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等到了第二天,可是父亲还是没有来接我,我非常纳闷。来的时候是坐的车,只对路线有着大概的记忆,整个人仿佛被抛弃了一样。我沮丧的跳进了小溪里,可是谁还没有能没过我的膝盖,想要跳河自杀的愿望也落空了。我横竖的想了想,总不能在这里做一辈子野人吧,于是,我开始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向家走去。

  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个人已经虚脱,又渴又饿,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前方有一片红薯地,于是冲过去就抠了几个红薯出来,也顾不得洗干净上面的泥,就送入嘴里吃了起来。“汪汪汪。。。”妈呀,吃的正爽的时候,后面居然传来一阵狗叫声,吓得我拔腿就跑,身后还传来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大概是“有人生没人养之类的。”我小声回骂了几句,掉头就跑。

  终于跑到了一条大马路上面,说是大马路,其实就是一条相对宽了一些的土路,我漫无目的地的向前走,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我掉头看过去,只见一辆红色的王牌拖拉机正向我驶来,突然,那人停了下来:“你就是林强吧?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你家里出事了,好像是你爸爸出车祸了,你还不回去。”我列如着说命了自己不知道怎么回去,拖拉机大叔很爽快的让我上车,说送我回家。在车上,通过闲聊,才知道,这是我们隔壁村村支书的儿子,现如今改革开放,自己出来跑起了运输,也算是小挣了一笔。从这明晃晃的拖拉机就能看出来。

  走了大概三个多小时,已经到我们村口了,我跳下车,向大叔道了声谢就急忙向家里奔去。老远就听到了锣鼓喧天的声音。

  等我临近,果真是我家,到处都挂上了白色蔓布,我幼时母亲早亡,不称职的父亲整天就知道忙着别人家的事,一直都是几个叔叔伯伯在帮帮忙照顾着我家。此刻看到叔叔伯伯都鬼在这里,心里也就咯噔了一下。

  我跪在我父亲的灵位前,没有哭出来,此刻我却是想着我父亲那没进行完毕的训练。听相亲们说,父亲是在去县里汇报工作的时候,汽车翻下了山崖,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转眼间,头七已过,我二叔找到我对我说“阿强啊,你前段时间因为住院,也没能参加考试,不过呢,你父亲在临走前已经给你找好了市重点中学的关系,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我这边联系了你父亲生前的老战友刘哥,你到市里边就先寄住他家,我们会按时把钱给你汇过来的。”我看着叔叔头边的白发,心里很是不忍,但是也没有拒绝,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学出个人样来。

  就这样,我的命运就被绑上了市中和梦想的身上,我没有退路,我只能奋勇向前,不管前面有什么,都必须一脚他过去,闯他个天摇地动。

  5u酷匠G+网唯一(正A版C,其1他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