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

  我下了山,在山上这十年我每天只是挑水劈柴然后就是和大家一起禅道,学习秘术。临走之前,道长告诉我,我额头之间的疤痕正所谓为鬼眼,这个眼睛可以看见一些正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怪不得我十年之前见过鬼,原来是因为这个问题。

  下山前,我跪在了道长面前,给道长磕了九九八十一个响头,然后才下了山。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道长伴随了我十年光阴,和我的父亲没什么区别。

  我来到了我小时候生活的村子,来了之后发现村子里面有些了变化,很多人家都盖起了二层的楼,和走的时候那个破败的村子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但是我明显感觉到村子不对,怎么看都有些阴沉沉的,或许谁家正在操办丧事吧。

  我仔细地在村子里面走着,很多小孩子看着我这个陌生人都在指指点点,毕竟我离开了这里十年,虽然说我在三十里地以外的一个道观修行,不过哪里就是世外桃源,远离城市的喧嚣,日子过得很安逸,完全忘记了自己还要回到社会上。

  我仔细地找着我那个曾经住着的家,最后两栋二楼之间找到了,我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屋子里面一股发霉的味道,我打开了门放出了屋子里面发霉的味道。

  我刚刚坐下,屋子就进来了一个姑娘,身材窈窕,体型匀称。我看着这张稍微有些熟悉的面孔我问道:“宋雪?是你么?”

  宋雪看着我说:“乔亮,真的是你啊。我看着门开了就进来了,这没想到是你回来了,乔亮,这十年你去那里去了?”

  我说:“我在外地学东西来的。”

  我不经意间发现了宋雪红肿的双眼,我站了起来问宋雪:“小雪,你的眼睛怎么了?哭了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到这里宋雪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宋雪说:“我妈妈刚刚过世了。”

  我很惊讶:“什么?阿姨过世了?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妈妈心脏病突然,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妈妈过世了,身体都硬了。”

  “快带我去看看吧,没想到刚回来就遇见阿姨的这个事情。”

  “恩,和我来吧。”

  我和宋雪在外面走着,屋子们也没锁,反正屋子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也不怕丢。

  来到了宋雪家,宋雪家的院子里面停着很多车,也有很多人,很多亲属都红着眼眶操办这宋雪妈妈的丧事,毕竟死者为大。葬礼这件事情在我们国家更是一件大事情,但是葬礼也不是那么好办的,很多事情,都需要一个特别懂行的人来操办,这个人就被民间称作阴阳先生。

  很多阴阳先生都是江湖骗子,有真本事的没有几个。

  我跟着宋雪来到了里屋,宋雪说:“再见我妈妈最后一眼吧。”

  我点点头然后走了过去,看着阿姨的尸体。阿姨的身体动作不自然,眼睛向上翻,嘴唇泛紫,是心脏病突然发作致死。

  一个年过五十的阴阳先生正在操办着给阿姨穿寿衣。但是寿衣怎么都穿不进去,因为阿姨的腿不是直着的,而是弯曲的。所以寿衣很费力,人死之后先穿寿裤,然后才是寿其次寿鞋,最后为寿帽。

  我制止住了这个阴阳先生:“先生,请问你是第一次操办丧事么?”

  阴阳先生说:“不是啊,怎么了?”

  我说:“阿姨明显嘴里面憋了一口气,所以身体才会如此僵硬,穿寿衣时不知道嘴要念往生咒以断了死者继续留在人间念想么?”

  阴阳先生对着周围的人说:“这个人谁啊,区区一个小毛孩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赶紧带走。别耽误了正事。”

  阴阳先生对着阿姨的大儿子说:“你就用力你母亲的腿,用力压,我就不信压不回去。”

  周围有人出现拦着我,想让我离开这个屋子,我说:“这样绝对是穿不进去的,死者憋着一口气,不愿意从这个世界上离开,你们再怎么压也是压不回去的。”

  阿姨的大儿子说:“的确啊先生,真是的,都十多分钟了,这条腿还是压不回去,或许真的是有什么说道呢。”

  阴阳先生不说话了,我趁着这个机会走了过去对着阿姨的大儿子说:“大宋,我是乔亮啊。”

  大宋拍了下脑袋:“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亮子,你怎么回来了?”

  我在大宋的耳边说:“现在别说这个,我告诉你这个阴阳先生就是骗子,别听他的话,小心弄不好你们全家都跟着遭殃。丧事这些东西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操办的。”

  “可是这里也没人会办这些事情啊。”

  “我就会办。”

  大宋明显是在思考着我到底靠不靠谱,我又说:“我能让阿姨把裤子穿上,只要我穿上了之后你就能够相信我了吧。毕竟咱们从小就在一起玩的,我还能还你不成,这些年我就在山上学的这些东西,相信我准没错,况且你们一家人从前对我非常好,我怎么可能害你们。”

  大宋点点头:“行,那就相信你。”

  那个阴阳先生把我们说的话都停了进去,阴阳先生顿时就急眼了:“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别在这里瞎说。”

  看见这个阴阳先生这个反应我就更肯定了这个阴阳先生就是个江湖骗子,连为死者穿寿衣的时候要最念往生咒都不懂,我真是笑了。

  我完全不理会这个阴阳先生,走到了阿姨尸首面前用手盖上了阿姨的眼睛,嘴巴里面开始唱起了往生咒,说是念,其实功力到了一定地步就不是念了,而是吟唱,修行时间越长功力越高,往往丧事才能操办的更好,才能够造福子孙后代。

  唱了几句之后我的手拿开了,阿姨的眼睛缓缓的闭上了,周围的人都看在了眼里,都感觉到很神奇,纷纷夸我是高人。

  可是阿姨的眼睛又睁开了。所有人都吓得大喊妈呀,我看见了之后我安稳后面的人说:“没事,没事,我看看怎么回事,大家别害怕,有我在呢。”

  我转过头问那个阴阳先生:“你净身开光了么?”

  阴阳先生不说话了,我破口大骂阴阳先生:“你他吗真够业余的了,这丧事要是让你操办了码的后代别想过得好。”

  我对着小雪说:“小雪,你去弄一盆凉水,一条白毛巾,端进来。”

  小雪答应:“恩,我这就去弄。”

  小雪走了出去,我的手又盖在了阿姨尸首的脸上。嘴巴里面继续吟唱着往生咒。

  不一会,小雪就进来了,手里拿着一盆水还有毛巾。

  我对后面的人说:“直系亲属以外的男性请转过头去。”

  转过头之后我对小雪说:“小雪你拿着毛擦拭阿姨的身子,按照面,头,眼,耳,颈,胸,腹,上臂,手,后背,骨盆,大腿,小腿,脚,腿背的顺序擦拭,内衣直接撕掉就好。”

  小雪擦完了之后,我用口袋里面的银针开始轻划阿姨身上的几个部位进行开光。每到一个部位开光就要有一套说辞。

  开眼光:看前方,三条大道走中央。

  开鼻光:闻米香,来生会比今生强。

  开耳光:听八方,人间烦恼全忘光。

  开嘴光:吃供香,子孙不会把你忘。

  开手光:拿衣裳,西天大路不怕凉。

  开脚光:走四方,一路顺风上天堂。

  开心光:亮堂堂,冥府有座在正堂。

  开光完毕之后我继续唱起了往生咒,阿姨的眼睛闭上了,一直没有睁开,每到一个关节我都要覆盖一下,最后全部完事之后,我拿起了阿姨的大腿,对着大家说:“行了,阿姨的身子软乎了,长子长女为老人穿寿衣。”大宋还有小雪两个人开始给阿姨穿寿衣,那个假的阴阳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看来这个阴阳先生实在是没脸继续在这里混下去了。

  这下大家都相信我了,都说我是有能耐的高人。大宋对我说:“亮子,真不好意思啊,刚刚还有些怀疑你。”

  我笑了:“没事,大宋哥,要是我的话我也怀疑,行了,咱们继续正事吧,把你请的阴阳先生给弄走了,看来只好我办了。”

  一提到那个阴阳先生大宋就生气了:“真没想到他是个老骗子。这一会的事情可就是麻烦你了。”

  “没事,咱们都一家人。”

  a酷s匠K◎网a首,*发j

  到了穿鞋的时候又出现情况了,寿鞋怎么都穿不去。阿姨的脚死死地勾着,就是不肯穿鞋。

  我走了过去,用手把住了阿姨的脚,然后在心里念了几句超生经,阿姨的脚还没有软,看来阿姨是真的不想走,是真的留恋这人世间啊。但是人已经死了,就要回到该去的地方,这人间便不是你的世界,落叶归根,回到来的的地方重新轮回开始把,不要留在人家做厉鬼,免得永世不得超生。

  我在心里面说完这些之后阿姨的脚还是没有反应。吗的,看来刚刚白说了,商量着来不行,那我可就是来硬的了。

  我对着大宋还有小雪说:“你们两个人披麻戴孝跪在阿姨床前磕头,我不说停不许停。”

  大宋和小雪按我说的做了把孝服穿上了,然后开始对着阿姨的尸体磕头。我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三根银针,对着阿姨的那只脚底就扎了进去我的手迅速的在阿姨脚上的几个穴位快速的按着。

  我的手一用力,狠狠把这三根针了进去,然后用力的准备全部扎进去。但是扎到一半真就不动了,不是扎到了骨头上,因为这三个位置都在骨头中间,没有东西挡着,而且不像扎在了骨头上面那种硬碰硬的感觉。

  看来阿姨还在憋着力气,不愿意从身上走啊,如果不从身上离开的话,那么可就是诈尸啊,如果诈尸了,可就是不好办了,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危险了。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咬破了中指,挤出了三滴血分别滴在三根银针上,鲜血顺着银针滑进了阿姨的脚内。

  我的手迅速的做了个指节,然后又拿出了三根银针扎在了另外的三个穴位。

  这三根银针也是这样,扎到了一半就进不去了,吗的,看来第一次操办这种事情就遇见了这种麻烦,如果说让那个骗子操办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嘴里面念了个口诀,然后单手顶住了那六根针,狠狠地推了进去。

  针进去了,阿姨的身子也随之坐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