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O,章节上《酷}I匠n网T#0☆(

  面对巨人如此凶悍的一击,罕林无法抵挡,只能施展影踪步,迅速避开,绕到巨人身后,双臂灌注全部内力,连续三次瞬至,全部击中巨人背后同一部位。

  每击中一枪,巨人后背便擦除一串火花,最后仅留下了三个一寸多深的浅坑。

  巨人发出一声嘲笑般的吼叫,头部一下转了一百八十度,直接看向后面的罕林,胳膊肘部异常弯曲,猛地向后一拳击出。

  这一幕太过惊人,罕林一时没有料到,等回过神来,拳头已经到达面前,最后只能将沉影枪横在胸前去抵挡这一击。

  巨人拳头击打在沉影枪枪杆上,其异常坚固的枪身并没有被击弯,但是拳头余威不减,直接将罕林击飞了出去。

  遭受如此一击,罕林双手虎口撕裂,鲜血顺着枪身慢慢流淌。

  让人意外的是,鲜血最终没有流到地上,而是全部渗进了沉影枪内。

  吸收了罕林鲜血的沉影枪,原先繁密的银白色云纹发出淡淡的红光,甚是妖异,罕林甚至在心里感觉到一种对血肉的渴望。

  这种渴望让罕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他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人还是一头野兽。

  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自己肯定会彻底迷失,罕林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让自己重新清醒了过来,将渴望压制在心底。

  如此样子的沉影枪,罕林也是第一次见到,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不敢在贸然使用。

  巨人身体恢复正常,不给罕林继续思考的时间,再次攻将过来。

  这次巨人手脚并用,每一击都给罕林造成巨大压力,逼的他只能继续施展影踪步,不断躲避。

  此间,红犼多次想要下来参战,都被罕林严厉制止了。这种战斗稍有不慎,便会丧命,他是绝对不想红犼出任何意外的。

  但是影踪步每施展一次,对体力和内力都是巨大的消耗,时间一长,罕林渐渐开始气喘起来。

  巨人看出了罕林的窘境,攻击变得更加密集,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罕林再一次躲过巨人的一拳后,闪身躲在一颗三人粗的大树背后,借此与之周旋。

  突然,周围没了动静,罕林躲在树后无法观察具体的情况,还没待他细想,三人粗的大树被巨人一拳拦腰击断,硕大的拳头夹杂着无数木屑紧贴着罕林头顶飞过。

  瞅准时机,他用长枪挂住巨人前臂,借力翻身,一下踩在上面,内力灌满右臂,鬼手全力施展,一个手刀直取对方眼睛。

  鬼手掠过,直接插入敌人右眼,巨人一个踉跄,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

  待他想要施展二重劲直接击穿巨人头颅时,一个巨大的巴掌从一侧狠狠地呼了过来。

  此时,罕林全部的内力都集中在手臂,无法施展影踪步逃离,被巨人一巴掌拍出十数米远。

  罕林狼狈的起身,一口鲜血喷出。

  诡异的是,鲜血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弯,被沉影枪全部吸走。

  这一下,压制在心底的渴望再次蔓延,且比上次更加的疯狂,甚至在不断侵蚀他的意志。

  “睡去吧,让我来接管这些,等你醒来,一切都已结束,全部的人都要死,嘿嘿嘿嘿。。。。。。”

  罕林竭力压制内心的这种渴望,他感觉自己一旦有丝毫的放松,这种渴望便会彻底接管他的身体。

  现在的他面目狰狞,痛苦异常,因使劲全力而导致全身肌肉痉挛,身体慢慢蜷缩成了一团。

  蜷缩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每一下颤抖,都会让他感到一阵眩晕,很想就这样睡去。

  在颤抖了数下后,蜷缩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巨人看到罕林如此模样,以为他是被刚才一击彻底伤到了内腑,一时停止了继续攻击,饶有兴趣的在一旁观看起来。

  罕林坐了起来,身体以极高的频率左右晃动了一下,晃动频率太快,以至于让人产生错觉,感觉他有左中右三个身体。

  慢慢地,罕林的身体稳定了下来,发出一股嗜血妖异的气息。

  他一直低着的头慢慢抬了起来,眼睛中透漏着一股无情、蔑视、毁灭的味道。

  突然,他慢慢起身,蹲下,再起身,此时原地中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巨人意识到不对,赶忙向四周寻找,但哪还有罕林的影子,不甘心的他继续寻找,发现天空中有一个黑点。

  这个黑点慢慢升空,最后与天上的太阳重合,强烈的日光,让地上的巨人一阵恍惚。

  就在这一霎那,这个黑点跳出日光,从空中急速落下。

  等巨人回过神时,散发着妖异红芒的长枪已经洞穿了他的左肩,留下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受伤后的巨人彻底发怒,不断地追着罕林疯狂攻击。

  罕林则是不断退避,择机出枪。发出红芒的沉影枪锋利异常,每一枪都能在巨人身上留下一处伤痕。

  现在的罕林就如一头正在狩猎的妖狼,一击便退,慢慢贪食猎物的血肉,丝毫不给巨人反击的机会。

  随着伤势越来越重,巨人终于不支,轰然跪倒在地上,只见他腹部不断蠕动,一阵呕吐后,直接将腹中的钱储吐了出来。

  巨人身体重新变回了原先大小,表情呆滞,跪在那一动不动。

  钱储也是慢慢恢复了原先的身体,现在的他面色苍白,身体不住地颤抖,连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罕林持枪一步步走来,钱储内心彻底崩溃,跪在地上不住地求饶。

  “罕林,之前是我不对,你大人有大量,还请饶过我这一次,事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我定会让我父亲放弃对你的一切追杀。”

  但是此时的罕林眼神中早已没有了人性的味道,仿佛就是一头狩猎成功的野兽,怎会放弃这来之不易的猎物。

  “罕林,你还想要什么,功法、丹药、美女、钱,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求你别杀我。”

  罕林还是无动于衷,钱储彻底急了,“罕林,我可是钱家外门门主之子,你要是杀了我,你可知道后果有多严重,你不怕引起两门的彻底交战吗。”

  罕林狞笑着,手中长枪挥动,直接将钱储的双腿割下。

  剧烈的疼痛,让钱储忘记了一切,只剩下不断地哀嚎和求饶。

  当罕林无情地催动长枪就要了结钱储的性命时,消失了很久的血红色晶石再次出现。

  晶石一出现,便如长虹吸水般,将沉影枪上的红芒全部掠走,打了一个饱嗝后,再次消失。

  失去了红芒的沉影枪恢复了正常,罕林也逐渐恢复了神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