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的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我告诉那些回家的村命让他们在回家之前烧一堆过,然后从火上跳过去,这也是有讲究的,为的是不让晦气跟着他们!我内心很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唉,晚上去地仙奶奶那里看看吧,忙了好几天,累了,就会道观里躺下了,这一睡,就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师傅,托梦了,,,呵呵,,告诉大家,托梦是真实的,如果你的家人去世,给你托梦让你做什么事情,那你最好去做,那就是他的心愿,不然阎王爷会让他上来找你,,在梦里,我梦到师傅穿着全身黝黑的衣服,手中还拿着一个棒子,屌爆了,,,师傅说道“徒儿啊,为师知道你难过,不要悲伤,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为师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成了地府派来管本地的阴伺,,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只是你,孩子,。你听我说,这个铜牌你拿着每逢十五,你就可以拿着铜牌默念我当初交给你的开阴路咒,来到地府,,,,万万不可丢失,,切记切记,,”我想说话,可是怎么也说不出来,都快急死了,,心里在拼命的喊着,“师傅师傅,,,我想你,”看到师傅要走,跑过去追,结果,“啪,”从床上掉了下来,,梦醒了,,急得我满头大汗,,胳膊先落地,弄的老疼了,,我赶忙站了起来,“叮咚,,咚”唉!铜牌,,,是哪个铜牌,,这是真的,,我上前捡起那个铜牌,铜牌的和奖牌大小差不多,通体黝黑,铜牌的中间有个金色的令字,令字周围有一些歪歪扭扭像蝌蚪一样的文字,,,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字体,也许很古老吧,有时间拿给地仙奶奶看看,,,我也是时候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看看手表,已经六点多了,从前这个时辰正是和师傅晨练的时间,不想了,,反正每个月十五都能去地府看师傅,,我的心情也是一片大好,,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外面的世界等着道爷,,,还有,半人半尸你个狗东西,迟早道爷我宰了你,,”在这时,我的心境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我将师傅生前的道服道器,其实师傅的道器很少就有罗盘,桃木牌,,,对了还有一副刻字的家伙事,像桃木牌上的符文都是师傅刻上去的,,,密密麻麻的,,听师傅说,这桃木牌是一对,另一个,说是给了当年的一个师兄,当时他俩的关系最好,,,收拾完东西,做了顿饭,开饭前在师傅的排位前上了三柱香,“师傅,徒儿不孝,我要出去了,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不留下陪您了,”我说着将香插了上去,,,我可是做的一手好菜哦,,嘻嘻,师傅在的时候都是我伺候的,。吃过午饭,,去了山下的隆老爷子家交代了关于道观的事,让他把那只猪和一些蔬菜拉回来自己吃吧,他说什么也不同意,我说“隆叔,这次我要去市里了,反正,我也要走了,您就不要推辞了,说不准以后回来还'要来您家蹭吃蹭喝呢,,呵呵,,,”隆老爷子实在推辞不过就说“好吧,这猪我先替你养着,过年回来,这就是你家,,”我心里暖暖的。。我点了点头说“恩,那就谢谢隆叔了”我在隆老爷子家留下来,吃过下午饭,我问隆老爷子,说,隆大呢,我咋没看到,隆老爷子道“他呀,,去隔壁村给人家盖房子去了,你找他有事啊,”我点了点头道“我想让隆哥把我往镇里送一下,我好坐车去市里,”

  9%酷匠t网F唯0一正版o(,其48他都是@☆盗X版|4

  老爷子拍了下自己的大腿道“啊呀,你看我咋把这个给忘了呢,你要去市里一定要去镇里坐车,这样那辆摩托车还在家,我也会骑,我送你吧,,”我是连连点头说谢谢,,,,就这样,我来到了镇里,,(其实,李木匠来见过我,对我说,“道长也去世了,你又走了,你说我们这以后在遇到‘脏东西’可咋办,”我想也是,说以走之前给他们做了三个木牌符,说以后那家出了‘脏东西’你就给一个这东西,)

  来到镇里已经是下午七点四十几了,由于是秋天,天黑了,,我就对,隆叔说,“今天就住这里吧,明天一早您回去吧,我要坐今晚十点半的火车,就不陪您老了,”隆老爷子骂笑着说道“你个兔崽子,把我说的就和个娃娃似的,好坏我还不知道啊,,”哈哈哈哈,,,我俩都笑了,,就这样,我把隆老爷子安排在了镇里的一家小宾馆里就赶紧去了火车站上了火车,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也空中只有轰轰的火车声,,来到车厢,还好人不多,一个车厢里就那么七八个人,静的可怕,我就没按照座位号坐,随意找了个座位(嘻嘻,,找了个有美女的地方,,)“唉,,!”我看着对面的女孩说道,女孩瞪了我一眼,没搭理我,“你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我轻生的问道,我这一问,那女孩用奇异的眼神看着本道人,“你,,你,咋知道,呀,,你的瞳孔怎么是红的,”我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的了红眼病,你别管我的眼睛了,你家最近是不是有白事啊”“啊。。。”看来我猜对了,奶奶的,一上来我就注意到了那姑娘,(不光是人长的漂亮)而是,她全身散发着死气,照这种情况,活不过三天,一定死,你说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能死呢。。(你懂的。。。嘿嘿),,通过了解才知道,那个姑娘叫林璐璐,家住在分市,父亲是当地知名企业家,母亲死的早,父亲怕她吃亏,就一直没有再娶,,,也是个苦命孩子,还好有个好父亲,可是前天家里来电话告诉他,他父亲不行了,让回来准备后事,还在外地上大学的林璐璐听了就是请了假往回家赶,,(在这里我就用瞳红代替吧)我也做了简单自我介绍,瞳红,来自隆空村,农民。(为了方便我就谎称自己是农民,怕她误会我是神棍)

  “农民?不像啊,还这么年轻,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家出事了”她一脸不解的问道,我说“我小的时候父母把我送到道观里,,,道观里和师傅学的一点点观人之术,现在没人信这个了,,你要是不信就算我没说”我两手一摆,,,“信信,,,可是,,我,,我怎么办呀??”林璐璐着急的一把拉住对我的手说道,“咳咳。。那个。。这个手。。呵呵。。”林璐璐忽然才意识到由于刚才太着急,此刻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赶忙放开了手,,小脸红扑扑的,我的眼睛看的都直了,,“好美,,”我心里想着,,,“没事,反正我也去分市,去了给你看看吧,可能有‘脏东西’”我回过神来尴尬的说着,就这样我们聊了一夜,,,,我们也渐渐的熟悉起来(当然,谁让本道人帅呢,,滋滋,,,)

  而我,“呵呵,,,”有问题啊,这老头是惹了谁,尽然给他下了降头,,,能下降头的道士说明功力不浅,不好办,,,,我已经在心里想也解决的办法了,,(如果,,如果,我帮璐璐解决了这个问题,是不是会以身相许呢。。)这个,,,我想的多了,,其实,我可以解决,而却很简单(电视里演的都是假的,没有那么复杂,),只要给他把身体里的阴针拔出来就可以了,当然,平常人怎么能看到阴针,而我有红瞳,正所谓,红瞳在身,世界我有,咳咳,,重点,,给他拔针的人折寿啊,(阴针顾名思义是阴属性的东西,人是阳性,你说呢)唉!不管了,为了我的幸福生活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