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我们就定好了飞昆明的机票。三个人在机场等着航班,在这时,段希的电话响了起来。段希掏出电话一看,就接了起来:“我马上要出去旅游了,走得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高挑美女边打电话边向我们挥手小跑过来,美女边跑边高叫道:“段希。。。。段希望。。。。。”,这美女长得简直是美若天仙,一头栗子色的长发微卷,上身穿着一件低胸横条纹水手T恤,外面罩着淡蓝色高腰牛仔服,下身着紧身牛仔九分裤,脚蹬一双嫩黄色还带着蝴蝶结的高跟皮鞋,简直太抢眼了。美女向我们跑过来,一对小白兔一抖一抖的像要蹦出来。我贪婪的看着这美女,不光脸蛋漂亮,还加上大胸大长腿,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悄悄邪恶的嘀咕了一句:好大。美女跑到我们面前,段希皱皱眉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机场?你来干嘛?”

  美女嘻嘻一笑:“我想知道的你瞒不了我,老实告诉我,你们去昆明干什么?”

  段希冷冷的说道:“我去旅游还要报告你吗?快说怎么知道我们要去昆明?”

  谁知道美女缓缓道:“我去云南腾冲旅游,让以前同事帮我查机票的时候,发现有你的名字,别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哈哈。怎么去玩不叫上我?昆明有什么玩头,腾冲才好玩呢!”

  “哟,对哈,我差点忘记了,你杜美女以前是川航的空乘队中的队花呀!”段希揶揄这个长腿美女。

  我第一看这美女这么漂亮,第二又听到美女说她凑巧也要去腾冲,赶忙把手伸出去想搭话:“小姓穆,穆依,与段兄是齿轮朋友,认识美女三生有幸,正巧,昆明是我们的第一站,我们也要去腾冲办事,同路、同路。”。

  杜美女略略转过她的俏脸来瞥了我一眼,微微伸出手来和我握了一下,冷冷说道:“杜岚雪。”便把手抽回去了,又和段希说话,但段希却不想理她。

  段希低声怪我:“瞧你那出息,看到个女的就晕菜了,你给别人说我们要到腾冲干嘛啊,你早晚死女人手上。”

  我看到美女当时脑袋就打铁了,看到段希对她不冷不热的样子,知道肯定不是段希的马子,那我就肯定有机会,哪想到那么多,哪还想到我们此行的目的哦,反正现在生死一线间,还不如牡丹花下爽死呢。

  我们一行三男一女四个人就坐同一班飞机直飞昆明,然后找了个酒店住下,定好票,第二天转机飞往腾冲。当天下午四点,我们又飞到了目的地——腾冲清水机场。

  腾冲这地方因为山高水急,地势险要,一直没办法修通高速公路和铁路,近年来因为其旅游飞速发展,所以建成了全国第一个县级民航机场。

  我们下飞机后,打车到腾冲县城,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十公里路程,出租车司机居然要了我们八十大元。我们四个在门口吃了当地特色“大救驾”后回到房间,我沏了四杯漆黑的普尔茶,段希硬说这茶有股大便味道,喝了一口“噗”地喷了出来:“这茶太难喝,真还不如成都的三花。”我懒得理他,自己一边喝一边看刚才在门口买的报纸,小陆坐在床头看电视。休息片刻,杜岚雪叫我们早点休息,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和段希看了会无聊的电视,又接了几个问我们要不要小姐按摩的电话,都有点困了,就把电话线拔掉,躺在床上睡了,小陆也就直接打地铺睡地板上。

  可能有点累了,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杜岚雪跑来敲门,我一看表,八点过了。杜岚雪叫我们背上行李,出去吃早点。

  我们走进临街的一家门口摆了个烧烤炉,正在烤饵块的早餐店。因为我父亲以前在腾冲当了十六年的军官,所以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到既熟悉又亲切。坐下以后,我想在他们面前炫耀一下我对这里的熟悉,想点几个她们可能就没听过的东西。谁知道杜岚雪这时换了个语气,用地道得不能再地道的腾冲腔说道:“老板,给来三个西豆粉,一碗胡辣汤,四份烤饵块。要呼玛酱呢。(芝麻酱)”

  我大吃一惊,这女人到底是哪人?怎么又知道当地特产,又能说一口地道的云南话,还不带一点昆明腔。

  “你怎么会说腾冲话?”我不解的问道。

  杜岚雪对我的态度可没对段希好,微笑着冷冷说:“很奇怪吗?我是个旅游爱好者,到处玩到处看,我会说六国语言,还会全国二十多个地方的方言。”

  我听她这样说,咂咂舌,从心底泛起一股对她滔滔不绝的敬佩,要知道我就一门英语还差得要命呢。段希和小陆根本不管这些,呼呼的喝着西豆粉,嚼着烤饵块。我自从八六年我跟着父亲回成都,就再没来过腾冲。吃着久违的当地小吃,分外亲切。

  我还想在杜岚雪面前炫耀下我对腾冲的熟悉,问她:“吃完饭我们到哪去玩?我建议先去看看‘大滚锅’,明天去和顺乡瞧瞧。我爸还有位战友转业就招赘在那里。”

  段希瞪我一眼,那意思是问我是来泡妞旅游还是来办事的?

  杜岚雪放下烤饵块,看着我说:“这些地方就不要去了,既然来这里了,一切都听我的安排吧,保证你们不虚此行。”说着又掏出手机按了一通,好像给谁发短信。我想,是不是出来玩久了,给男朋友或者老公报平安呢?但好像又没听她说过,再说,又是人家女孩子的私事,我也不能随便问吧。

  吃着吃着,餐馆门口来了三辆奥迪Q7越野车。后面两辆车每辆车下来三个穿西装的人,分立在车的旁边。打头的一辆车上,一个二十岁左右,手臂上刺着花花绿绿图案的寸头小伙子从副驾驶位置跳下来,跑到后车门很恭敬的把车门打开,一个脖子上挂着很粗的金链子的瘦子走下来,看行头,应该是当地的黑帮人物。

  我心想腾冲这地方毕竟是边境地区,真是不习王化,黑帮大佬吃个早点也这么大排场,一点不知道低调。只见那瘦子火急火燎的往我们这里冲了过来。妈蛋,难道我吃碗西豆粉都惊动了黑帮老大,难道我们来旅游还要先拜码头?

  谁知那瘦子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给杜岚雪打招呼:“怎么二小姐在这种地方吃饭?”

  酷i匠b网唯一#q正S版,其FX他"都是盗n+版/R

  杜岚雪看也没看他一眼。呷了最后一口西豆粉,放下碗悠悠的说道:“四哥觉得我应该在哪吃饭呢?”

  那瘦子一下连脸色都变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二小姐光临,也该提前通知一下,好让我为二小姐接风。否则大哥和太爷知道了,怪罪小的办事不力,接待不周。”

  “四哥,客气话不要说了,托你办的事都办好了吗?”杜岚雪转过脸看着他说道。

  “早预备下了,大哥只通知我说有人会来,可没想到是二小姐亲自光临。”瘦子站在那微微的躬着身问杜岚雪:“二小姐,我们这就走?”

  杜大美女一点也没有了以前的和善。点点头,站了起来,向店外走去,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也赶快跟了上去。

  这怎么说也是一方大佬的人物居然在杜美女面前如此谦卑,我心里一下感觉这杜岚雪不简单,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那叫四哥的瘦子塞给店主一百块钱,找零都没要,就赶忙跑到中间一辆车前,亲自把车门打开,请杜小姐上了车。我们正准备跟着上去,四哥“砰”的一下关了车门,一伸胳膊,做了个“请”的姿势,叫我们上了后一辆车。

  我和段希、小陆很知趣的走到后面那辆车,除了司机,一个穿西装,染着令人恶心的红毛,还戴着耳环的年轻人给我们打开后车门,让我们上了车,跳到副驾驶去坐着。车开了起来,我们三个还没回过神来,那小伙给我们递过来三瓶水、三盒印象云烟,笑嘻嘻的对我们说:“几位哥哥,第一次来腾冲吧?以前没见过,以后有空的时候多来玩玩,小弟做东。”说着递上一张名片。

  我正弄得一头雾水,不知所措,还是段希老道一些,也回道:“自然,自然。”我看名片上正面印着“飞腾国际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金华”下面印着几个电话号码,背面一个字也没有,这什么破名片啊。连这公司到底是搞什么的都没看明白。出于礼貌,我很认真的把名片放进钱夹里。

  这李金华来劲了,打开机关枪一样的嘴巴,和我们闲扯了起来,从腾冲的历史,到腾冲哪好吃、哪好玩,给我们快速的介绍了一遍。我都可惜这小子当了马仔,觉得他应该去当导游,凭他这口才,一年忽悠个十来万回扣是轻松的。我和段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搭着话。小陆靠在车窗上假寐。

  杜岚雪到底是干什么的?听他们刚才谈话,看这架势我们不像是来旅游的啊。如果说她来这里有其他的事,可为什么一定要拉上我?我心里的泛着嘀咕,百思不得其解,只是隐隐有种上了贼船的不良预感。

  过了一会,车开出城区了,上了一条山道。虽说是山道,但还是修得挺好,铺着柏油,汽车在上面跑得飞快。我想着怎么从这小伙子口里套点东西出来。便问他:“还要开多久?”

  “要不了多久,现在路修好了,全程也就半个小时吧,以前没修好这路的时候,要三个小时时间。哥哥你要困的话,就睡一觉。要不,就听听音乐,我这里有一大堆碟子。”说着,李金华从抽屉里拿出三大包DVD递给我。

  我摆摆手,问他:“你们老大和我们二小姐什么关系啊?”

  谁知问到重要的了,李金华一问三不知,反问道:“谁是二小姐啊?”

  段希回答道:“就和我们一起的那女。。。。女士啊,你不是总助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嗨,哥哥你是不知道啊,说实话,我这个总助,都不知道自己是干嘛的,我们公司光总助都三十几个。”李金华茫然的看着我:“刚才我们老大。。。哦不,是我们总经理,只是说有一位重要客户要来,让我们一起去接。”

  得,这老大,敢情把手下的马仔都安排了个总经理助理的头衔,看样子也从这李金华嘴里套不出什么了。我干脆直接问他:“那我们这是往哪开啊?”

  “黑泥塘啊。老大。。总经理只告诉我们去黑泥塘。”李金华回答道。

  黑泥塘?要是换做别人还真不知道,不过这地方我却知道,我父亲做小兵的时候就在黑泥塘站岗。是一个傈僳族聚居的山寨。这里是边境中的边境,听父亲说过,以前还在这里和盘踞在缅甸的国民党残军交过火。

  不过我们去黑泥塘到底要干什么?

  开着开着,柏油路变成碎石路,再一会,又变成了土路,坑坑洼洼,颠簸得人要散架,我努力的靠紧靠背,抓着把手,真怕一个大坑把我弹起来,头顶撞个大包。就这样痛苦的煎熬着,希望快点到目的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