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率领特遣队进入了原始密林,但这只神秘的武装接踵而来,死死的咬住特遣队,特遣队不得不边打边退。这只神秘武装拥有良好的战斗素养、精良的装备,并且拥有很强的纪律性。根据种种迹象判断,这绝不是一般的地方武装。这只神秘武装一直尾随攻击了八天,特遣队才在原始密林里甩掉他们。

  在付出巨大代价后,终于甩开了追兵。三十多名战士牺牲,二十几人负伤,部队战斗力损失了几乎一半。父亲和参谋长、指导员商量以后,决定继续执行作战计划。特遣队再一次向预定地点出发。可是现实的困难比想象中大得多,受伤的战士因为缺少药品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再加上密林里环境恶劣,很多健康的战士也渐渐患上了各种奇怪的病症,病号不断增加,每天都有人死去。更严峻的是,为了躲避敌人,部队在原始密林中迷路了。绕了七八天,粮食、药品消耗殆尽,部队始终无法穿出这片密林。如果再拖延下去,别说完成任务了,完全有可能全军覆没。父亲不愿意把这批最精锐、最忠诚、最勇敢的战士白白葬送在这片蛮荒之地里。在和指导员发生激烈争吵后,最终说服了指导员,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任务取消,特遣队向北穿越原始森林,取道回国。

  多年以后,父亲回忆自己当年做出的这个决定,告诉我不知道是对还是错。这批幸存的五十多名最优秀的战士,无条件服从了长官做出的决定,拖着疲惫的身体,搀扶着负伤和生病的战友,坚定的向北方进发。原始森林里猛兽毒虫横行,瘴痢蚊虫肆虐,部队断粮缺药。全靠野果野菜果腹,越走越深,指导员和父亲都患上了严重的疟疾。指导员瞒父亲,悄悄地命令卫生员把最后一支喹啉给了父亲。父亲最后侥幸成为少数平安回国的幸运者之一,而指导员却永远的留在了那片异国的土地。

  7酷匠A网*唯一正版O,i其…他都"是盗5版m●

  每天都有战士倒下;每个夜晚,都有战士失踪;每一次宿营,都有战士再也起不来。在原始森林里穿越了整整二十二天后,这支衣衫褴褛的特遣队依然没有找到出路。这支分队已经濒临全军覆没,只剩下了最后七个人。

  一个傍晚,大雨滂沱过后。血红的太阳半掩在云层之中,密林中薄雾弥漫。雾气飘散,一切都不真实起来。密林深处在残阳照耀之下,出现了一副诡异的景象。远处出现了一点点晶莹的翠绿,在血红的夕阳照耀之下分外耀眼,散发出一缕妖异的光芒。一点点晶莹勾勒出了一个近似方形的图案,父亲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后确定这是一座城堡!晶莹剔透的城墙、同样晶莹剔透的碉楼。是建筑在阳光照耀之下的反光。父亲大喜过望,命令全体士兵向城堡出发,准备到城堡休息,如果运气好,甚至可能还可以找点吃的,如果有人家,那么就有可能还有药品。

  一个傣族士兵惊恐的告诉父亲这是傣族世世代代传说的“魔鬼家园”,泰语里叫“沙皖孔毕撒德”。传说里面拥有无尽的财富、精致的美食,还有甘冽的清泉。偶然会出现在迷路之人的眼前,不过要是走进去,就再也走不出来。

  中国军人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何况特遣队已经断粮很多天了,父亲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冒险走进这魔鬼乐园碰碰运气,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望山跑死马,众人一路留着记号向前走去,足足走了五个多小时,直到深夜才走到。为了稳妥起见,部队在离城外大概一里的地方就宿营了,这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

  第二天清晨,父亲决定留下了五个战士在城外待命,只和参谋长何叔叔进去探索,并约定不管哪一方遇到危险,立即互相鸣枪为号。

  父亲和何叔走进城堡,里面有宽阔的街道,有高耸的城楼,有水井、有房舍,都保存完好。只是空无一人,空空荡荡,显然已经荒废了很久了。城堡里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绿色的石料堆砌而成,就连道路也铺满了绿色的晶莹的卵石。父亲和何叔搜寻了很久,既没有找到传说的财富和美食,也没有遇到传说中的危险。他和何叔顺手在一间民房里捡了半截萧管一样的东西。然后轻易的就沿着记号原路返回了。

  当他们出城后,发现留下待命的五名战士,全部神秘的失踪了。没有遗留的物品,也没有打斗的痕迹。这些战士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又有最现代化的装备,即使遭遇再大的危险,也不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悄然消失了呀。这些战士也是最忠诚勇敢的战士,也绝不可能抛弃长官,自作主张自行离开。

  身为革命军人,父亲是绝不相信怪力乱神的。不过事实又真实的发生在眼前,不由得不让人相信。疯狂的寻找、呼喊、鸣枪。直到嗓子喊哑了,回应的依然只有呜咽的林涛和空荡荡的回音。

  父亲和何叔又历经了很多危险和匪夷所思的事情,九死一生,最后终于平安归队。从出发到最后归队,整整八十七天。五天后,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

  任务彻底失败,一支最精锐的特遣队,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了。两人如实向组织汇报了所发生的一切。但无论谁听到这个故事,都会觉得确实太过匪夷所思。幸亏负责调查他二人的师长和政委都是好人,授意他们抹去魔鬼之城那一段。把那五名战士也定为“非战斗失踪”。

  当父亲给我讲完这一切的时候,虽然我知道父亲一生严谨,从没见他说过假话,但是当时真的很难相信。直到父亲从箱子里找出他从魔鬼之城中带出来的那半截萧管。我一眼就看出,这是极品的翡翠。父亲那个时代,刚刚经过十年浩劫,民生凋敝,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是翡翠。我虽然后来搞了翡翠这一行,但是真很少遇到这半截萧管这么好的翡翠。我把它做成了链坠,反正天然带着孔,穿根白金链子就一直挂在脖子上。听父亲说,本来这根萧管更长一些,但是转业的时候把萧管一分为二,一半给了何叔做纪念。

  想到这儿,我有了主意。听父亲的描述,依我的判断,几乎能肯定,魔鬼之城,完全就是翡翠造就的城堡。只要找到它,不就等于拥有了无尽的财富吗。一个城堡的翡翠,价值难以估量,也许成世界首富都未可知也。

  我给段希和小陆讲了这个故事和我的想法,把我的项链给他们看后,二人也异常兴奋起来。都催促我赶快行动。

  我以前曾经问过老爸那地方到底在哪。老爸记忆力极好,又是作战参谋出身。我相信他仅凭记忆力,也绝对能给我指出了当年的行进路线,和一个大概的位置。但是老爸却说时间太久,他不记得了……我知道一定是老爸怕我打歪主意,怕那地方太过诡异,有危险,不想我去。

  现在火落脚背了,顾不得那么多,没有地图我们只能碰运气。办签证肯定来不及了,我们决定直飞腾冲,然后偷越边境。我们三人带着地图,订了当天的机票,飞到昆明,然后第二天转飞腾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