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压花

  十几个精壮的汉子吃力的把案桌抬到台子上放下,无遮无挡,上面放着一块硕大的龟壳状的石头。我没有说错,绝对是石头,一块普通的石头!表面看不出一点含翠的特征。我敢保证,在场的一多半人都在纳闷这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几乎和案板等大,起码一米五宽,一米八长。上凸下平,表面还有四横六纵略带弯曲的白色纹路,把整个石壳子分成差不多大小的二十四块,活生生就像一个乌龟壳。这东西摆到公园里、广场上,不用雕刻修饰,就是一个天然景观。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赌石大豪客与世界知名玉商齐聚一堂的盛会呀。主人到底想干嘛呢?

  美女司仪退到“凉亭”外面,四个穿黑衬衫的保镖簇拥着一位老者走进来,其中一个个子不高的光头搬了张太师椅放在“乌龟壳”旁边,另一个黄毛忙扶老者坐下。四个保镖分列在老者的两侧,一个小光头、一个刀疤脸、一个头上染着一撮黄毛,还有一个瘦子。老者七十开外,体态中等。穿一件素白淡雅碎花小衬衫,面色红润,步伐沉稳,双目炯炯有神。散发出大家之气,一看就绝非是普通人物。

  齐老爷子告诉我,这就是鼎鼎大名的小雅阁掌门人、陈师古的嫡派孙子——陈君盛。所谓“压花”就是在前面全部赌完以后,还有一件很特别的,也是小雅阁认为价值最高的极品还要参加拍卖。小雅阁的掌门人会亲自出来和大家会会面。但是这件东西的拍卖程序和前面略有不同,不但要是最高价,而且要主人认同这个价格。哪怕你出到一亿,主人只要觉得没有达到他的心理接受范围他也可以不卖。另外拍下来以后一般还得当着全场所有人的面,说出这块东西的价值所在,如果说不对,主人也可以不出手。这是真正见功力的时候,杜绝了单纯赌运气和拼财力的可能。

  陈君盛虔诚的站起来点燃三炷香,双手拈香,向这块“乌龟壳”拜了三拜,把香插在香炉里才转过身来,向四方略一拱手,中气十足的说道:“感谢各位光临寒舍,我很高兴。在座的各位既有风采不减当年的老朋友,又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青年才俊。我辈中人真是孜孜不断,越发兴旺啊。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了一件难得的好东西,请列位仔细。”说罢,左手一摊,指着“乌龟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端着茶碗优哉游哉喝起茶来,看也不再看台下一眼。

  各家的掌故都上前去仔细研究这块石头了,我示意齐老爷子也上去。过了一会,齐老爷子率先走下台,附耳悄悄说道:“公子爷,我实在看不出个名堂。这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所有玉石典籍中也没有类似的记载。左看右看,我都觉得是块废石头。我看还是算了吧,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这块石头也许所有人都不认识,但是我却知道它的来历。也许我穆依一夜成名,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陈老太爷发话了:“有识宝的朋友吗?报个价来听听。”

  “十万!”包工头也许觉得不能拂了陈老太爷的面子,率先报了一个白菜价,管它是不是宝贝呢。

  陈老爷子眼皮也没抬一下,继续低头喝着茶,轻轻的说了一句:“贾老板真当买白菜呢?还有识货的吗?”

  包工头满面绯红,不再做声。

  “三百万!”胖子大声出价了,报完价以后得意的朝包工头瞟了一眼。

  陈老爷子把茶杯递给身旁的一位保镖,掏出手绢搽了搽嘴角,慢悠悠的说:“薛老板也太小气了,三百万这价格也配得起您的身家吗?你也不怕人家笑话。”

  胖子大窘,不过全场霎时安静下来许多,也没人报新价了。全场窃窃私语,看样子各路翡翠大豪客们也都吃不准,都在小声的讨论这块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又过了一会,一个年轻的声音报出了一个新的价格:“八百万!”

  全场的目光都向我投来,仿佛都不相信我这个后生小辈能看出这块石头的价值。我注意观察了一下,陈老太爷虽然没有抬头看我,但是他的嘴角却和刚才不同,已经微微带笑,绝对是会心的笑,而不是冷笑或者嘲笑。

  “一千万。”金少爷终于也出手了。

  “一千三百万!”达叔也报价了。

  达叔和金少爷报出高价,更加印证了我的判断,这东西极有可能是一块好东西,我更是志在必得。我正考虑要加价多少,金少爷又报出了一个更高的价格——“两千万”!

  达叔片刻犹豫以后,又报出了两千五百万的价格。

  酷c匠。网唯*$一%H正:版,%其他都/是:盗版P

  “三千万!”金少爷斩钉截铁的报出了新的高价。

  达叔嘴角抽动了一下,终于忍住了,涵养极好的对金少爷笑着点了点头,表示退出了这场竞争。金少爷喜笑颜开,站起身来,对达叔拱拱手说道:“多谢前辈成全。”说罢就要上台去。

  陈老太爷也对这个让所有人震惊的后生报以赞许的微笑。场内的其他人看到这光景,忍不住鼓起掌来。

  “金少爷稍等,我出价三千五百万!”我决心一拼。

  金少爷丝毫不乱,嘴角微微一翘,冷笑着报出了更高的价格:“四千万!”

  我一看这情形,显然目前的价格还远远没有达到金少爷的极限,感觉后背一紧,已经出了冷汗。脑子里飞快的又细细思考了一遍,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紧接着报出了五千万的价格。

  “六千万!”金少爷眼睛像两把寒光闪闪的利刃盯着我,寸步不让又把价格抬高了一千万。

  难道金少爷也知道这东西的来历?我心里有点发虚了,手指略略有点发抖,嘴角也开始有点不听使唤,哆嗦了两下,才把毫无底气的价格哆嗦出来:“六千二百万。”

  一报出这价格,我简直想抽自己的耳光。我想我肯定输定了,哆哆嗦嗦的,还报出了个这么丢人的价格,底气都泄光了。而且这个价格也快接近我的全部家当了,金少爷如此精明,不可能看不出我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只要再稍微一抬价,我必败无疑。

  没想到,金少爷居然没有如我所想紧接着再抬高价格,反而让他的美女助手点燃一支烟,哆哆嗦嗦的夹着猛吸了一口。看样子他也很紧张,刚才完全用自己强大的控制能力控制住自己的表现。金少爷又吸了两口,把烟猛的掐灭,站了起来,走上台去,对着“乌龟壳”仔仔细细的又看又摸。良久,转过头来会心地一笑,沉稳的报出了一个更高的价格——七千万!

  我抬头一看这个光景,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就是我想要的那块东西,一千年之前,曾经出过一块,没想到足足等了一千年,才等来另一块。而且和我的距离如此之近。而金少爷也肯定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但是不能确定他到底确不确信眼前的东西到底是不是!

  我看看缠斗是无法取胜了,准备放手一搏,问小陆:“账上还有多少钱?”

  齐老爷子看我准备拼命了,伸手使劲按了按我的肩膀,小声但坚定的对我说:“公子爷,我虽不认识这东西,但是我能肯定有问题,千万不要再出价了。”

  小陆附耳低言,报出了我的全部家当:“账上全部的钱还有五千七百万,加上刚才卖翡翠的三千三百万支票,一共是九千万。”

  短暂的沉默,我铁了心,决定进行一次豪赌,以身家性命为赌注,报出了一个让我自己几乎都不敢相信的价格:“九千万!”

  金少爷也被我的报价一震,眼神不再那么凌厉,闪现出一丝慌乱。他旁边的美女也失态的用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少爷,别理这小子,这小子已经疯了!”

  金少爷眼里的寒光终于消退,慢慢暗淡下去。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和掌声,陈老爷子对我连连点头和微笑。

  我走上台去,准备叫解玉师解开这块我用全部家当换来的乌龟壳,如果真的是我所知道的那块东西,可以说我就一步登天了。

  陈老太爷收起笑容,问道:“年轻人,我很佩服你的胆识。不过小雅阁压花的规矩,你应该懂吧?”啜了口茶,继续说道:“夕楚人和氏得玉,献之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王以和为诳,而刖其左足。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献之武王。武王使良工相之,又曰石。王又刖其右足。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于楚山之下,三日三夜,泣尽而继之以血。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和氏璧也。”

  这段文言文大家都知道,是说和氏璧的故事,陈老爷子背完,笑眯眯的看着我继续说道:“小伙子,玉有缘得之,更要能识之,否则就可能像和氏璧一样,美极而无人能识,白璧蒙尘。你能讲出它的来历吗?”

  我恭敬的说道:“当然,这块宝贝的来历我当然知道,大家慢慢听我说。”

  我娓娓道出了一个故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