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麻烦,你们让开一下,给我让个地,,我好给他看看”我乡下来的一口土话,这时他们才注意到我,管家说道“你谁啊,,,”璐璐忙解释道“他是,,,他是我同学,对,他是我同学,”好吧,我是你同学,“哦,”管家看也没看我,啊呀,尽然被忽视了,不行这个面子一定要整回来,想也我强挤了进去,也没管他们讨厌的眼神,就对林璐璐道“找瓶酒来,最好是上了点年头的,愣着做什么快去啊,想不想久你爹了,”我装作生气的说着,“好,,好,你等等啊,马上,张管家,酒再那,快来啊,帮我找一下”林璐璐忙跑了出去,才知道这里她不熟悉,就叫张管家去,过了一会两人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不知年份的清酒,看那包装就知道有些年头了,,管家把烧酒递给我,我接过来,却听到他们在后面唠叨“他行吗?”“小姐,不会是个神棍骗子吧,,”嘀咕个没完,我有点不高兴了,大声道“不闭嘴,还想不想再见到你家主子了,”“你。。。哼,”等会要是好不了看我不收拾你,认识小姐也不行,管家心里想着,

  唉,,恶狗家奴啊,,我也没在多想,就用清酒洗了手,又将林老爷子的上衣脱了,撒了一把酒,从自己身上找出打火机,把自己手点着了(因为有酒大家在日常生活中见到过吧我就不做过多解释了)快速的抓在林老爷子的凶口上,然后林老爷子的胸口也着了火,没办法有酒啊,再说了不用酒我要减多少年寿命啊,后面一阵骚动,还是林璐璐吼了一声“都别动”镇住了那群人,里面当然有他家亲戚,我这时手上可不觉得烫,反而冷的要命,火也快要熄灭了,我着急的大吼一声“急急如律令,起”只听的“啊,,”的一声,呵呵,林老爷子醒了,,他睁开双眼,虚弱的道“冷,,好冷,,”我让他们把剩下的酒给他喝了,,这些人现在可就乖了,我说啥就是啥,,,没办法,有实力,走在那都是那么任性,,,,这件事过后,林老爷子,非要请我做他的什么顾问,留在他的公司,那群家奴见了我又是大师又是神仙的叫,,一脸的势力样,而我的璐璐呢,,,嘻嘻,,当然是感情进一步加深了,通过称呼就能看出来了呗,,璐璐,,哈哈,,咳咳,,,低调。,,(我也就就在了林氏企业,一是为了璐璐,二是这里人生地不熟,这里好办事,也好查查关于半人半尸的那件事),,,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人一直在暗中注视着我,,,,

  我说,“可以开饭了吗?”“嗯嗯,可以了,”璐璐急忙说道,,,而他的父亲则是一脸的无奈,,呵呵,,,其实我心里知道林老爷子怎么想的,(怎么就看下了我这个土鳖)正常,我要是为人父母,我也会这样想,因为都是为了儿女们好,林老爷子也没说出来,毕竟我救了他的老命,看到我还年轻,还有一手好本事,也就不管了,索性就让我住在了他家,(这样我和璐璐就有了更多时间相处了)当然我可不是白住,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查降头的事,已经有了眉目,只是不确定,问林老爷子,他也不说,看来八成是我猜想的那样。吃过饭,璐璐把我拉了出去,说要带我逛街为我买几身合适的衣服,(有人养着就是好)女人啊,真的很麻烦,拿起这件放下那件,又觉得另一件好看,,,搞得我是一个头两个大,最后干脆就是她拿一件我要一件,奶奶的,,(最后算账花了八万多,,)而人家更本就不心疼的样子,,,我一个土鳖可没见过这么多,,吓到了,,唉,有钱就是任性,,,你说人要是倒霉吧,就是喝口凉水都塞牙,,逛了一天,赶从商场出来都夜里了,,我俩出来没叫别人跟着,怕打扰我俩,所以,所有的东西都得我一个人拿,我容易吗我,,我们走在平坦的柏油路上,可是我总觉得,有人跟着我们,不是鬼跟着我们,,奶奶的,,是买个不开眼的,连道爷我都跟,,活腻了,,,我便停了下来,很生气的说道“别跟了,不然打的你魂飞魄散,连鬼都没得做,”璐璐还不明白所以然,可是听到我说连鬼都没的做就明白了,,,“瞳,,瞳,,是不是有鬼跟着咱们呀。。怕怕。。”一边说一边往我身边凑,,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傻样,,你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怕啥,有我呢,”果然,我刚说完她就好多了,,再看看那个鬼,知道我发现了他,也不在躲藏,而是飘出来,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就是那个爱管闲事的家伙?滋滋。。。想走霉运吗?小子?”“呵呵,,和你道长爷爷说话客气点,说吧,是谁派你来的,是不是那个女人,,”我毫不畏惧道,“你,,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认识我家主人,,不对,,你管不着,我劝你快滚吧,小道士,,”他依旧嚣张的说道,我啥也没说,从身上掏出来了师傅托梦给我的那块铜牌,“这,,这是,阴伺令,。怎么可能,,对不起,,对不起。小鬼有眼不识泰山,别和小鬼我计较,。放过小的吧,我也是被人养起来,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阴伺大人。。你看。。我。。”那只鬼态度立马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好像真的怕我一个生气将他打的魂飞魄散,我也没把它放在眼里便说道“说吧,是谁派你来的,,你的主子是不是和林老爷子有一腿,,”“是,,是,,是,,阴伺大人真是料事如神,,我家主子为了得到林老爷子的资产和张管家串通好了,,我也是他们让道士请来的,,,让我下降头,,,您也知道,像我们这种鬼更本就没有杀伤力,都没办法接触生人,可是经过道士一炼化就不一样了,不怪我们啊。。”小鬼一副小人嘴脸的说着,,照他说的,他还冤枉呢,,呵呵。。,也是,,鬼也真的很可怜,,尤其是这种游魂野鬼,,最容易让心术不正的道士利用,用来害人,在去收鬼赚钱,,

  唉。。。整个过程,璐璐都没说一句话,只是一直紧紧的抱着我,,,“行了,你走吧,桥归桥,路归路,冤魂上路,祖师勒令,极”我用破镜咒,破掉了上一个道士下在这个小鬼身上的咒术,,也算是做件好事吧,,“谢谢,,谢谢阴伺大人,,谢谢。”小鬼千恩万谢,,“对了,早点投胎去吧,也算你命好,手拿出来,”我想想还是好人做到地吧,让师傅帮帮他,,他不解的将手伸出来,我用那个铜牌在他手上印了一下,“啊,,疼。。”小鬼叫道,,“呵呵,,行了,去了地府遇到阴差为难你,你就把这只手伸出来给他看,他们会给面子的。。当然你也要准备点钱,至于用处,你比我懂得多吧,,。”我淡淡的说道,,,,“嗯嗯。。您的恩我下辈子报答,。”说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我也回过神来,看着还在惊乱中的璐璐,我笑着说道“没事,那玩意走了,”“真的真的走了吗??你你们,,刚才说的什么??什么她派来的?和我父亲什么关系,,”璐璐疑惑的问道,,说话还有些发抖,,我摸了摸她的脸,温柔的说“没事的,明天就真相大白了。。。”

  就这样,璐璐和我回了家,呵呵,,我一会去,管家就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俩,“没死,别惊讶了,。。”我淡淡的说到,听到我说的,张管家瑟瑟的说道“这,,,您说的什么?我听不懂,”说完就慌乱的走了,,唉,,,等你家主子回来在收拾你,没办法,打狗还要看主人,这条狗留着还有用,,我要查出那个道士是什么来路,所以我先用话刺激一下,让他找恶道士去,我早在他身上下了咒术,他走那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只要我叠个纸鹤,用引路咒,便可以找到这只狗的老窝,妈的,不看看是谁的爹,你都敢下手,活腻味了,,,一边想一边向客厅走去,没办法,璐璐从小没见过鬼,不像我,从小和鬼长大,(当然了,是地仙奶奶,,嘻嘻)又有红瞳,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璐璐,小瞳你们回来了,,”林老爷子笑着说道,光顾思考了,都没注意,原来家里来了客人,,一个男人,大概四十多岁,,梳着大背头,穿的西服,一看就知道来头不一般,可是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淡淡的道气,这是个有道行的人,,,只听得林老爷子介绍道“这是我女儿璐璐,这是我助手,也是璐璐的男友,,,呵呵,”这时张管家过来指着那个男人对我俩说道“哦,这个是毛道长,是从南边来的,今天我在路上走时遇到的,说咱们家有‘脏东西’小瞳不是也说了们,所以我就将他请了回来”我心里想,呵呵,,小瞳也是你叫的,,渣渣,,,

  我没搭理管家,只是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而那个毛道长却多看了我几眼,对我笑了笑,,,转过头又与林老爷子交谈了起来,我和璐璐则是走进了卧室,,,来到卧室,我俩坐下来,璐璐的情绪也好了许多,,璐璐便问道“我家怎么就有脏东西了,你不就是道士吗?”(因为我俩长时间的相处,璐璐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我笑了笑抚摸着她的小手温柔的说道“傻丫头,你这还不明白吗?你家的张管家,还有你爸的情人,有可能就是请的这个恶道士害的你爸,,,”“不可能,?我爸怎么会有情人,,,”璐璐一脸肯定的说道,我笑着说道“就算有,你爸会告诉你?你长年在外地上学,对你爸的事能了解多少,”这样一说,璐璐就被我给说服了。,,是啊,如果是你有了情人你会告诉别人吗?呵呵,,我本来还想好好的查查到底是谁干的,现在看来,就是他们了,没想到他们这么沉不住气,,,竟然主动送上门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今天,该是了解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林老爷子知道内幕后会怎么样。。。唉,,(如果是我我非要气死,一个是我的女人,一个是我信任的人,尽然和起伙来害我,,真是家门不幸)

  (酷&匠J4网F`永久m免费W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