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千言低着头,脑海一阵轰鸣,为什么会出现自己的画像?还有碧芙蓉的!

  慕容燕、慕容熙的画像出现不奇怪,可他们父女二人的怎会出现在此?

  “难道是他?”

  碧千言实在想不到还有别的可能,除了唐易之外。

  “魔门,这里有一个魔门之人!”

  随着一声大喝,无数人目光汇聚而去,只见人群中空出一个圈子,一个白衣男子孤零零的站在中间,低着头。

  “该死!”

  碧千言狠狠咒骂着,刚才大惊之下走了神,忘记自己露过脸,以神游境强者过目不忘的能耐,自然不会忘记。

  “误会,这都是…”

  不等碧千言说下去,有人大声喝道:“一起动手,拿下再说。”

  轰轰轰!

  无数光华升起,真气激荡,一眼望不到尽头,碧千言修为不弱,却也吓得不轻,“都住手,我不逃也不出手!”

  “抓活的!”

  天虚暴声喝来的同时,凌空飞驰而来,道道落下的光华把碧千言包围的密不透风,堪堪停下。

  碧千言冷汗涔涔,饶是见多识广,依旧吓出一身冷汗。

  而此时唐易脑海飞速盘算,到底该怎么办?

  酷《匠网√首R发$0

  尽管隔得很远,依旧听出碧千言的声音,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碧千言,喜忧交加。

  喜的是碧千言没有跑太远,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忧的同样是碧千言出现在这里。

  在唐易计划中,找到碧千言之后,想办法将他们父女斩杀,夺回柳轻语、柳轻风母子。

  或者不给碧千言多说的机会,带着柳轻语、柳轻风母子离开这是非之地。

  现在明显不可能了,碧千言看到这画像定会猜到是他。天道门一番审问下来,碧千言肯定是全盘托出。

  到那个时候,他要比碧千言更麻烦!

  “唐易,是你吗?给老夫滚出来,敢不敢与老夫当年对峙!”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碧千言已经猜到了。

  “魔门的畜生,还想垂死挣扎!”云青后一步赶来,双目杀意滔天,“老实交代出魔门的藏身之处,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碧千言大声道:“诸位听我说,我不是魔门的人,而是被人栽赃陷害,只要把拿出画像的人找出来就真相大白!”

  “唐易,老夫知道是你,还不滚出来!”

  此刻,碧千言焦急万分,最担心的是唐易不在这里,那他就百口莫辩,必死无疑。

  面对魔门,宁可错杀一千,绝不会放过一个。

  而此时,唐易还没有想好对策!

  云青皱了皱眉头,“还不老实交代,想找死不成!”

  哈哈哈哈!

  碧千言大笑道:“唐易,你要是再不出来,永远不要再想见你儿子。只要我七天内不回去,你的妻儿都会死!”

  人群一头雾水,不知碧千言在说些什么,但其中定有隐情。

  反正也不怕他能逃得了,倒也不急于一时。

  唐易知道自己不能等下去,那只会引起众人的怀疑。

  哈哈哈哈!

  唐易腾空而起,朗声大笑,“碧千言,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自己送上门来找死,还不老实交代。”

  掠过人群头顶,翩然落下,再看碧千言狼狈的样子,唐易冷冷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既然你加入魔门,就要有受死的觉悟!”

  哼!

  碧千言眼中杀意暴起,“唐易,我就知道是你,知道老夫此行为何而来么?”

  唐易不屑道:“还不是为你的主子打听消息,你倒是忠心的很,可惜你主子未必会在意你的死活。”

  现在只能一口咬定碧千言是魔门的人,至于其他事情,唐易还没有想好。

  确切的说,是一个死局!

  事到如今,碧千言定然不会有所保留,白虎和他的事情抖出来,定是个大麻烦。

  “嘿嘿!”

  碧千言冷笑道:“老夫此行只为一件事,把你的妻儿卖个好价钱,相信有人会感兴趣的。”

  说到这里,碧千言大声道:“诸位,此人有一只仙兽,而且他在短短六年多从一个无法修炼的凡体走到今天,身上定有大秘密!”

  “谁想知道,一问便知!”

  仙兽!

  人群轰然,无数目光望向唐易,后面说的反而没有在意。

  能有一只强大的妖兽当坐骑,等于多了个帮手,实力倍增。

  要是换成一头仙兽,那会是怎样情景?

  “这头仙兽能驾驭群兽,此子借助仙兽,几次发动兽潮,残忍无道!”

  碧千言火上浇油,众人的目光愈发灼热,就连天虚、云青也是疑惑望来。

  见过白虎之后,他们也觉得奇怪,从未听过这样的妖兽,更不要说见。

  尽管不敢相信会有仙兽出现在这里,心中还是无比期待,万一是真的呢?

  相比妖兽而言,魔门不值一提!

  唐易扫过人群,怎会不明白众人心中所想,淡淡道:“这些鬼话也会有人相信?碧千言,你为了活命可真是费尽心思。”

  “魔门胡言乱语,大家不要信他,先拿下他再说,别让他跑了。”

  众人也觉得有理,无论如何,拿下再说,免得节外生枝。

  至于唐易,出手拿下是肯定不行的,唯有紧紧盯着,不让他逃走。

  “不用你们动手,老夫绝不会逃。”碧千言也知道自己逃不掉,定要有个了断。

  哼!

  云青冷冷道:“你也要逃得了才行。”说着,一掌朝着碧千言丹田拍下去。

  眼见一掌拍来,碧千言无比憋屈,却也只能生生受着,现在反抗是找死!

  修为被封,碧千言反而平静下来,“唐易,可敢与老夫对质!把你的妻儿找来,一问便知,看你还敢不敢胡言乱语!”

  如今碧千言也顾不得卖个好价钱,再好的价钱也要有命享受才行,活着才最重要。

  “有何不敢!”唐易大声道:“劳烦云门主把他们带来。”

  到了这一步,也只能从碧千言手中把人救出来再说,剩下的见机行事。

  无论如何,他没有做出什么亏心事,堂堂正正还要怕那些贪婪无耻之辈不成?

  “好!”

  云青沉着脸点点头,他已经有些相信碧千言的话了,到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真相迟早会大白天下。

  云青提着碧千言起身的时候,数道身影随后跟去,也不知是担心云青安危还是另有深意。

  “请吧!”

  天虚看了唐易一眼,腾空朝着左侧山峰掠去,只等云青回来,再做决断。

  唐易站在那里,悠然自得,脑海却在飞速盘算对策。

  事情肯定是瞒不住了,否认也没有用,怕是救不出来柳轻语母子,还得把自己给搭进去。

  唐易当然不是后悔,而是不甘!

  眼下唯一的好处就是他没有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没有给众人留下把柄。

  哪怕知道他有仙兽,也得找个借口才行,总不能众目睽睽之下明火执仗的抢吧?

  所以,如何化解危机,定要抓住这一点。

  局势固然不利,也不是没有机会,唯一担心的是天道门会不会先下手为强,提前把白虎藏起来。

  天虚此刻的确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他不敢!

  如此一来,等于得罪了所有势力,天道门声威大跌事小,因此覆灭就得不偿失了,还是见机行事的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