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我突然陷入了沉思。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如果没有经过夏琪的事件,我可能还没有醒悟,但是此刻的我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雏了。

  要么做一个乖乖学生,要么混出个名堂来。

  此刻,我只有一个人,没有人能够商量,我就像是悬崖边的一粒浮尘。

  第二天一早,我刚刚走进教室,叫看见一个人背对着黑板坐在我的桌子上面,一只脚搭在胖子身上,正跟胖子说着什么。

  刚一走近,尼玛,我立刻眼红了。这真的是仇人见面分在眼红。

  是的,就是他,刘刚,本就是仇人,此刻坐在我得桌子上面,欺负着我到这个学校唯一一个对我表达善意的人,虽然我没有表达什么,但是心里已经将他当成了我得兄弟。

  我脸色阴沉的走了进去,班上的人都一副看笑话的嘴脸,只有胖子一脸的焦急。

  刘刚回过了头,“你就让林强?”

  “是。”

  “我是你妈逼,”刘刚说着一脚就踢了过来。我一闪身,没有踢中,倒是他差点从桌子上面栽下来。

  我暗笑了一下,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刘刚一下子没踢中,顿时发怒,仿佛我就应该站在那里让他踢似的。他一挥手,他后面七八个人一下子全都拥了上来,对着我打,胖子也被几个人按着打,我一下子急了,猛的掀开众人,一把抓住刘刚,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死不撒手,不管后面的拳脚多么猛烈。刘刚也挥起拳头不停的想把我打下去,我忍着疼痛,将所有的的眼泪吞下去,终于,我感觉嘴里咸咸的,热乎乎的,还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刘刚不停的尖叫,我则是残忍的笑了笑,后面的拳头零落的都停下了。我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任由咸咸的血液灌进我的喉咙。

  突然老师冲了进来。闹出了这么大动静,老师本该早来了,可却一直没制止,却在刘刚被我压制的时候冲出来了,这一幕让我心寒。不顾他的呼喊,嘴上加大了力度,刘刚又惊叫了一声,全身开始抽搐,老师一看到这个样子,立马吓呆了。

  酷l匠:网;正版首!:发

  最后还是几个体育老师将我拉开,拉开的时候,我嘴里还带着刘刚的一块肉。刚把我拉开,一道血剑冲在了我们老师的脸上,使他那苍白的脸上多了一点红晕。

  我们在几个体育老师的押送下被送进了医院。刘刚失血过多正在抢救,我全身多处骨折,这次住院估计时间短不了。这期间,就只有胖子隔山差五的跑来看我,倒是刘刚那边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最后听说我们校的扛把子也来看他了,不过就看了两眼,就什么都没说走了。从那以后来看他的人就少了。那扛把子也来我的房间看了一眼,只说了一句“你很好,疯狗。”

  当所有人都走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得脑海又浮现出了那个问题,我到底应该怎么走。

  你若自己不强大,没有人帮得了你。父亲的话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

  是啊,年少何必压抑,年前正当狂。

  想到父亲,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