踢得一头撞到后面的衣柜上。

  衣柜承受不了他的力道,稀薄的拉门瞬间被撞碎。

  张持得势不饶人,甩手手里的匕首就猛然向那家伙的脖子上刺去。

  然而就在这时,那一旁的另外一个黑衣人出手了。

  张持急忙躲避他的进攻,却想不到大厅里面的白衣人也出手了,他的速度很快,就仿佛一个幽灵一般,在张持搓手不及中,一拳落在了他的脑袋上。

  这一拳下去,张持直接被打的头晕目眩,眼冒金星,由此可见一拳的力道有多么强悍。

  张持能被这一拳给打中,一方面是因为要应付黑衣人,另一方面疏忽了外面那家伙的实力,以至于直接被打的在双眼冒金星的过程中,失脚跌入床上。

  房间里面一片凌乱,张持跌入床上后,那床上散落的棉花霎时间宛如天女散花一般,胡乱飞舞。

  “张持……”二夫人看到张持跌落到床上,不由担心地大声喊道。

  张持直觉眼神模糊,视线之内一片朦胧。那白衣人似乎不想饶恕他,对着他又发起猛烈的进攻,张持下意识地在床上滚了一圈,扑腾一声跌落在地,同时也恰好躲开了白衣人的进攻。

  “二夫人……”张持有些无力地喊着。

  一旁的黑衣人狞笑一声,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瞬间把他模糊的意识给踢得昏迷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小区内响起了警车的鸣叫声。

  “带上这两个家伙撤……雇主可是说了,一个人头一千万,一个活人一个亿!”白衣人的嘴角泛起了愉悦的神色。

  那两个黑衣人一番对视后,活跃了一下受伤的筋骨,一个冲过去打晕了尖叫不已的二夫人,一个一把扛起张持,就向外面冲去。

  战斗前后持续了不足二十分钟,就在激烈中结束了,如果没有白衣人的出手,张持能否失败就是一回事了!

  雷神与郭冲锋并不知道小区发生的事情,两人先去舒舒服服地跑了个澡,然后又去酒吧找了几个软妹子喝酒,直到凌晨一点多,这才带着几个漂亮的女人前往酒店开房了……

  这一晚对于这两个家伙来说,无疑是销魂的一晚,但是对于张持与二夫人来说,却是非常的煎熬……

  二夫人还好一些,毕竟她是一个女人,大夫人念着旧情,只是捆绑了她的双手,并没有虐待她。但是张持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连夜被那三个家伙给扛走后,扔到车后备箱,在一路的颠簸中,来到了一个灯光昏暗的地下室。进入地下室,他的双手就被架在一个木桩上。

  在他的不远处,有两个空着的铁笼子。几天前,王锋芒与魏忠心就被关押在这里,只是两人比较幸运,在浴血奋战中杀掉猛虎,逃出了铁笼……

  张持依旧处于昏迷中,那一旁的一个家伙端着一盆冷水,直接泼到他的头上。冷水刺激着他的大脑,瞬间把他从昏厥中给泼醒。

  他吃力地睁开沉重而又朦胧的眼皮子,呆呆地注视着周边的环境,突然一道耀眼的光芒猛然射向他的眼睛,他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湿漉漉的头发滴落着水滴划过他的眼睛与睫毛,紧擦着脸颊落在地上。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用刀刺瞎的你的眼珠子……”就在这时,一句恶狠狠地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张持下意识把目光转移向那里,但因为刺眼光芒的照射,导致那里白茫茫的一片,并没有看到什么半个人影。他的脑袋疼痛不已,昏迷之前,那个黑衣人又在他的头上使劲磕了几拳,如若不是白衣人看在金钱的份上,也不会出手阻止。

  张持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但有一点他知道,来到这里,八成凶多吉少,搞不好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就挥着砍刀,一刀砍下他的脑袋。

  他略微挣扎了一下,发现他的双手被紧紧地捆绑在十字木桩上,双脚也被绳子给紧紧地捆绑着,想要挣扎都无比的艰难,更不要说挣脱那绳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