婕拉惊恐地睁开眼睛,看见是我之后,慢慢安静下来,挣扎着想做起来。

  我说,你先别起来,你伤得很重,到底是怎么回事?

  婕拉躺在我的怀中,闭上眼睛仿佛回忆起当时的恐怖场景。是奎因,她背叛了战争学院。

  我看了看婕拉身上的枪口,确实像是奎因的坐骑,那头凶猛的猎鹰,米富拉基尔啄食的伤口。

  婕拉接着说,当时瑞兹校长带领着学院的学生浩浩荡荡地来到扭曲丛林,根据之前达成的协议,我非常友好的接待了他们,并给他们指引了一天比较安全的路径。可是奎因貌似受到虚空能力的控制,她不仅炸毁了运输车,还将运输车中受伤的学生全部杀害,在这茂密的树林中奎因乘坐在她的坐骑上没有人能追上她,我为了履行在扭曲丛林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协议让瑞兹校长带领学员继续前进,而我留下来对付奎因。不愧是德玛西亚之翼,虽然在我的地盘,但我却没有任何优势,反而差点被她打死。还好你来了。

  我心疼的看着婕拉身上的伤口,奎因在学院一向好胜,还好速度方面有我能压制她,这次如果我在的话估计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撕掉披风给婕拉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问她,那你告诉我学院从哪天路走的,我得快点追上他们。婕拉点了点头说,你把我扶起来,我带你去。

  土地上覆盖着一层一层不知道多少年的枯叶,我扶着婕拉走在松软的土地上。我看着婕拉就这么赤裸着身子,问她,要不你先把我的披风裹着吧?

  婕拉妩媚地回过头,看着我笑了笑说,都是女人,害羞什么。

  我被她盯地有点不自在,躲开她的眼光说,你快带我去他们走的路吧,我还要追上他们。

  搀扶着婕拉细嫩的胳膊路过一颗感觉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树旁边时,作为猎手超人的视觉告诉我,树中心仿佛有什么东西。

  我示意婕拉别动,然后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那颗老树像一天天小蛇一样盘虬的树根走过去,因为我隐约看到横七竖八的树根地下仿佛有个人藏在那里。

  当我缓慢地拨开那些树根的时候,我发现貌似那是一个死人,身上充斥着血痕,每一道都足以致命。

  我小心地将手摸到那人的动脉上,没有动静,身体也已经凉了。当我翻过那人的身体时,我惊呆了,那人脸上一道道花纹不就是这片树林的主人,婕拉吗?那我身后的人又是谁呢?

  当我还没来得及回头问清楚的时候,从背部一阵穿心的痛楚传来。我感到冷风仿佛开闸的水一样灌进我的身体,我转过头,看见两眼冒着蓝光的婕拉阴森地看着我,微笑地说,只是一朵无害的鲜花。

  v"酷匠6网g首“发D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