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hS正版g*章w节上酷r。匠网oi

  老人说,红瞳,鬼眼。而道家却说阴阳眼,道眼。其实,不管是什么眼,它的用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半夜总是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事物。如飞来飘去的‘人’无头尸等,而我,就是这个苦逼的小道师,打9岁起,父母就把我送到了道观,说是为了我好,在这里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至于在那,我是不会说具体的地址,其实我不觉得什么,因为我一开始就可以来到他们看不到的,就如你们一开始看到人一样,我把他们也当做了‘人’,我还记得,一个老太太常常在我身边摸我肉嘟嘟的小脸,,逗的我笑嘻嘻的,之后才知道,那是我的奶奶。。。

  可是我想妈妈想爸爸,9岁的孩子,一个人在道观,没有同龄的小孩,,只有一个小女孩每天夜里陪我玩,那是我唯一的玩伴,尽管我已经知道她是鬼,但她没有害我,每晚拉我出去到山林里捉萤火虫,有时候还给我带着野果子吃,甜甜的。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十年过去,我已是大小伙了,不过呢还是像以往一样,白天和师傅学道术,晚上偷偷出去和她玩,说也奇怪,这么多年我变高了,棱角分名,就是瘦了点,当然这个伙食有关系,因为现在的人们来道观上香的人越来越少了,没有了信仰,不过,附近几个村子的老人每月还会按时来上香,顺便带点粮食和布料,我们也算是吃穿不愁吧,奇怪什么呢?是她,那个小女孩,十年过去还是当初的样子,,不过,就是这个小女孩,成了我的助手。。

  。今天,山下隆空村的村长来找师傅,可是师傅去了市里,说是一个有钱的主请去顺心去了,我就问姓隆的村长道:您来做什么呀?他说:小红啊,你师傅呢?(因为我的眼睛是红的所以打小就这样叫了)“你找我师傅啊,前几天来了几个穿西装的把师傅找去了,去市里了,您找我师傅有什么事吗?”听到我这样说,隆老村长显的一脸焦急,便问道:“小红,那你师傅啥时候回来啊,”我摸摸头道:“我也不知道啊,师傅走的急没说”隆老头听了脸一下就绿了,在吗嘟囔道“咋办,咋办,这是要出人命的事等不得啊”我看他那么着急我就问道,有什么事吗?给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到呢?“对啊,对啊,,你是他徒弟打小就在这里一定可以”他仿佛看到了希望,拉着我讨好的说:“小红师傅啊,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你说你从小就来了,我们每个月都来上香,,这个。。。”我受不了了,就说道:“隆老村长,您有事就说吧,只要我能帮的上我一定尽力,”我把他接到香堂让他坐下,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他的儿子去年刚结婚,今年就有了孩子,本来是件喜事,这不,孩子都快生了,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他们半夜都能听到外面有个女人在叫,说着“孩子,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可是他们出去可又没人,以为是有人故意搞怪,也没在意,可是事情发生了,这晚,村长儿子隆大刚从地里回来就看到妻子躺在地上,身上都是血,这可吓到了隆大,他一个大步上前把妻子扶起来抬到床上,紧接着隆大父亲隆老爷子也回来了,刚进门,看到这样惊呆了,隆大着急的问父亲,怎么办,隆老爷子说道,“些看看能不能叫醒,我去找老王头”(他是村里唯一的赤脚医生),“翠翠,你醒醒,怎么回事,别吓我,翠。。”隆大不要命的叫道,,可是不管他怎么叫怎么吼,都没用,始终没有一丝动静,正在这时,隆老村长带着老王头回来了,隆老村长对儿子说“让开让开,你王叔来了,让你王叔看看是咋回事”说着就将隆大拉了起来,,,老王头可不比城里的那些有医师资格证的医生差,干了大半辈子医生,山里的药材没有他叫不上来名字的,还有就是他给人看病从不收钱,人家给,他就笑着说,“这都是大山给咱们的,要给就给大山吧”说远了,,说主题吧,,这时老王头说话了“奇怪,除了皮外伤在没什么啊,,难道是。。”父子俩着急得看着一脸郁闷的老王头,,,年轻的隆大忍不住了,便问道:“王叔,俺家翠是咋了?血止住了可是,到现在还没醒,不会死吧,”多么老实的庄家的人啊,,唉,,老王头没说话,只是将隆老村长拉到一边,轻声的说的:“老哥啊,你也知道我的手艺,可是这病,,,奇怪,好像和二十面前隔壁村的那件事如出一辙啊,,,这,,”“什么?”老村长听到这里大声道,“怎么会这样?你确定?这下糟了”这一声大吼,吓到了还在一边的儿子隆大,隆大急忙上前问道,“咋了,咋了?翠是咋了?”隆老爷子没管儿子,只是对儿子嘱咐了几句就急忙出了门,。。

  出了门,一路向东朝着我所在的道观跑去,之后的事就不用我说了吧。我知道事情的始末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中邪,也就是所说的‘脏东西’,这还了得,人命关天,这些年没少和师傅出去捉小鬼,也有些道行,一般的的小鬼更本不怕,边想边朝内室走去,,隆老头问我去做什么?我说“当然是去找吃饭的家伙喽”收拾好行头,让隆老头带路,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山区的路白天都不好走,更别说黑夜,弯弯曲曲,到处是碎石头,说不好就是一个跟头,。,就这样在月光下,本来两个小时就可以走完的路用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到了都快凌晨两点了,正是阴气升阳气降的时候,这个时候出们很容易撞鬼。刚来到家门口就听到家里传来一整急乱的脚步声和惨叫声,门啪的一声就被一个黑影给撞了开来,,,赶快上前一看,原来是隆大,“隆儿,你是咋了,快起来啊,你怎么撞出来了”隆老头急切的问道,“翠...翠,不知道.咋了,发了疯似的,把我扔了出来,好的劲,,爸,翠是不是中邪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隆大呻吟的说着,“小红师傅,就看看您的了”村长也没了注意把希望放在了我身上,我没说话,从背包里拿出了八卦服穿上,这可是保命用的,一般的鬼不敢靠近,桃木符(用桃木心做的木牌上面刻着道家符文)别小看了这玩意,可比纸符的威力大的多,还不是一次性的,只要不碎还可以用,当然我不用牛眼泪,我有红瞳,刚准备好,从里面飘出来一个全身是血的孕妇,“好重的煞气,好凶的鬼”我心里想到,不等我多想,我便大声到“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左手捏着降魔十字绝右手拿着桃木牌便冲了上去,那只女鬼见我会道术,就用幻术迷惑,我那是你这种小鬼能迷惑的了得,“破”幻术就被我破了,女鬼见一计不成又用一计,手上出来了长长的指甲,“我去”你怎么不去整个世界什么记录去,顾不得真么多,看来要和我拼命了,我脚踏八卦之位,两只手法快速变换着,这时木牌早以飞了起来,变成了一把剑的模样将女鬼围在中间,“妖孽,速速离去,不然打的你神魂不留,”我说道,其实我觉得这种鬼大多是怨念,说明她有未完成的心愿,只要心愿一了,怨气一散,便可投胎了,女鬼一副痛苦的样子用沙哑的声音道“还我孩儿,我要孩子,哈哈,,我要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样,我没有孩子你们也不能有,不能,,嘎,,哈,”“啊呀”奶奶的不给面子,好,看我收了你,“天地无极,乾坤再造,收”说话的时候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乾坤袋来,一声“收”翠发出刺耳的惨叫声,抱着头在地上打滚,慢慢的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鬼从翠的肚子里被扯了出来,飞进了乾坤袋里,我赶忙将袋子口封好,终于忙完了,好累,以前看着师傅很神气的样子,现在才觉得,不容易啊,累的满头大喊,一下坐在地上,,,看到没事了,隆老头和隆大跑了过来,隆老头将我扶了起来,而憨厚的隆大则是跑到他媳妇身边,抱着一起进了屋里。。。。我进去之后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第二天起来,我嘱咐隆大说:“给嫂子喝点姜汤,驱寒,还有这个乾坤袋你们就找个坛子放在里面用泥封住在没人的地方埋了吧,”这件事也算完了,走的时候非说要好好的感谢我,我是实在推辞不过,吃了一栋饭,收拾东西回了道观。路上总觉得那里不对,,也没太在意,,没有多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